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厉末笑也有些意外,他转头过去看了萧素心一眼。

    萧素心手中的一柄弓的制式和弓身的材质看似十分普通,但是弓弦却显然并非凡物,不知是天生的色泽还是后来制成,在漆黑之中闪耀着一层晶莹的墨绿色光泽。

    他转头去看便自然手上停顿,但是萧素心却未停。

    看着前方,她十分专注的拉弦,然后放出第二箭。

    凄厉的箭鸣声再次响起,然后化为一声短促和沉闷的入肉声。

    这支羽箭无比精准的射入一名北魏骑军的后脑,这名北魏骑军身体一僵,往前扑在马上,却是没有跌下马去。

    厉末笑的眼眸里生出些异彩。

    在他看来,萧素心的骑术不算精湛,然而在颠簸之中竟然能够做到如此精准,除了大量的练习之外,教她射箭的那名老师,也应该有些特殊。

    看着这样的两箭,林意有些欣喜,却不意外。

    其实最初让萧素心学箭便是他的主意,而且他知道这段时间萧素心练习箭术极为刻苦,便是连弓箭都在魏观星和沈鲲的帮助下更改了三次。

    练箭最重要的便是耐得住性子,施射时脑海之中别无杂念,对于萧素心而言,在得到林意的一药之赐进入南天院之后,她才摆脱了远嫁做人妇的命运,她加入铁策军和练箭,都是为了和林意并肩战斗,都是为了要杀敌。

    对于自己将来能够在修行者的世界走到哪一步,她却并无太大的奢求。

    心静则箭稳,所以她练箭时的进境,也让魏观星和沈鲲大为赞叹。

    ......

    南朝的这种重骑战马原本在短程冲刺上便是强项,尤其脱去身上的重甲之后,战马本身的性情就极为欢脱,有种发泄的感觉。

    短短的时间里,双方的距离已经拉近。

    蹄声如雷,马蹄带起的湿泥如雨。

    厉末笑的眼眸恢复绝对的平静,他再次拉动弓弦,一枝羽箭狠狠射入对方最前的一名骑者的后背。

    那名北魏骑军惨嚎坠落于地,被后面战马踩踏上去,瞬间没有了声息。

    在这种丝毫不顾及阵型,只是奋力逃去的时候,能够跑在最前的便是速度最快的战马,在将这些战马上的骑军射杀之后,这些失去控制的空马只会随着大部奔跑,起不到领头的作用,这整支骑军逃遁的速度,便会更慢一些。

    听着箭鸣每响起一声,己方便有一人中箭,这些经验极为丰富的北魏骑军便迅速的侧身,或者将自己蜷缩起来,如一个行囊般挂于马侧,有些骑术更为精湛的,则瞬间将身体缩入马腹之下倒悬。

    看着这些北魏骑军的应对,林意右手松开缰绳,伸手探入挂在马脖上的一个布囊。

    这个布囊里有很多石子,是那些重骑军将马送来之前,他让周围的铁策军军士随意捡的。

    在对方如此龟缩身体的情形之下,他的投掷自然也不可能做到百分百的精准,但箭矢要钱,石子不要钱,可以让他随意挥霍。

    他在囊中抓住了一把石子,随着一声轻喝,他扬洒掷了出去。

    虽然未用全力,但是这些石子依旧发出了尖锐的破空声,啪啪啪一阵闷响,大多数石子落在马身上。

    战马原本都皮糙肉厚,但被这些石子击中之处却都被打出血印,吃痛之下,顿时嘶吼暴躁起来,数名北魏骑军的身体就像是秋千一样荡起。

    一声含糊不清的军令响起,所有的北魏骑军全部重新翻回马身,接着彻底分散,朝着四面八方逃亡。

    林意的眼中显出一些欣赏之意。

    这军令下的决断,这些骑军执行的也是决断,北魏的精锐军队,果然有着精锐军队的风采。

    “看看能不能留些活口。”

