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齐珠玑的眼眸骤冷。

    “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在铁策军之中这样说话?”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城墙上响起。

    所有人为之一滞,所有铁策军军士转头看去,发现林意不知何时已经在墙头站着,虽然心中明知林意的这句话简直是大胆至极,但看清林意的瞬间,不知何种情绪使然,许多铁策军军士还是齐齐的喝了声采。

    高云麟眼瞳微缩,他看着墙头上一脸无所谓的林意,厉声道:“你...”

    他当然是想呵斥林意,然而他只是出口了一个字,便被一声轰然的闷响打断。

    林意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来。

    寻常的修行者跳下来的姿态有很多种,但应该都会借助真元,绝不会像此时的林意一样,就如同重石狠狠砸地。

    一圈尘浪从林意的双脚下溅射开来。

    林意的双膝微弯,然后又缓缓的挺直身体。

    这种缓慢的姿态和在他身外扩散的烟尘,给人一种无比强悍的感受。

    所有人的脚都不自觉的微微动了动,似乎从墙上跳下来的是自己。

    “你不知道我是谁?”

    高云麟狠厉的看着林意,他很难忍受对方这种咄咄逼人的姿态,再次缓缓伸出自己的手。

    他手指上系着的金色将印和兵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哪里来的贼子,敢偷普慈军的将印和兵符?”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林意伸手一挥,直接喝道:“将这些人速速拿下,严刑审问!”

    “什么?”高云麟一愣。

    场间所有铁策军军士也是一愣,这高云麟虽然和他们不熟,但在场的大多数铁策军军士都是认识,听着林意的声音,这些人此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做。

    “大胆!这是普慈郡守高将军,你安敢如此说话!”

    高云麟身后的几名重骑惊愕之中也是齐齐的叫出了声来,他们可是担心周围的铁策军真的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来一顿乱打。

    “等等。”

    林意摆了摆手,狐疑的看着高云麟,“你真是普慈郡守?”

    高云麟回过神来,眉头深深皱起,他觉得此时林意的神色很有问题,一时也不说话,点了点头。

    “林将军,他的确是普慈郡守。”此时接近林意的数名铁策军小校轻声说道。

    “不可能!”

    但是林意突然大声起来,这声音骤然爆发,让这几名铁策军小校都是吓了一跳。

    “绝对都不可能!”

    林意挥了挥拳,“若是真的普慈郡守,怎么可能不知道军法和规矩?”

    有清亮的笑声响起。

    是齐珠玑在发笑。

    当很多人的目光落在齐珠玑身上时,齐珠玑也并未强忍住笑意,他笑得很自然,很坦荡。

    是真的很好笑啊。

    并非是林意说话的内容好笑,而是林意演的真的...很夸张。

    林意很清楚齐珠玑在笑什么,他有些不好意思。

    清亮的笑声不断的在变得寂静下来的场间回荡,盘旋在高云麟的耳畔,高云麟的眼睛微微眯起,心中却有些冷。

    “什么军法和规矩?”

    他看着林意,缓缓的说道。

    “即便你是普慈郡守,你也只能去管你的普慈军,铁策军不在你辖下,你如何能动我铁策军?”林意被齐珠玑一笑,也失去了装腔作势的兴趣,也缓缓的说道。

    “是我不懂军规还是你不懂?”

    高云麟讥讽的笑了起来,“我是几班将领,你是几班将领?我难道无权调用城中的库藏?”

    “城中的库藏?我说充公了吗?”

    林意冲着身边的一名铁策军老军问道:“韩征北在哪里?韩征北难道将我的私产入库充公了,我的私产就变成城中的库藏了?”

    这名铁策军老军是韩征北的部下。

    听到林意这么一说,这名老军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连连摇头,“将军您的私产,我们怎么敢动,更何况今日韩将军也不在城里啊,我们要想将您的私产入库,也办不了入库。”

    当这名老军的声音响起,周遭所有的铁策军军士便都明白了,瞬间哄笑声有之,厉喝声有之,故意取笑声有之。

    “林将军的私产也敢动?不想活了吧?”

    “难道想豪夺?”

    “......”

    在一片喧嚣声中,林意只是平静的看着高云麟。

    高云麟的脸色瞬时变得难看起来。

    “这可是我的私产啊,高将军。”看着沉默不语的高云麟,林意淡淡的说道,“你直接带着骑军过来,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夺我的私产,高将军,你是普慈郡守,还是普慈的马贼?”

    他说这些话的声音很平淡,但是落在周围所有人的耳中,却是字字生寒。

    说人是马贼,这是很严重的事情。

    因为在萧衍登基后的天监初年至天监三年间,各地马贼为乱,许多马贼都是前朝难以掌控的军队落草为寇,而在平寇的过程之中,也出现过数桩大事,都和平寇的军队暗中伪装成马贼劫掠有关。

    这在前朝,其实是心照不宣的打秋风,许多军队将领都会凭借这样的手段吞掉需要上交国库的战利品,更有甚者,便会直接劫掠富庶的城镇。

    但那是前朝,在新朝,最终的结果便是龙颜大怒,所有被牵扯其中的将领全部被处斩。

    所以军中尤忌抓贼的做贼,之前林意等人去劫沈鲲,众人最为关心的,也便是沈鲲算不算是朝廷重犯。

    但这高云麟转变倒也快。

    他深吸了一口气,马上换了副脸色,微笑道,“那便是有误会,既然这批是林将军的私产,那必定是弄错了,应该是入了库的其余东西,我说的也不是要这些,而是先前入库的许多轻铠。”

    当他的这句话响起,这片铁策军的库房前气温骤冷,所有的声音骤然消失。

    因为林意突然变了脸色。

    林意之前的脸色若非戏谑,便是平静温和,然而此时,他的脸色却陡然变得比冬天里的寒风还要冷。

    这样的陡然变化,让高云麟和他身后数名骑军都是一滞。

    “你太不知进退。”

    林意冰冷的看着这名地方军将领,道:“我已给你台阶下,你竟还想要我库房里的东西?边军遇到这种事情,是会直接用刀砍的,你只带了这几个人,难道觉得我们砍不过你?”

    “你不要忘记,你是地方镇戊军,要进我铁策军军营,也是要通报,得我允许之后才能进入,更何况你们披甲说来取库藏,更是要我文书允许,你们这些环节都不对,对于我铁策军而言,你们便是披甲袭营!我现在杀了你,又能如何?”

    林意看着面容骤然苍白的高云麟,冷笑道:“你说我现在敢不敢下令?”

    高云麟的额头上冷汗滴滴滑落。

    事实上同一城中将领互相走访,很少会特意通报,都是认识,自然进了军营再说,没有人会在意,然而按照规矩,却的确是要这样。

    为了显示威风,他身后的这几名重骑都是全副武装,不通报而如此入营,更不和规矩。

    哪怕林意诬陷他们是要袭杀铁策军中将领,恐怕也未必说不过去。

    这种争端,玩的便是手段,他只是没有想到,林意如此年纪,这样的手段竟然玩得比他还要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