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六十七章 飞剑对飞矛(第二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443159.html
    “我都输过一次,原本来这里也只是抱着即便再输也只是学习的想法,若是你不怕在军中那么多人面前输,那自然可以。”厉末笑笑了笑。

    “走,那我们便去城外野地,他们在城墙上也看得清楚。”林意看着厉末笑,道:“在战场上可是没有怕输的说法。”

    厉末笑道:“看来你真的已经接受了铁策军右旗将军这个角色。”

    “你们可以随时脱身,想的可以是修行,但我有选择吗?”林意淡淡的笑了笑,“不只是在战场上要活下来,哪怕一场仗大败,恐怕也会被治罪。所以打架怎么输都没关系,打仗不能输。”

    “齐狐狸,我有时怀疑你真的不像看起来这么良善。”齐珠玑跟在林意的身侧走出营区,同时轻声说道。

    “我看起来很良善吗?你不是一直说我招人恨。”林意忍不住笑了笑。

    “你最招人恨,便是我和你认真说话,你便喜欢和我说些不着边际的话。”齐珠玑没有和林意开玩笑的心情,“你有把握胜得了他?”

    “他在眉山之中便已经比我厉害,此时再来,当然比眉山之中还要厉害,我哪里有必胜的把握。”林意很老实的摇了摇头。

    “所以你还是幼稚,并非深思熟虑的想要在军中借此更加建立威信。”齐珠玑道:“所以你并不是那种阴险狡诈的老狐狸。”

    “还是天赋。”

    齐珠玑断定道:“你总是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便想到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

    “是么?”

    林意自己也认真的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或许我反而总是想到对别人有好处的做法,所以才会做得让你都觉得漂亮。往往不是站在纯粹自己的立场,才会做法正确。”

    齐珠玑之前很少赞同林意的话,但是林意的这句话,却让齐珠玑认真想了很久。

    “我听说南天院给你送来了九根矛。”这时厉末笑突然插嘴说了一句。

    林意顿时一愣,脚步微顿,他转过身看着跟在身后的厉末笑,无比认真道:“真的要这么认真?那九根矛...威力真的很大。”

    厉末笑也无比认真,道:“既然是战斗,当然要手段尽出....我花那么长时间反省,花这么多力气特意赶过来,还答应你的条件,难道还不够认真?”

    ......

    听说林意来了一名南天院的师兄,这师兄还是建康城里数一数二的天才,而且这次来是之前败在林意手中一次,特意来找林意再战一场的,整个铁策军营区顿时轰动了。

    建康城里数一数二,那在南朝便是数一数二。

    尤其听说林意不避讳这场战斗,可以任凭旁观,就连薛九都瞬间下了军令,几乎所有铁策军军士都停止了手头一切事情,全部朝着靠河的这侧城墙蜂拥而来。

    “你小心些。”

    容意凝重的将背囊递给林意。

    两柄名剑此时林意是随身带着,除非休憩时放下,否则平时便一柄如刀般挂在腰侧,一柄便斜背在身后。此时这背囊里装着的便是那南天院送来的九根短矛,这些短矛平时都放在那辆马车之中的铁箱之中,而且之前林意真是觉得投掷出去之后便威力不可控,所以便未想着要和厉末笑在比试切磋之中用。

    现在既然厉末笑特意提起,那林意这九根矛对厉末笑有威胁,而在容意等人看来,厉末笑自然也会手段尽出,那林意也会有很大危险。

    容意之前以厉末笑为挑战目标,后来知道厉末笑其实并未将自己看成真正对手,而且之前他和厉末笑交过手,自然知道厉末笑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林意却是无所谓。

    战场上谁都没有挑选敌方将领的权利,谁都不知道会突然撞上何等可怕的对手。

    可以肯定的是,将来必定会遇到比厉末笑更强大的对手。

    而且他脚伤近乎痊愈,这段时间修行下来,他也需要一名对手来看看自己到底进步了多少,唯有这种接近真实的战斗,才能让他对自己有真正的了解。

    “相距多少步?”

    站立于林意平常修行的荒野草地之中,看似身无一物的厉末笑认真的问背着一堆东西的林意。

    林意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道:“战场上战斗,往往也就是相距数十步便开始出手,那便五十步?”

    “好。”

    厉末笑也不劳动林意,自行朝着前方走去,在距离林意五十步之处,他站定,转身。

    城墙上喧嚣的声音消失。

    城墙脚下喧嚣的声音也消失了——一些在城墙上无法占据到好位置的铁策军军士都出了城墙,只是一些铁策军将领担心修行者之间的战斗误伤,才严令不准靠近。

    “请!”

    厉末笑也不废话,对着林意颔首为礼。

    “请!”

    林意也颔首为礼。

    两人都不愿乘机抢先,然而两人的感知都是极为强大,当感知到厉末笑体内的真元开始流动,林意的手便也朝着身后的背囊落去。

    所有铁策军军士呼吸停顿,他们都在心中猜测林意第一时间出手的会是一根什么样的矛。

    只是林意的手才落在身后背囊上,一声好听的清鸣已经在厉末笑的衣袖之中响起。

    一道清亮的流光,就如一条碧水,骤然出现在空中。

    一片潮水般的惊呼声响起。

    飞剑。

    这便是寻常军士最恐惧的事物。

    只是站在一起的齐珠玑和容意、萧素心三人,却是没有一个感到意外。

    果然是飞剑。

    而且这飞剑出现的一刹那,那种惊艳而流畅的流光,甚至悦耳的剑鸣声,都让三人中飞剑掌握得最好的容意,都顿时觉得自己的飞剑和这柄飞剑一比,显得无比生疏和幼稚。

    修行者飞剑飞出的速度,自然是快到极点,在眼中瞬间变为流光,根本看不清真实的剑身,然而同样令人震惊的是,林意的飞矛,也是同样的快到极点,甚至更快!

    一道青铜色的流光亮起,和那柄飞剑在途中交错而过,互不干扰。

    青铜色的流光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一味的快,笔直的刺向厉末笑的身前,而厉末笑的飞剑却是陡然洒开数十道碧光,如一片鳞鳞的碧波,罩向林意的头顶。

    很多人都认出了林意投出的这根矛。

    这是一根甚至能够欺骗魏观星感知的飞矛,真实的矛身远在感知所见之前。

    甚至许多铁策军军士闲得无事时,已经给这根飞矛取了“浮光”这样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