    他转头看了厉末笑和萧素心一眼,然后对着身后跟随着的那七名年轻修行者下令道:“你们控马。”

    分散而行的北魏骑军便是活动的靶子,对于厉末笑和萧素心这样第一次开始真正杀戮的施箭者而言,从中随意挑选目标收割生命的感觉总是有些不快和怪异。

    尽量留活口反而让他们更容易接受,心情可以更为平静。

    箭矢不断的离开弓弦,落向黑夜中豕突狼奔的北魏骑军。

    那些被厉末笑和萧素心目光锁定的北魏骑军身上不断飙出血花,从马背上翻腾下来。

    这种收割的效率极快,但这些北魏骑军的逃亡异常坚决,顷刻间十余名骑军被射中倒地之后,其余彻底散开的北魏骑军便已经落在箭程之外。

    修行者就是修行者,那七名年轻修行者虽然并无战阵经验,但林意等人临敌十分沉静,被这种气息所感,这些修行者竟也没有感觉多少紧张,除了有极少数战马脱逃之外,绝大多数战马全部被他们控制,牵成一堆。

    只是在查检那些落马的北魏伤者时,这些年轻修行者的脸色却变得越来越难看。

    没有任何一名活口。

    所有这些落马的伤者的咽喉处和腹部都有可怖的伤口,那些原本是护住他们咽喉的护颈反而在取下之后变成了他们用来割刺的刀具。

    他们在咽喉处和腹部割出的致命伤口粗糙不平,看上去极为血腥残忍。

    在微弱的月光下看着这样的伤口,林意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一名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的老军对于杀死敌人和自己同样擅长,要让自己尽快死去,绝对有很多种更轻松的方法。

    但是全部都用这样的方法死去,便只能说明他们死的时候还要让对手感觉到自己的强大,还要用自己的死状给敌人造成更多的心理压力。

    林意没有让这些年轻修行者浪费力气去掩埋这些北魏骑兵,他任凭这些用残忍的手段自尽的北魏骑兵的遗体停留在死去的地方。

    “你早就知道他们会这样?”

    他看着面容始终平静的白月露,认真的问道:“对于萧东煌的这支军队,你还知道什么?”

    “这是一支很变态的军队。”

    白月露看着他微蹙的眉头,道:“若是有人违背军令临阵脱逃,便会首先被穿刺示众,若是被俘而不死,连家人都会受牵连。但若是在战斗中负伤无法再战斗的人,便始终得到供养,可以安心的养老,待遇十分优厚。战死之人的遗愿据说也会特意安排人去完成。”

    “有那么多人手可以去完成战死者的遗愿?”齐珠玑微嘲的说道。

    白月露看了他一眼,道:“萧东煌的军队战损比很小,这些年在北魏境内的死伤根本不多。”

    ......

    “怎么回事!”

    那名重骑军副将看着策马返回营地的林意等人,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的目光落在齐珠玑脸上时,甚至也失去了先前的恭谨。对于他和方台槐而言,没有什么比活着更为重要。

    在他看来,这种贸然出击即便杀死了一些北魏骑军,但极有可能的便是换来对方的怒火。

    “说着便是借马接近观测敌情,怎么陡然变成夜袭,林将军,你应该明白谁是这里的最高将领,你应该明白越权在军中属于何等重罪!”

    看着这名面色阴沉到了极点的副将眼中喷出的怒火,不等林意开口,齐珠玑便已经讥讽的冷笑起来,“只是观测敌情,恰好对方袭击,我们反击而已,有何越权。”

    “你说什么?”

    这名副将根本未曾想到齐珠玑竟然如此睁着眼睛说瞎话,先前齐珠玑和他们说话的时候都十分客气,但此时一变脸,齐珠玑的神情却是显得分外的冷漠威严,让他都不由得一滞。

    “过得去就行了,再怕又有什么用,若是真正萧东煌大军来袭,你们也不用想着能够先走,你以为我们会让你们走成,你们有几个修行者,我们有几个修行者?”

