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没有人能死无对证,死无对证的背后本身就有问题,再查!”

    当这一艘易翻的小船在河水中顺流而下,返回洛水城时,在遥远的北魏皇宫里,盛装的北魏长公主元燕声音微寒的说道。

    在眉山时,寻常打扮的她看上去并不出众,和普通的南朝小姑娘似乎没有区别,然而现在穿着最华贵的衣衫,她的光辉却是亮得有些刺眼。

    她手托着下颌,显得有些疲惫,只是她漠然的神态,却让人觉得威严和强大。

    她的下首,站着一名结着长辫的男子。

    这名男子在眉山之中,也是最靠近她围坐的那一群人之中的一个,面对元燕这种冷漠而威严的姿态,他已经习以为常。

    听着元燕的这句命令,他躬身行了一礼,却是并未就此退出,只是摇了摇头,道:“不能再继续了。”

    元燕的面色没有丝毫改变,只是沉默的看着他。

    “死无对证的确有问题,只是再查下去,我便可能没了。”这名男子歉然的轻声道:“我便会变得死无对证。”

    元燕的眉头微蹙,只是依旧没有出声。

    “抱歉。”这名男子轻声的叹息了一声,“今后恐无法再为长公主殿下效力。”

    “他这是什么意思?”

    等到这名男子的身影消失在这殿里许久,一名和元燕面容极为相似的宫女出现在殿间,她看着这名男子离开的方向,声音微寒的说道:“只是因为惧怕魔宗大人,便不再为您效力?他难道忘记这些年您替他做的事情了么?”

    “他是魔宗的人。”元燕并没有丝毫的愤怒,只是冷漠的轻声说了一句。

    “什么?”这名和她面容极为相似的宫女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怀疑自己是否听错。

    “他是什么人?他是白蜡湖畔的猎头者白骨枯,虽然进洛阳五年,但什么时候见他怕过,当年他的那些敌人,对于当年的他而言,也和魔宗大人差不多。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纯粹的害怕魔宗大人的实力,而不敢再听命继续追查?”元燕微讽的说道:“只有一个可能,他是魔宗的人...魔宗大人可以用他离开我身边的方式给我施压,而我若是想明白这层,便自然知道他发觉了我在查他。”

    宫女的面色变得惨白起来。

    元燕的做事一向极有效率,在短短数日之内,她便已经发现有一些悬而未决的要案隐隐和魔宗有关,然而许多这样的事情,和药谷圣手黄秋棠的遭遇一样,许多能够带来线索的人,若非死无对证,便似乎从来没有在世间出现过。

    这样的抹灭,更是让元燕确定魔宗并非像绝大多数魏人以为的那般谦和仁爱,而是比绝大多数权贵更为冷酷和残暴。

    只是若是按元燕所说,这白骨枯一开始便是魔宗的人,魔宗大人已然知道元燕在背后所做的一切,那该会如何?

    “总有些上进的年轻修行者觉得人生是可以用命赌一赌的事情,还有要找到些天生拥有强烈正义感的,勇于揭露魔宗的真面目的年轻人,也并不算太难。”元燕的声音在此时想起,传入这名宫女的耳廓。

    此时元燕的声音依旧很平稳、冷静,或者说显得有些冷酷。

    “这样做...真的好么?”宫女迟疑了片刻,发出了声音。

    她并不同情想用命赌一赌前程的那种人,要说同情,她最同情那些天生拥有正义感的热血年轻人,只是在她看来,那样的热血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因为权贵之间的阴谋总是层出不穷,即便你揭露了某个权贵在某些事情上采取的非人手段,将那名权贵从北魏扳倒,但那些新上去的权贵,依旧会做出很多的阴谋。

    她只是担心元燕并不收敛,反而彻底表明态度的方法,会引来很可怕的后果。

    “皇帝和太后不会喜欢我敷衍,至于魔宗大人,不会因为我敷衍而对我便没有敌意,更何况他对我们可能原本就有想法。魔宗大人也不可能冒着彻底触怒皇帝和太后的风险杀了我,若他敢杀我,皇帝和太后便知道自己也没有退路,也必定会展开疯狂的反击。事关他们自己的生死,他们甚至会觉得这件事比和南朝的战争更为重要。所以我首先不能让皇帝和太后不喜欢。至于魔宗大人如何想...他若是真想和我谈一谈,我做得越是过火,越是对他造成了真正的威胁,他想要我停手,便自然会给我更多的好处。”元燕缓缓的说道。

    她说的很清晰。

    这名宫女也听得很懂,她的眼中油然而生敬畏。

    元燕这样的人,的确太过清楚自己的位置,也很清楚自己所要的是什么。

    “你也不要再留在洛阳。”

    元燕的声音再次响起,“魔宗大人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只要无法杀我,只要我依旧是独一的北魏长公主,有着皇帝和太后的默许,我便始终有着对他产生威胁的力量,只是他不敢杀我,却敢杀那些对我而言真正重要的人物。虽然没有人觉得一名长公主和一名影子之间有真正的友谊,但是像他这样的人物,终究会查得出来,所以你接下来不能为我做什么事情,不能留在洛阳。”

    这名宫女身体猛然一震,她震惊的看着元燕,“那我去哪里?”

    元燕看着这名恐怕是身边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她轻声道:“也不能留在北魏。”

    “去南朝?”这名宫女完全愣住。

    “我自然会有安排。”

    “我会先安排你‘死掉’,然后安排你去南朝。”

    元燕垂下了眼睑。

    她的身前案上,在她此时的手边便有一些来自南边的军情回报。

    这里面没有那名南朝小贼的死讯,反而有提及,在眉山之役之后,南朝有了一些需要留意的年轻修行者和将领,其中便有这名被破格提升成铁策军右旗将军的南朝小贼。

    她现在不知道该以何种心情和想法去面对这名南朝小贼。

    但她至少十分确定,这名南朝小贼不想自己死。

    至少魔宗对于南朝而言,也是最大的敌人之一。

    虽然她也不知道林意此时如何看待自己,但既然有着共同的敌人,将来或许便有联手的可能。

    或许这种可能很渺茫,但在开始追查魔宗之后,她便越来越觉得孤独,这种孤独,让她对这种可能报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