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和林意所猜测的一样,围绕着道人城的战斗还在继续。

    道人城四周旷野里茂密的荒草已经不见踪迹,无数破碎的血肉淋洒在了地上,但是此时在地上不只是不见绿意,连红色也见不到。

    充斥着地面的,只是大片大片的焦黑。

    昨夜战场上法阵引动的天威主要聚集于南门之外,这也是双方军队最为密集的区域。

    在城中南朝将领的军令之下,城中有半数南朝军队直接从南门冲出,然后万余北魏军队也迎了上去。

    当法阵引动的雷暴落下时,这片区域里的双方军士和修行者总和超过四万,尚且不算那些被钉刺于地上的南朝军民的尸首,以及那些血肉模糊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南朝伤者。

    雷电非人力所能存积,所以在各种故事书里,雷电都不是属于人间,而是属于上苍和神佛。

    它的杀伤力和震慑力远超寻常的军械,包括已经足够骇人的火器。

    最为关键的是,雷电坠落,便不再受任何人的控制。

    当无数天神之鞭一般的雷光不断的从天空之中不分敌我的抽打在这片战场上时,道人城南门外的这个法阵便成了有史以来最冷酷和铁血的法阵。

    在这样的天威之下,修行者和寻常军士一样的脆弱。

    在雷暴开始之后的数十个呼吸里,便有上千具焦黑的尸身在战场上出现,双方便难以像正常的战斗一样厮杀,数万名军士便不受控制的往外泼洒开来。

    战场混乱不堪,南朝和北魏的军队如同两袋豆子混杂一起,然后泼洒在这片荒野上,而且还在不断散开,不断滚动。

    双方都难成阵型,连将领的军令都无法传递,平时声震数里的厉喝声都被雷光落地的轰鸣声遮掩。

    然而同样的混乱之中,即便萧东煌座下的血螭蓝鬼这两名大将异常冷酷的将自己的军队也丢在了这样的法阵之中,也任凭这样的天威杀戮,但南朝的伤亡依旧是数以倍计。

    这支北魏军队多少有些准备。

    任何的金铁和高大的东西都有可能主动吸引落下的雷光。

    所以这支北魏军队里,没有那种身披铁铠的重骑,也并没有真元重铠和普通的重铠军。

    在第一道雷光落下的瞬间,这支北魏军队之中的骑军都甚至整齐划一的下了马,他们猫着腰,连手中的刀剑都很少超过自己头顶的高度。

    而南朝方面,那些从城中冲出的真元重铠和寻常的重铠军,很快便成了战场上散发着热气的雕塑。

    最引人瞩目的依旧是那两名女子所在的车辇。

    那架用八匹战马拖曳着的车辇在这样的雷光里显得更为高大,车辇上的栏杆在雷光的闪耀下更是浮现出一种奇异的黑色光焰。

    这两名女子站立在车辇之上,比战场上任何的人都要显得高大。

    然而没有一道雷光落在她们所在的车辇周围。

    神秘、强大,令人敬畏。

    这便是这两名女子在这无比混乱的战场上给所有人的感觉。

    面对巨大的伤亡和失去对自己部属的指挥,已经让绝大多数南朝的将领感到绝望,然而随着战斗的进行,所有这片战场上的南朝军士都开始彻底领教萧东煌的这支军队的“变态”之处。

    随着一些鼓声在远处响起,这些同样被恐怖天威不断杀伤着的北魏军士不觉恐惧,反而不断的欢呼起来,就如同他们已经获得了战斗的胜利。

    在这样的鼓声和欢呼声里,这些北魏军士就像是完全忘却了疲惫,竟然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有上千的北魏军士冲杀到了南门口。

    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尚且有雷光零散洒落时,道人城的南门已经彻底被攻破,双方军队已经在城墙内外和城墙上蔓延开来。

    那架用八匹战马拖曳着的车辇在一些聚拢过来的北魏军士的簇拥下,强横的稳步推进着。

    车辇的轮子在尸身和焦黑的土地上碾压过去,上方站立的两名女子依旧只是安静的站着,似乎只是在闲看风景。

    从南门冲出的南朝军队已经死伤过半,这样的混乱更是能够令人快速的消耗体力,剩余的南朝军士许多甚至连开弓射箭的力气都已经没有,只是近乎麻木的举起手中的兵刃,朝着近到自己面前的敌人斩去。