    齐珠玑走过他的身侧,甚至都不看他的面目,只是轻声冷笑道:“若是想说我们越权和有违军纪,若是真的撕破了脸,你们上报试试看。还有,你们身为边军,应该比我们更明白,军方更重结果而不重过程。”

    听着齐珠玑的这几句话,这名副将通体生寒,他看着这名年轻的权贵子弟,骤然觉得越看越陌生,越来越觉得对方和朝堂上那些权贵并没有什么区别。

    “学的倒快。”

    林意知道齐珠玑所说的这最后一句话便来自魏观星的教训,他看着很像那些阴险大人物的齐珠玑,暗自笑了笑,但在走过这名副将身侧的时候,他轻声的说道:“的确面上过得去就行,我们想着的是死保这些军械,你们想着的是活命,大家心知肚明,便最好不要说穿。你们做你们的,我们做我们的,换个自由行事,不要管我们,到时候你们真要走,我便保证不会阻拦。但丑话说在前头,若是想故意坑我们,你们一定会后悔。”

    ......

    “容意,那十几匹重骑军的马不用还了。”齐珠玑不理会那名副将,走过之后,他嘴唇微动,轻声的对着身后的容意说道。

    “这....”容意顿时一愣,想不明白齐珠玑为何会如此说。

    “既然已经撕了脸,该说的都说了,在那些镇戊军前面给他们面子,但我们还需要给他们面子?”齐珠玑冷冷的说道:“我摆出这样架势,若是方台槐识趣,他自然不会再来讨要,若是不识趣,自然有的他难堪。”

    白月露看着齐珠玑,淡淡的笑了笑。

    这种上位者翻脸无情的气质对于齐珠玑而言似乎是天生的,旁人想要学都学不像。

    而且对于她而言,似乎这些南朝权贵的冷酷和无情更甚于北魏。

    北魏的那些高官权贵往往还顾及交情,恐怕有人请他吃过饭都要念着一二,但南朝的权贵却似乎截然不同。

    “再借我三十匹战马,不需要跑特别快的,但是要耐力特佳,在这夜色里长途奔袭,别人未必能追赶得上的。”林意走向那名轻骑军将领廖越,颔首为礼,然后轻声说道。

    廖越眼中惊异的光芒一闪,先行点了点头,然后道:“林将军你是想?”

    “我想追着这些北魏的军马,看这萧东煌部到底有多少军队,到底想要做什么。”林意看着他,很直接的说道:“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

    “你们这些人都离营,这里的防卫恐怕空虚。”廖越深吸了一口气,说出心中担忧。

    “有一名神念境修行者坐镇,即便有变,也能拖延时间。”林意平静说道,“若是面对一名神念境修行者坐镇都依旧有压倒性优势,那我们多留几个人在这里也不能改变什么。”

    听着林意的这句话,顺着林意的目光落在其中的一辆马车上,这名轻骑军将领的身体不由得震颤起来,眼睛里全部都是惊喜的光芒。

    “还要出去?”

    看着轻骑军都在准备战马过来,薛九都忍不住来到林意身边问道。

    “你们只管休憩,还有....上战场终有战死的可能,你有空的时候问问这些弟兄,万一战死,他们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不过不要在今晚问,显得我们好像出去找死,我可从没想过我回不来。”

    林意和齐珠玑等人上了轻骑军的备马,和任何准备长途奔袭的骑军一样,都是一人两骑。

    “真是抓住了他们的痛点,他们果然不过来过问。”

    齐珠玑看了一眼重骑军的宿营处,冷冷的笑了笑,然后转头看着林意,“不过你倒是也学得快。”

    “有道理就要学,萧东煌的领军,还是有不少值得学的地方。”林意说道。

    “没有人能确保万无一失,萧东煌的军队不是一般军队,若是我们真回不来,你不先交待一下薛九他们?”齐珠玑看着前方的夜色,冷漠的轻声说道。

    “我只管生前事,哪里能管得到死后事。”林意哈哈一笑,尽显狂意,“活的时候对部下好一些才是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