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一名身穿重甲的将领在城门楼上出现。

    他身上的重甲上有玄奥的金色符线,即便没有真元的流淌,在这样的夜色里也流淌着金色的光芒。

    这是这座大城中的南朝主将晋冬,在过往的数日里,他和他身上重甲流淌的光芒,给了这座城里很多人信心。

    只是在他出现时,这些就像是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一般的北魏军队,已经用可怖的效率将前面拖出来的近万具尸身全部穿刺|插于地上。

    这些尸身一动不动的凝滞在这些长矛的顶端,背后矛尖沾染着干涸的血肉,如一只只血红的眼睛在看着这座城。看着密密麻麻,连绵成海的尸林,这名意志极为坚韧的南朝将领都瞬间有些眩晕。

    蓝衣女子的嘴角露出残忍而快意的笑容。

    她身后的军中响起了无数凄厉的哭喊声。

    那些已经被折磨得毫无力气只余呻吟声的南朝军民们明白了接下来等待着自己的是何等凄惨的命运,发出了悲鸣。

    那数百名北魏军士在完成了对近万具尸身的穿刺之后似乎也已经消耗了不少气力,又换了一批军士到了这些活着的南朝军民身前。

    “晋将军!”

    十余名将领全部聚集在了晋冬的面前,这些平时连被刺上一剑都绝对不会感到恐惧的将领们,此时的身体却都在剧烈的颤抖。

    晋冬深吸了一口气,他紧紧的咬着嘴唇。

    他知道自己必须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出抉择。

    这是道人城。

    此时距离这道人城并不算遥远的两座南朝大城正和中山王元英大部苦战,只要能够守住这座城,等候援军便有击退萧东煌军队的可能。

    击退了萧东煌的军队,南方后来的援军和粮草,便能以道人城为据点,往前线支援,中山王元英接下来在短时间内击溃那两座大城的战略目的便不可能达到,等到北方韦将军的精锐援军一到,中山王元英的军队便反而危险。

    然而道人城若是很快被破,前线那两座大城便应该不可能支持得住,这里便是满盘皆输,对整个南朝都会造成致命的影响。

    最理智的选择,还是应该坚守城池不出,不管这些北魏军队做什么,以数倍对方的军力守城,在城中粮草尚且不缺的情况之下,依靠城墙坚厚和城中的军械,对方的军队战力再强都不可能占到什么便宜。

    然而看着城墙上所有那些军士的脸色,他知道萧东煌的这支军队在开始屠杀和穿刺这些还活着的人之后,这城里绝大多数人的意志都会崩溃。

    当恐惧逐步加深,彻底超过愤怒之后,即便是再多几个像他这样的将领,都不可能约束和再让这样的军队拥有战斗的意志。

    “出城,全军突击。不要想着守城,只管杀敌,能杀多少北魏人就杀多少北魏人,不死不休。”

    在呼出吸入胸肺之中带着浓厚血腥味的空气之后,他发出了军令。

    …….

    …….

    “这些人又想做什么?”

    漆黑的夜里,随着林意等人的返回,整个营地渐渐趋于安静,绝大多数军士陷入了沉睡之中,然而在营区外围,已经刻意和铁策军拉开一些距离的重骑军的数名将领觉察到林意等人所在的马车又有些异动。

    他们钻出行军营帐,朝着林意等人所在的马车望去,看到林意和白月露等人果然已经出了马车,朝着黑夜之中的某处眺望。

    这几名将领之中有两名修行者,包括那名副将在内,只是他们的修为境界却并不高,根本未感知到任何异常。

    就在他们身后的一顶营帐里,方台槐却是也感到了远方强烈的天地元气变化,他猛然睁开眼睛的刹那,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越来越严肃和震惊。

    林意抬头看向远处的黑色的天空。

    他脸上的表情也很严肃。

    “那是道人城的方向。”厉末笑皱着眉头看着那天地元气剧烈波动的方位,凝重的说道。

    林意点了点头。

    也就在此时,他身周所有人的呼吸都略微粗重了些。

    那处黑色的天空里突然出现了一道明亮的闪电,接着便是无数闪电接连不断的亮起。

    因为隔着很远的距离,那些闪电都显得很细小,然而可以想象当近在咫尺时,这样密集的闪电会何等的可怕。

    “是法阵?”

    林意转头看向身侧的容意,轻声的问道。

    除非某些特殊的地貌,自然界的电闪雷鸣往往伴随着天气的剧烈变化,伴随着雨雪,然而道人城不是特别的地貌区域,此时雷光闪耀的那片天空里连乌云都没有几朵,这样不同寻常的雷暴,伴随着他们这里都可以感觉到的天地元气剧烈波动,只有可能是修行者导致。

    “应该是。”容意此时的神色远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震撼。

    这绝对是一个超大型的法阵,即便是他的师尊九宫真人在一生中都没有布置过这样庞大的法阵。

    这种法阵不只是需要许多能够瞬间改变某个区域的天地元气的独特材料,应该还需要很多强大的修行者协同。

    林意沉默下来。

    “你觉得道人城能够守住吗?”

    齐珠玑的声音响起,他眯着眼睛,脸色难看的看着那些不断如利剑划破天空的闪电,声音微寒的问白月露。

    白月露摇了摇头,她的动作很迟缓,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她在摇头。

    这样气势磅礴的法阵恐怕在数十年来都是第一次出现,诸多的布置自然不能在城中,只有可能在城外白骨军控制的原野之中进行,现在这种法阵彻底激发,便说明道人城中的南朝守军应该是大规模出击。

    先前南朝军队被困于城中已经堕了气势,此时再在这样的天威之中和萧东煌那种变态的军队作战,以她的认知看来,道人城的南朝军队不太可能胜出。

    “如果我们还没有到,道人城就已经失守,那我们过去还有什么意义?”齐珠玑看了林意一眼,缓缓的说道。

    “你的意思?你们的意思?”

    林意也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周围所有人一眼。

    “我想直接去钟离城。”

    齐珠玑异常干脆的说道。

    “你们应该也都是如此想?”林意看着不发一言的白月露和厉末笑等人,只是从他们眼中的神色,便得到了所需的答案。

    道人城一失,接下来这些北魏军队必定是整备之后加入攻击钟离和泗城的军队之中。

    钟离城扼守这一带重要水道,钟离城若失,泗城彻底孤立无援,但若能坚守钟离城,尚且有那么一丝希望,可以等待到一些从水路而来的北方边军。

    与其徒劳的赶去一座已经被攻陷的城池,的确还不如直接先去钟离城布防。更何况铁策军大部原本也在赶往钟离。

    “方柿子那边我去说服,光是前去道人城恐怕就是送死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们听从我的,改道去钟离城。”齐珠玑看着林意,认真的说道。

    这只是一个很无奈的选择,因为按目前形势来看,钟离城的失守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好。”

    林意目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然后他抬起头来,道:“你们去钟离,我和容意、白月露还有厉末笑去道人城。”

    齐珠玑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起,但是在他出声之前,林意已经接着说道:“我们试着找出那名阵师,即便不能杀死他,我们也会尽量试着能否拖延些时间让萧东煌的军队没有那么快能够直接去钟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