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血水冲上林意的双脚和裤腿,瀑布一样再流淌下来。

    靠近林意的这十余名北魏军士脸色十分苍白,他们看着林意年轻的面容,不知道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是谁,但身体里的一切意识都在提醒着他们赶快逃走。

    只是有些人比他们更为清楚这战是萧东煌督战,在战场上要是有畏敌的行为,恐怕下场比在这里战死还要可怕。

    一声暴喝,一名北魏将领已经冲了过来,挥刀朝着林意的腹部狠狠捅去。

    刀法之中自然是斩势最快,但这人的刀身在空中行进,却依旧带起尖锐的啸鸣,足以证明他这一刀的发力是何等的完美。

    林意面无表情的看着朝着自己腹部捅来的这一刀,他手中握着的长刀极为干脆的斩了过去。

    这名北魏将领手中的长刀如干柴一般被切断,接着喀嚓一声,他下意识扬起挡在自己身前的另外一条手臂也被刀光切断。

    这名北魏将领一声厉喝,双足猛蹬在地面,断臂鲜血狂喷之中,他整个身体往后飞跌出去,这才躲过了林意顺势切向他胸口的一刀。

    林意没有追击。

    毕竟是北魏的精锐军队,即便是这个墙头最强的北魏修行者都被他瞬间杀死,但墙上这些北魏军士依旧有许多镇定下来,展开了反击。

    嗡的一声。

    城墙上某处一架重弩射出了一箭,沉重的破甲箭朝着他破空而至,与此同时,有十数根黑色的抛索飞旋落了下来。

    抛索最早在猎人和牧民的手中只是用于捆缚一些体型较大的兽类,但用在军中,特制的抛索往往便是针对修行者,和南朝的抛网相同用途。

    这些东西对寻常的修行者很有用,但是对于此时的林意而言,却是根本无用。

    他根本就没有闪避,直接将身前斜压在弩车上的那名北魏修行者提了起来,如盾牌一般挡在身前。

    沉重的破甲箭破空而至,和这名北魏修行者身后的铠甲相撞时,发出一声清脆而令人心悸的震鸣声。

    破甲箭击穿了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背甲,让这名已经死去的北魏修行者的衣甲内再震出些血雾,林意的身体微微震动,但他手中握着的刀却是毫无停顿的斩出。

    旋转飞来的抛索纷纷断开,一刀两段。

    这段城墙上还有数名命宫境的北魏修行者,他们有些是军中的将领,有些是为了这一战从北魏一些修行地借调而来的修行者,看到这样的画面,这些北魏修行者身体里都涌起强烈的恐惧和无力感。

    对方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力量有如蛮荒巨兽,偏偏手上还有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刀,这样的修行者,他们根本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对付的方法。

    他们犹豫不决。

    但林意的出手却没有丝毫的迟缓。

    他将被他用作盾牌的北魏修行者的尸身往前推了出去。

    看似只是很随意的一推,但是被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尸身撞中的两名正冲来的北魏军士,却是如同被疾驰的马车撞中,毫无抵御能力的便一声惨呼,被撞飞出去,身上的骨骼响起清晰的碎裂声。

    林意看清了前方一名箭师的位置,然后将手中还在滴着温热鲜血的那柄短矛丢了出去。

    那名北魏箭师看着林意的目光落来,便下意识的想要匍匐下去,然而不知为何,他眼中只觉得林意的动作十分清晰,但自己却偏偏如同冻凝一般,根本跟不上落来的短矛的速度。

    噗的一声轻响。

    这名北魏箭师像被伐倒的树木一样往后倒去,他震惊而茫然的眼瞳看到的已经是上方的天空。

    从他背后穿出的短矛带着一蓬血浪深深扎入他后方的城墙上,溅起一蓬石尘。

    …….

    城墙颤抖起来。

    有数名悍不畏死的北魏重铠军士狂奔着冲向林意。

    他们这些身穿普通重铠的军士明知自己不可能是林意的对手,但依旧想要依靠自己的重量和身躯,将林意限制刹那。

    林意微皱起眉头。

    他有些想念那根在路途上带着不便的沉重狼牙棍。

    但是他终究不是迂腐的人。

    所以他的目光落在了身前那架已经损坏的弩车上。

    一片惊呼声响起。

    沉重的弩车被他单臂提了起来,砸向冲来的这些重铠军士。

    令人心悸的撞击声和碎裂声不断响起。

    沉重的弩车在林意的手中不断散架,最终只剩下林意手中的一截碎木。

    但那数名重铠军士在碎屑纷飞中重重倒地,唯一一名还试着站起的重铠军士头颅上再次被林意抛出的这一截碎木砸中,当的一声闷震之中,再无动静。

    ……

    一名满心恐惧的北魏低阶将领面色苍白的出现在斜插在城墙上的那柄黑色短矛之前,他不敢和林意去对敌,此时想着的只是将这柄洞穿力惊人的短矛拔出来,然后远远的丢掉,不要再落在那名可怕如蛮兽的南朝年轻修行者手中。

    然而他微颤的双手还未接触到这柄黑色短矛之时,他眼睛的余光里,却发现另一名南朝年轻人已经到了身侧不远处。

    这名南朝年轻人是容意。

    既然林意不让他轻易出手,他之前便真的没有出手,在所有目光被林意吸引之时,他在这段城墙上便十分低调,但在决定从这里进城之前,林意便说过让他代为收集兵刃,那他自然要尽可能的收回林意投出去的这种飞矛。

    这名北魏低阶将领豁然转首,他的手落在了身侧的刀柄上。

    容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这名北魏低阶将领如野兽一般的眼神,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不希望对方动手的神色。

    他并非是惧怕战斗,只是即便是面对敌人,他也不喜欢杀人。

    只是令他失望的是,这名北魏低阶将领一声厉吼,还是扑了上来。

    容意深吸了一口气,他抬起头不看这名将领。

    嗤的一声轻响,一道剑光从他的背后飞出,从这名将领的咽喉掠过。

    这名北魏将领只是跑出三步,喉间一阵古怪声响,他便已无法喘息,手捂着喉间涌出的鲜血和气泡往前栽倒。

    容意身影一动,越过他的身体,将那根短矛拔了出来。

    他此处的战斗结束的太快,和别处相比甚至没有大的动静,然而周围有很多人看清了那道如灵蛇飞舞在空中又瞬间回到他背后的剑光。

    飞剑永远是普通军士最为恐惧的东西。

    不只是代表着修行者的境界,更为重要的是,飞剑收割生命太快,普通军士根本无法抵御。

    寻常的军士,尤其并非是萧东煌部下的那些军士没有那些将领一样的觉悟。

    看着容意背后的那些长剑和刚刚拔出的那根短矛,他们纷纷畏惧的往后退去,生怕那道剑光对自己发生兴趣。

    悄然之间,这段城墙上的战局便已经起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