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暗夜的荒野里,偶尔有萤火惊飞,吸足了泥土里的水分而正变得肥美的荒草在被马蹄践踏之后,散发着一种潮湿而令人觉得愉悦的味道。

    林意等人一人两骑,跟在那些放散的北魏战马之后,这些北魏战马在失去主人之后,奔行在夜色里时常显得有些凄惶,只是奔跑起来自然不像在战斗之中一样疾速,这支轻骑的战马原本在南朝而言也算精良,此时这种速度尾随在后,便显得十分轻松。

    前方的荒野里很快传来大量羊粪的气味,南梁的北边其实对于北魏而言还算是南方,不仅地势平坦,而且土壤十分肥沃,只是过往百年间,这些地带都是征战不断,造成了地广人稀之相。人口一少,农耕者便少,有许多氏族大量放养牛羊,倒是也给南朝贡献了不少皮毛和肉食。

    在萧衍兵变称帝后数年,南梁和北魏的关系还算缓和,北魏的贵族对于牛羊肉的需求比南朝要高出不少,所以边境之上,都经常可以看见南朝的商队赶着大量的活牛羊直接和北魏的商队交易,当时那些南朝门阀控制的商队也借此换得了大量北魏才有的稀缺矿产,盈利极为丰厚。

    但到了北魏迁都洛阳,灵荒又确定之后,两朝边境冲突已经不断,双方的边贸便已经自然消失,一些可做军械的稀缺矿产也早已被北魏控制,绝不流入南朝。

    林意的目力比寻常的修行者都要强出许多,即便是在微弱的月光下,他都可以清晰的看到远处的大片荒地有被羊群啃噬的痕迹,甚至可以见到那些洒落在残草间的大量黑色小珠般的羊粪。

    一些村庄的轮廓也很快在他的视线里出现,只是随着继续行进,村庄的周围没有羊群的影迹,村庄里也没有任何的声息。

    这些北魏的战马从村庄的边缘穿过,村庄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林意也驱马从村庄的边缘穿过,眉头渐渐皱起。

    虽然没有进入村庄,但是建造并不密集的这些村庄内里的景象逃不出他的目光和感知。

    这些村庄内里并没有战斗的迹象,但是却一个人都没有。

    沿途的村庄多则数十户,少则七八户,都是如此。

    在经过一个河岗之后,前方的那些北魏战马突然欢快起来,奔行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那些北魏战马奔行的前方,隐约露出了一座土丘的形状,山岗上有些建筑物是黄色的围墙,再距离略近些,便可以看清是一间不小的寺庙。

    土丘上除了一些低矮的灌木之外,连绿色的荒草都没有几株,看上去光秃秃的,显得荒凉。

    前方的北魏战马却是反而越跑越快,直接沿着山坡冲向山上的庙门。

    林意和白月露互望了一眼,慢慢降低了骑速。这些北魏战马到了庙门口,便自然散开,竟是有些悠闲的在周围坡地上跺步,偶尔翻啃着地里的草根。

    看着这些战马的反应,林意等人便能确定这些战马在前些时日应该长时间在此处停留,所以已经熟悉了周围的环境,但骑者的约束使得这些严格训练的军马即便不栓缰绳都只在驻地周遭行走。

    林意放开感知,缓缓驱马走在最前方,即便他的感知里依旧没有任何人存在,但却丝毫不敢放松。

    这座寺庙是座佛寺,庙门正对着的大殿有些年头,殿内的神像和墙壁、木柱都被烟火熏得发黑,周围一些新的寺舍和偏殿却是很新,应该是这些年新建。

    应该是更加便于出入的关系,庙门的门板已经被粗暴的拆了,或许是直接被劈碎做了干柴,门内的场上有数堆燃尽的篝火。地面上和大殿神像前到处都是军队休憩过的痕迹,甚至还有一些拆卸下来的染血的布匹。

    内里没有什么遮掩处,一览无遗却不见任何敌人,这让林意有些放松下来的同时,多少有些失望。

    他下了马,将马匹交给后面那些年轻修行者们看管,自己先行进了大殿。

    容意紧跟在他身后进殿,这夜色里的寺庙即便有着那几堆黑色的灰烬都显得空旷而静谧,烟熏火燎之中存积的檀香气更是容意让人心境平和,让人忘却危险的存在。

    然而不知为何,在这样的静谧之中,在林意等人都未感觉到有什么异样的时候,容意的心情却没有放松,他反而莫名的觉得有些紧张起来,仿佛这里的空气里漂浮着看不见的鬼魂,让他越来越不安。

    他的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他下意识的握紧双拳,他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去寻觅让他不安的气息来自哪里,在接下来一刹那,他的呼吸微顿,目光下意识的落在那几堆黑色的灰烬之后通往大殿的地面之上。

    地面铺着的是普通的石板,石板很厚,但已经在经年累月之中被鞋底磨得极为光润,在黯淡的月光里甚至闪耀着一些玉石般的光泽。

    真正吸引他的是这些石板之间的缝隙,那些缝隙被泥土填充着,看上去也没有任何的异常,但是当他凝神看去,这些缝隙却在他的感知里似乎如同一根根黑线漂浮起来,散发着一种可怖的气息。

    他的背心开始大量的出汗。

    “怎么?”

    无论是林意还是齐珠玑,还是白月露,在这一刹那都敏锐的感知到了他异常。

    容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拳头握得更紧了些,但并没有马上回答林意等人的问话,他的感知顺着这些浮起的黑线延伸过去,只在顷刻之间,他触摸到了这些黑线的尽头。

    那是在这间庙宇的神像之后,更为准确的说法,是在那尊佛像背后的墙壁之后。

    这些黑线延伸到的地方,有一团气息在鼓胀,就像是一个魔王的心脏,在每一次跳跃之后,蕴含着更为可怕的力量。

    “快走!”