    只是当然还有许多隐忍不发的人不想就此失败。

    南朝的修行者自然也有南朝修行者的手段。

    在城门楼上的楼阁之中,陡然响起一声恐怖的破空声。

    城门楼上的楼阁并无楼梯可上,平时也是封闭,谁能想到其中竟然会发出超过雷鸣般的轰鸣。

    随着这声破空声的响起,整座城门都震动起来。

    楼阁上封闭的窗户被内里冲出的气流彻底震得粉碎,如风暴携带着的雪花往外飞洒。

    三枝巨型的弩箭以可怕的速度朝着那架车辇上的两名女子坠落。

    天空里有闪电被这三支弩箭吸引,然后抽打到这三支弩箭上的闪电都不能令这三支粗如儿臂的金属弩箭略微改变前进的方向,也根本无法让其行进的速度变幻。

    这三支巨型的弩箭带着狂风,缭绕着电光坠落下来,蓝衣女子抬起头来,她的面容都被狂风吹得有些扭曲,当感知着城门楼上的一股气机,她却只是异常简单的说道:“你来。”

    红衣女子出手。

    红衣女子的身材原本比她高挑,当一股磅礴的气机从红衣女子的身上散发出来时,这名红衣女子的身体似乎在往外不断的膨胀,变成了一个可以触及上方云层的巨人。

    一道乌光从红衣女子的手中扫出,就像是她直接从上方的乌云之中扯下了一条,然后十分干脆的朝着这三支弩箭拍了过去。

    无论是她还是蓝衣女子,都根本不想直接避开,不想身下这车辇损毁在这三支巨弩之下。

    轰!

    乌光和三支巨弩一撞,这名红衣女子的面色苍白,她的身体顿时控制不住,从车辇上往后倒飞出去。

    三支巨弩被她这一击也是止住去势,在空中旋转乱飞,从这车辇上方飞过。

    咚的一声,这车辇上犹如擂鼓。

    车辇猛然往下一挫,蓝衣女子已然飞身而起,朝着隔着十数丈远的城门掠去。

    她的身体还在空中往前加速,还未见颓势,手中却是又嗤的一声轻响,一道微弱的丝光飞出,钉在城门楼上。

    这丝光消失的刹那,她已经快如箭矢的身影却又像是被某个修行者在后背上猛踢了一脚,再次恐怖加速!

    ......

    这座城中的最高将领,蓝怀恭部下名将晋冬穿着一件普通的软甲,挥动着手中的长剑,他看似和寻常的南朝军士并没有什么区别,然而他的感知却始终死死锁着对方车辇上的这两名主将。

    就在那名红衣女子力抗坠星巨弩而倒飞出来的刹那,他的面色也骤然变得苍白。

    被他一直压制在体内的真元,如决堤的江水般从他的体内涌出。

    数名在他身周的北魏军士连他的动作都没有看清,瞬间一齐被震死。

    他的脚掌踏地也如雷鸣,咔嚓一声脆响,他手中的普通长剑根本无法承受他掌指之间的真元喷发,断裂成数截。

    这数截剑片被一股灼热的气息所逼,以比飞剑还快的速度朝着那名红衣女子的背心射去。

    红衣女子脸上神色骤变。

    在她的感知里,晋冬在那几片剑片之后的拳头更为可怕。

    一声厉啸在她薄薄的双唇间急剧响起。

    她在空中强行扭转身体,双手朝着前方推出。

    她的手中有两柄黑色的短刀,在真元的猛烈灌输之下,有重重叠叠的乌光如同大浪一样拍出。

    噗噗噗噗....

    数片坚硬的剑片直接瓦片一般震成粉碎。

    但当晋冬的拳头和她这两柄刀上的乌光相撞,一股可怕的冲击波瞬间在她身前绽放。

    噗!

    一口鲜血从这名红衣女子口中喷出。

    她的身体如狂风中飘舞的落叶一般飞舞,然后重重坠地,砸出一蓬焦黑的烟尘!

    晋冬呼吸微顿,他强行压住体内沸腾不息的真元,咽下涌到咽喉之中的逆血。

    这名红衣女子的修为,竟然不在他之下,即便是抓住了机会,他都没有能够将对方一举击杀。

    一名车辇之后的北魏修行者冲破烟尘,掠了上前。

    这名北魏修行者此时已经知道晋冬便是对方城中那名主将,那名神念境的修行者。他体内涌起恐惧的感觉,但他还是压制住了想要逃跑的本能,一声暴喝,一道弯月般的刀光从他手中闪现,向着晋冬的头颅斩下。

    雪亮的刀身和空气急剧的摩擦,瞬间生出无数繁杂难言的黑色花纹。

    晋冬眯起眼睛,他冷漠的深吸了一口气,毫不闪避的笔直一拳轰出。

    如铁锤般的拳头直接砸在了对方的刀锋上。

    这柄刀剧烈的震荡起来,接着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虎口撕裂,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间就摧毁了他手臂骨骼。

    咔嚓咔嚓的不断碎响声中,这名北魏修行者厉声惨嚎,往后摔飞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