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行军背囊、布袋等等这些东西,几乎每个修行者都会有。

    除了那些只用飞剑和精巧武器的修行者只将之藏在袖间之外,其余的修行者一般都会将自己的一些武器用行囊隐匿起来,有些粗犷的修行者直接会用布将武器包裹成长条,然后背负在身上。

    简单、实用,而且可以避免被对方一眼看穿自己的师门和战斗习惯。

    只是谁也想不到,魏观星会从随身的行军布囊中抽出这样一柄弓。

    这柄弓真的很大,一端放在地上,另外一端都估计可以抵得到下颌。

    当这柄弓出现在林意的视线中时,林意第一时间脑海中出现的想法便是,那背囊又不大,怎么装得下这样一柄弓?

    所以这应该不是一柄寻常的弓。

    它至少能够折叠,或者平时是另外一种形态,经过魏观星此时的取用,才会骤然成弓。

    林意的关注点有些奇怪。

    因为此时所有人在看到这具长弓的时候,脑海之中第一时间出现的想法,便是这人竟然用弓?

    嘶啦一声!

    在这样的情绪刚刚浮现在其余人所有心头的刹那,一枝箭矢已经摧枯拉朽般冲破所有阻挡在前的气息,出现在红衣道人的身前。

    红衣道人的眉头深深的皱起。

    他的双瞳之中第一次猛烈的燃起震惊的情绪。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箭不如剑似乎是共识,箭射出之后,轨迹自然不可能有飞剑的剑路灵动,也不可能变化多端。

    而且飞剑随着修行者的真元不断的灌输,还能不断的加速,不断的增强力量,但箭矢随着空气的阻力,却只会越来越慢,越来越力竭。

    只是此时,红衣道人却清醒的意识到有一点始终被绝大多数的修行者忽略了。

    在某一段直线距离里,真元的迸发再加上弓弦本身的威力,会使得箭矢在这段局促的距离里,比飞剑还要快!

    这支箭矢,便比他所有见过最快的飞剑还要快!

    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他强行收剑。

    体内喷涌而出的真元将他的这柄红色小剑带成了一片耀眼的霞光,堪堪横在这一箭之前。

    箭矢爆了开来。

    这支箭并非木质,但很脆。

    蓬的一声,无数金属的碎屑在红衣道人的周身飞过,有些尖锐的碎屑弹到了他的身上,虽然依旧没有能够刺穿他的肌肤,但是却让他的身上充满了痛感。他的鼻中嗅到了一丝浓厚的铅汞味道。

    这支箭的箭身加入了大量的铅,所以才会如此脆行。

    只是铅很重,所以这支箭本身也很沉重。

    能让这样沉重的箭拥有这样的速度,那柄白色的长弓也很不寻常。

    只是他并没有时间去仔细感知那柄长弓,他的目光也被前方的铅尘和雨雾遮掩,他只能依稀看见一具白色的虚影。

    他的身体遭受着强大力量的冲击,体内的真元虽然控住,但是如同激流撞击着河岸,震荡不已。

    更为重要的是,那种摧枯拉朽般的气息,已经接连而来!

    嘶啦!

    数声并为一响。

    数支同样快的箭矢,已经来到红衣道人的身前。

    砰砰砰砰!

    红衣道人的身影在空中往后颓然落去。

    数支铅箭被他尽数斩碎,只是浓厚的铅尘在影响了他的呼吸的同时,让他发觉了一件更为心悸的事情。

    这些铅尘之中混杂着重汞等物,竟然能够隔绝感知!

    他的感知宛如陷入泥沼,被这些铅尘形成干得浓雾所困!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往后全力的退去!

    他的身影快得如同闪电,根本看不见影迹!

    这些箭矢能够在百步之内比飞剑更快,但是距离只要拉得更远,这种箭矢陷于各种阻力,便会越来越慢,力量也会衰竭。而且拉开了距离,他便也能够赢得更多的反应时间。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点凉意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这名红衣道人的身影往后极速的穿梭,当他感知到那点凉意之时,已经根本来不及了。

    那柄银色的飞剑,在他感知受到这些铅尘影响的刹那,便已经悄然到了他身后的退路上,如同死寂不动的毒蛇,等着他的到来。

    他自己便收势不住,会撞上这道飞剑,而他的前方,还会有箭矢射来。

    那一点寒意迅速扩大,就如同一片冰湖,瞬间将他浑身淹没。

    “怎么可能!”

    他此时脑海里尽是不可置信的情绪,一个人怎么又可能是强大的剑师,又是强大的箭师?

    修行者的世界里,几乎未曾听过有人能同时具备这两种身份。

    不只是技巧不同,而是一种追求灵动多变,一种却需要静气凝神的追求精准,绝大多数剑师的性格和最优秀的箭师之间的性格是截然不同的。

    然而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长弓,但是对方那一瞬间提弓施射的姿态,那种行云流水的连射,让他都感到一种异常的流畅感和美感。

    这人在弓箭上,也不知下过多少年的苦功。

    弓身上铮的一声轻响。

    听着有些刺耳,让很多人的心脏为之一缩,然而没有新的箭矢出现。

    就连长弓都被魏观星以惊人的速度收起。

    那点落在红衣道人背后的凉意,只是贴着红衣道人的腰腹衣衫飘了出去,飞向魏观星。

    魏观星深吸了一口气。

    他对着那名红衣道人颔首为礼。

    他可以杀死这名红衣道人,然而虽然传说中他是一念就溺杀了三千余马贼的好杀煞星,但他并不好杀。

    这名红衣道人一开始的观点便只是做人供奉,替人办事而已。

    红衣道人双脚落地。

    在落地之前,他已经有时间调整好体内的真元流转。

    所以连丝毫泥水都没有溅起。

    那些战斗之中落在他身上的雨水和泥泞,也被一种柔和的力量,尽数从他的身上震出。

    “我败了,沈鲲你们带走。”

    红衣道人收剑,静静颔首为礼,说得异常简单,没有丝毫的废话。

    “谢谢!”

    魏观星认真致谢,道:“其实这种战斗,我还是略微占了些优,并不见得绝对公平。”

    林意转头,用看着怪物的目光看着魏观星。

    魏观星的力量强大得让他此时还有些心中发麻,只是对方都已经说放人了,为何还说这种废话,而且那里占优了?

    红衣道人眼中也是惊异的目光一闪,道:“何出此言?”

    “因为我一开始便看出了你是天心观的修行者,我知道你的身份,知道天心观的一些手段,但你不知道我是谁。”魏观星道。

    “说得有些道理,但不掩饰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

    红衣道人也不掩饰的摇了摇头,然后看着魏观星道:“今日你胜而不杀,不管你是谁,今后我便不会再和你动手。”

    “这还差不多。”

    林意在心中评判了一句,看这红衣道人,也觉得越来越顺眼。

    这红衣道人这一句,明显是大恩不言谢的意思。

    沈鲲这时却少有的沉默。

    他先前对这红衣道人颇有微词,但是现在却也觉得红衣道人不错,而方才的战斗,他也隐约猜出了救自己的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