    他的脸色骤变,原本因为紧张而微红发烫的脸面变得雪白无一丝血色,他厉声呼出了一句,但尚且觉得还不够,在飞快转身掠出的刹那,又疯狂的挥手朝着门外那些年轻修行者示意,同时厉啸道:“快逃!”

    “走!”

    林意不明就理,但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容意转身的刹那,他便一拉身侧的萧素心,用尽可能快的速度朝外掠去。

    白月露的动作也不慢,她甚至要比林意和萧素心等人还要更快的落于马背上。

    她的神色很平静,而且瞬间猜测出了一种可能。

    容意是南朝法阵大师的真传的弟子,而法阵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便是用特殊的符文以及独特的材料,预设的陷阱。

    用独特手段压制的天地元气流淌在符文法阵构筑的通道之中,然后在某个时刻爆发出来,借助地势或者独特的气候,爆发出比修行者的真元手段更强悍的力量。

    容意如此剧烈的反应,那应该便是这个庙里存在着这样的陷阱。

    这样的陷阱如果提前被发现,在她看来便不需要太过担心。

    然而在下一刹那,她的脸色也彻底的变了。

    整座山丘的地面震动起来,拳头大小的石头从地上跃起,然后滚落。

    庙宇内里的那座墙后发出无数嗤嗤的声音,就像是无数道修行者的利剑在发出实质般的剑气。

    没有任何迟疑,她双手十指弹动,一些细针般的真元从她的指尖飞洒而出,落在他们所骑的马臀上。

    细小的血花在马臀上涌起,原本很能吃痛的这些战马却承受不住她这些真元在血肉之中扩散,瞬间发狂般往山下跑去。

    她同时转头回望。

    庙门里石地缝隙里的湿润泥土真的往上浮了起来,在离地一寸的地方形成一条条悬浮着的黑色泥线,接着被无形的力量震成粉碎。

    大殿里神像后方的那面墙壁上出现了很多白线,断裂崩塌的墙壁如同成熟的果实纷纷洒落,接着便是那座佛像,接着是整个大殿。

    白线扩大成白色的激流水浪,将破碎的大殿的碎砾和佛像的碎块冲得往上涌起,地面却不断往下崩塌,往下凹陷。

    强劲的气流让空气里涌动着阵阵湿润的水雾,扑打在他们的身上。

    当那最不明就里的七名年轻修行者清醒过来时,整座山丘已经消失了半座,山丘顶部的佛寺彻底的消失,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满水的池塘,不断有溢出的水流冲着大块的残破木片顺着山坡流淌下来。

    林意带头一直冲到山坡下平坦处才停了下来,看着这样的景象,即便是他都心中微寒,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之感。

    “那庙里有口活泉,对方借那口活泉布了法阵?”

    他凝重的抬头看着那些不断流淌下来的水流,问身旁的容意。

    容意点了点头,直到此时,他的身上还在不断的出汗,心脏如同擂鼓。

    “这人布阵的手段比我厉害太多。”直到数个呼吸之后,他才定下心神,擦着脸上的汗珠,看着林意声音微颤的说道:“即便给一口这样的活泉,给我很长的时间,我也布置不出这样的法阵。”

    厉末笑看着那消失的山尖和庙宇,他略微苍白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丝苦笑。

    任何法阵的布置都需要熟悉大量的符文运用,其中很多需要死记硬背的细枝末节,除此之外,探脉风水等学问也要花去诸多的时间,这恰恰是他没有深入的领域,所以方才若是没有容意的提醒,他和林意等人恐怕也就已经死在了那崩塌的半座山里。

    “一定要设法将这人找出来,然后杀掉。”

    他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说道。

    像他这样拥有惊人天赋的年轻人,连功名利禄都其实不太放在眼里,对于他这种注定能在修行者世界走到很高位置的人,最为重要的便只可能是修行之事,所以即便是加入了铁策军,在战斗之中,他的杀心都不重。

    但现在,他心中的杀意很浓。

    没有阵师会花费大量的真元和宝贵的布阵材料来布置一个有可能用不到的可怕陷阱,那名阵师注定是已经在知道了他们的意图之后,才在这里布阵。

    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布出这样法阵的阵师,何止是比容意厉害许多,恐怕整个南朝也挑不出两三个这样强大的阵师。

    这种人在此时这样的战争里,便是一支军队之中最强大的军械,将会带来可怕的杀伤。

    厉末笑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在齐珠玑和白月露的身上。

    因为很显然,林意是比他消息还不灵通的存在,但整个铁策军之中,齐珠玑和白月露或许有可能有些办法。

    “有可能追踪此人吗?”林意转头看着容意问道。

    容意摇了摇头,“即便法阵之中会有他的真元气息,但是除非他就在附近动用真元,否则根本没有办法将他找出来。”

    “那若是他布的法阵,你能否感觉出来就是他所布?”林意眉头微蹙,认真问道:“还有…若是他正好就在你附近动用真元,你真的能够感觉出来就是他?”

    容意深吸了一口气。

    他浑身已经不再出汗,但是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衣衫,此时即便是在夏日的风里,他都觉得身上有些发冷。

    他仔细的回味了一下当时的感觉,感觉着当时那在感知里浮起的泥线,感知着内里那种压抑但强大的真元气息,他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应该可以,但不是绝对有把握。”

    “你知道萧东煌的部下有这样的一名阵师么?”林意转身看着白月露,问道。

    “没有听说过。”

    白月露很干脆的摇了摇头,这并非是谎言,即便是她,在此之前也根本不知道,萧东煌的军队里,竟然有这样可怕的一名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