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绳索上拖着的都是尸身,这些尸身大半都是身穿各色甲衣的南朝军士,其余小半都是身穿各色衣衫的南朝民众。

    这一万余北魏军队之中骑军至少有两千余,而每一匹战马之后,都拖着四五具尸身,这些尸身加起来近万。

    南门城头上十余名南朝将领看着被这些北魏战马如同咸鱼一样拖在马后的尸身,心中生出极大愤怒的同时,面色却急剧的苍白起来。

    之前出城的那场战斗虽然大败,但是那场战斗之中,几乎所有阵亡的将士的遗体也依旧被他们带回了城中,现在这些北魏军队拖出的尸身,应该便是数日之内在外作战所杀。

    有些应该是沿途经过的军队,有些则应该是援军。

    只是杀死了这些人之后,却还费力气将这些尸身都带过来,这是要做什么?

    在他们惊怒的目光里,这些北魏军队一直推进到城楼上箭矢已经能够笼罩的距离,这才停了下来。

    那两千余骑在脱开了绳索之后,却是迅速的折返回营,令人窒息的片刻过后,这两千余骑去而复返,马身后又是拖曳着重物。

    当这些重物在地面上摩擦时,空气里骤然多了许多杂音。

    借着火光,城头上绝大多数南朝军士看清了这些马身后拖着的是什么,呼吸全部骤然停顿。

    马后拖曳着的,都非死物,全部都是活生生的人。

    除了军士而言,很多都是寻常的村民,老幼妇孺皆有。

    这些人在被拖曳出来之前已经没有什么反抗的力气,在被战马拖曳在地上时,也不过发出各种微弱的呻吟,这样的声音,在此时的夜色里,却是如同针扎在城墙上每个南朝军士的心头。

    轰的一声。

    那为首两名北魏女将前方突然又燃起一堆明亮的篝火。

    那名身穿红衣的高挑女将在火光之中仰首,耀眼的火光将她的面目耀射得分外明艳,双唇鲜红欲滴。

    “自古以来,你们南人不断北进,恃强凌弱,借先开化之机,以厉害兵器行杀戮之事,今灵荒到来,是为天意要令南人偿还旧债。我北魏大帝圣明仁慈,理应掌天下社稷,事至如此,难道你们还执迷不悟吗?还不速速开启城门归降!”

    这名红衣女子面容艳丽,声音也是极为清亮悦耳,她看着城楼上方,不只是这南门城楼上的守军,连城内许多人都听清楚了。

    “满口胡言!”

    城楼上响起厉喝,声若雷鸣:“满口仁义却行暴虐之事,自古王师未有残虐寻常民众之行,你们如此做派,定遭天谴!”

    “那么多废话。”

    蓝衣女子不屑的笑了笑,“和你说了这些南朝人都是满口礼仪道德却软弱无能,和他们说了都是白说。”

    说话间这名蓝衣女子伸手在车辇上拔出一面令旗,往后挥了挥。

    这面令旗是玄铁制成,但中央却是有鲜艳的火红色符文,符文是一头插翅猛兽,看上去异常的狰狞。

    城楼上的一些修行者已经猜出这支北魏军队的身份,此刻再看到这面令旗,许多人的心中更是生出许多敬畏、恐惧

    厌恶的情绪。

    穿刺将萧东煌的座下有两名大将在北魏的战场上也是很多敌军的噩梦,这两名大将一为“血螭”,一为“蓝鬼”,两人的出身成迷,但眼下这名蓝衣女子持“血螭”令旗,那这名蓝衣女子,竟然是传说中的“血螭”,看着那名红衣女将足以和这名蓝衣女子平起平坐,那这名红衣女将反而是传说中的“蓝鬼”?

    穿刺将萧东煌座下的左右臂膀,竟然是两个女的?

    在战场上,对性别的歧视亘古有之,寻常女子的身体比男子羸弱,很多时候更无男子的兽性,而女子修行者的数量也比男子少许多,然而有一种道理任何人无法反驳,如果一名女子能够登上很多男人都无法企及的高位,那她在诸多方面都会比那些男人做得更为极致。

    所以当明白这两名女子竟然就是萧东煌座下的血螭和蓝鬼时,城楼上再过镇定的南朝修行者和将领,心中都迅速生出凛冽的寒意。

    看着那名蓝衣女子挥起的令旗,这些人都已经猜出了这些北魏军队的下一步行动。

    有些人深深的皱起眉头,目光微沉,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些人仰首望天,心中杀意更为浓烈,更多人却是侧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噗噗噗噗…..

    许多轻微的声音响起。

    北魏军队中响起的这些声音,对于城墙上的南朝守军而言,低微得犹如有人戳破了一个气泡。

    然而那些映入眼帘的画面,却是瞬间让城墙上的无数军士震骇得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有些人甚至无法控制的失声惊叫起来。

    尖利的长矛刺穿了尸身的腹部,然后如同种树一般,长矛笔直的插入地上。

    当长矛竖立起来之后,因为自身重量的作用,尸身还在自然往下压去。矛尖带着已经变色的血肉从尸身的背后穿出,又渐渐卡涩在血肉骨骼之间,最终凝滞在长矛之上。

    数百名身穿黑甲,咽喉处有白色痕迹的北魏军士极为沉默而极有效率的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他们的手法十分熟练,他们看上去十分冷漠,在用长矛刺入这些尸体的腹部,然后又挑起尸体,将长矛另外一端插在地上时,他们似乎和晾晒一只刚刚屠宰完成的鸡鸭没有什么区别。

    …….

    失声惊呼和恐惧尖叫只是一刹那。

    当这些声音消失时,城墙上响起的是无数细微的声音,牙齿的咯咯作响声,身上甲衣颤抖摩擦发出的声音,手中兵刃和周围器物不断碰撞发出的声音。

    一名在此之前作战一直十分英勇的南朝军士紧紧的握着双拳,他的指甲深深的刺入了掌心,但是他却似乎根本感觉不到这种痛苦。

    对于他这种从未听说过萧东煌的寻常军士而言,眼前的景象简直是在有关魔鬼的噩梦之中都不会出现的场景。

    数百具尸身在一两个呼吸之间,便被穿刺|插于阵前,密集成林填满他的视线。

    然后在接下来一两个呼吸之间,又是数百具尸身加入这样的林地。

    北魏这支军队里此时并未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但是他看着这样的画面,只觉得黑夜的空气里有无数的魔音在飞行,有无数看不见的恶鬼在行走。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想着,这支北魏军队,难道每个人都是真正的恶魔,都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不知人性为何物的怪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