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如果那时我恰好没有战胜你的实力,那会如何?”林意认真了起来,反问了厉末笑这样一句。

    齐珠玑先前听清楚了林意和厉末笑的对话,他听着林意的这句话,对林意的不满突然瞬间消失,相反,他突然觉得是自己的情绪不对,他觉得林意这样的做法其实很公平。

    现在是厉末笑觉得当时自己太过狂妄自傲而来认错,但若是当时林意不敌厉末笑,那结果自然便是林意被厉末笑教训一顿。然后呢?

    厉末笑还会赶来对林意道歉吗?

    只是道歉,便一定会获得原谅吗?

    现在林意不和厉末笑计较,对厉末笑的态度已经极好,然而林意的确似乎没有什么义务要陪厉末笑战斗。

    而且林意和厉末笑并不熟,谁知道厉末笑是不是想故意用这样的姿态,来狠揍林意一顿?

    所以这的确很公平。

    “你说的不错。”厉末笑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点了点头,平静的看着林意,道:“是这个道理,若是我求你做事,自然需要这样。”

    “你现在,或者说铁策军现在,最需要什么?”他认真的看着林意,问道。

    齐珠玑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现在开始觉得林意的说法无比的高明,甚至开始佩服林意起来。

    厉家虽然无法和陈家和萧家相比,但无可否认,现在的厉家甚至比他们齐家还是要强那么一些。

    不只是手中所握的财富和权势,还在于和皇帝的关系。

    齐家虽然是最开始就投靠和支持萧衍起兵的旧皇族,但和萧衍最开始谋划起兵时的那些真正的生死之交自然不同。

    火上浇油的人,绝对比不上一开始就点火,拥立萧衍的那些人。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厉家便能够得到齐家所无法拥有的东西。

    林意没有马上回答,他认真的思索了起来。

    当然和边军的精锐军队相比,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铁策军都是相去甚远。

    只是既然厉末笑如此开口,他便必须考虑一下,从厉末笑的身上能够得到哪些用寻常手段根本得不到的东西。

    “修行者,或者可以让铁策军更少死伤的东西。”只是他生怕厉末笑改变主意,所以只是数个呼吸之后,他先行说了这一句。

    厉末笑的面色没有任何的改变,修行者,自然容意理解,在过往任何朝代,修行者都是战场上最重要的武器,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一支军队的修行者数量越多,这支军队便自然更强大。

    只是让铁策军更少死伤的东西,这是何意?

    “你不想着让铁策军杀敌起来更强,只想着让他们保命?”他看着林意,有些奇怪的问道:“你这样统军,铁策军不会有问题?”

    按照正常人的理解也是如此,齐珠玑也有些不解,这和他熟悉的林意的战斗风格也完全不像,只是他知道林意这么说必然有理由,所以他只是看着林意如何解释。

    “我当然不是舍不得让他们冲杀,只是我想尽可能的让他们多些保命的手段。”林意方才认真思索时,莫名出现在他脑海之中的,却是他和薛九那一支铁策军在眉山之中的许多画面,以及那名被他提前派回去报讯的军士。他先前和高云麟交谈时说过,在建康城中,他想得最多的便是家人团聚,亲友平安。哪怕是现在问他,在这样的两朝交战的乱世之中,他想要的都不是功名利禄,而依旧是如此。

    他是如此,那些铁策军的寻常军士,似乎更是如此。

    因为那些连修行者,或者说连厉害武者都不算的寻常军士,他们都自知不太可能获得惊人的功名,那能够活着,能够给予亲人足够安定的生活,当然最为重要。

    林意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厉末笑,他不想解释太多,只是道:“先前我在眉山战斗之中,见过不少独特的军械,甚至有奇特的火器,连真元重铠都不能幸免,所以我想寻常的轻铠和重铠哪怕再多,或许对于铁策军而言,也不算太过保命的东西。”

    “按你这么说,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奇兵可以让这么多人拥有保命的手段。”厉末笑看着林意,也不深究,只是平和道:“那对于我而言,最多便是让些医师和阵师过来。至于修行者,我便是修行者。”

    “医师和阵师?”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甚至忍不住想赞叹一声厉末笑的大气。

    即便拥有一些不错的药物,在没有优秀的医师随军的情况下,一些受伤沉重的铁策军军士恐怕也只能听天由命,至于阵师,在阵地战中,更是可以利用地形、当地的风水云气,发挥出甚至比修行者更强的作用。

    医师和阵师,本身便是比修行者更稀缺之物。

    “你难道也想随军,跟着铁策军?”齐珠玑也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忍不住也问了一句。

    “若是这次交手我都战胜不了林意,我当然还会跟在铁策军学习,等着下一次我觉得有机会战胜他时再交手。”厉末笑点了点头。

    齐珠玑很是无语。

    他忍不住转头过去看着林意,在林意耳畔轻声道:“林意,我觉得你真正的天赋就在获得利益和权衡利弊方面。不管你是与生俱来,还是在建康城里那些年想破脑袋形成的天赋,但眼下在我看来,倪云珊、厉末笑他们的修行天赋远超于你,但是你在这些上面的天赋,却是远超所有人。”

    林意并不这么认为,他想当然的看着齐珠玑,道:“我在修行方面的天赋哪里不好?哪怕先天不够好,但是我也能想办法啊,我看得书多,想的办法也足够多。”

    齐珠玑这次没有生气。

    他觉得这种争辩没有意义。

    既然厉末笑答应了林意的条件,而且厉末笑将自己都押上了,那接下来两人就会打一场。

    至于林意自己说的这句话有没有道理,那便只看这场战斗的胜负。

    “挑间地方大的库房关起门来打,还是外面去打?”林意此时认真的问厉末笑。

    厉末笑眉头微皱,“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你在不在意怕别人看见。”林意解释道。

    “我不在意,你?”厉末笑认真的回道。

    林意摇了摇头,“我当然也不在意,而且我觉得让这些军士多看一些修行者之间的战斗,他们也会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