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六十八章 意想不到(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443160.html
    在流光掠影到来之前,厉末笑感到了身前的风声和那种金属特有的森冷。

    他有些略微的惊讶,但却并未因为这根飞矛比他感知里更快的到来而慌乱。

    他的脚步一滑,身影便在空气里虚化。

    噗的一声闷响,那根被许多铁策军军士取名为“浮光”的飞矛穿过他留下的残影,深深扎入后方的泥土之中。

    “鬼影步!”

    铁策军中有人骇然的叫出声来。

    修行者的世界里,几乎不太可能有人能够仅用身形步法便闪避得了近身的飞剑,或是此时林意飞矛这种不亚于飞剑速度的器物。

    尤其此时厉末笑依旧在控制着飞剑,那兜向林意的剑光,依旧没有丝毫的散乱。

    所以这只有可能是北魏鬼王宗的鬼影步。

    一种需要千锤百炼,让身体习惯成自然,近乎身体血肉直觉反应,且极少需要体内真元的步法。

    这些叫出声来的铁策军士曾经在战场上见过这种步法,那种虚化般的影迹里,如同鬼影森森的气息,是他们很多噩梦中都会出现的熟悉味道。

    只是鬼王宗的修行者在北魏的军中也都是隐匿极深的刺客,能够完美掌握这种鬼影步的修行者更是罕见,这厉末笑又是如何能够掌握北魏这种诡异宗门的不传之秘?

    没有人能够解答这些铁策军军士的疑问。

    在他们的声音响起之前,厉末笑的目光便落在了林意的身上。

    此时他已经避开了林意的一击,而且他依旧能够完美的控制自己的飞剑,那接下来便是看林意能否挡住自己的这一剑。

    目光落,剑光便落。

    只是也就在这一刹那,他的感知里出现了一道剑光。

    一道很狂暴,很不讲道理的剑光准确无误的斩在他的飞剑上。

    当的一声爆鸣。

    他的飞剑嗤啦一声裂响,倒飞向空中。

    厉末笑的身体剧烈的一震,眼中闪现出一些不可置信的神色。

    并非是他狂傲,对于南天院的那些教习而言,在过往的修行道路上,也从未见过比厉末笑更容易掌握各种精妙的招法的修行者。

    许多精妙的拳法剑招,厉末笑练了数遍就会了。

    即便是这种鬼王宗的修行者需要花很多年才能熟练运用的鬼影步,厉末笑也只是花了数十日的时光,便和那些鬼王宗花了很多年时光修行的人一样。

    相比眉山,他的修为更加精进,掌握的这种很实用的精妙武技更多,然而这一个照面之间的交锋,却还是他吃了些亏。

    并非是他不够自省,进步不大,而是对方的进步,实在太大。

    他并未马上去强行控制这柄被击飞的飞剑。

    他需要一些时间来平复体内震荡的真元,最为关键的是,他敏锐的感知出了林意的动向。

    和他猜测的一样,之所以林意需要飞矛,只是因为林意根本没有修行飞剑,他必须要近身而战。

    林意已然发力。

    他的脚下有烟尘震起,然而与此同时,他又投出了一根飞矛。

    铮的一声。

    清脆的金铁震鸣声比破空声更快的响起。

    这根飞矛的前半部分朝着厉末笑飞了过去。

    来得太快,厉末笑来不及思索,他的身影又如同鬼魅般避开了破空而来的飞矛,接着他看到林意的身体以一种似乎很不合理的姿态飘飞而来。

    厉末笑此时已经平复体内震荡的真元,即便林意来得很快,五十步的距离依旧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而且他并不认为,林意近身之后会更加占优。

    随着他的心意而动,那柄一息之前还在空中显得有些凄惶的飞剑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落向林意的后背。

    在林意的感知里,这道飞剑即便是在此时都比容意的那些剑更为灵动,更难对付。

    他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等待着那柄飞剑的临近,然后手中的剑再次斩了出去。

    然而他这一剑落空了。

    因为这柄飞剑从一开始便并未想真正接近他的身体。

    在他出剑之时,这柄飞剑便骤然往上飘飞出去,高高的越过他的身体,飞向厉末笑的手中。

    厉末笑握住了这柄短短的青色小剑。

    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将自己的身体和真元调整到了很完美的状态。

    嗤的一声。

    他的脚下响起真元喷薄的声音。

    既然他不需要再集中心神去控制飞剑,他的步法自然能够更快。

    一连串的残影在空中流淌。

    即便是在明媚的阳光之下,都很像是鬼影。

    林意想都未想,一剑便朝着感知里厉末笑的所在刺去。

    他这一剑依旧落空。

    厉末笑的这种步法太过精妙,他的这一剑只是落在一道残影之中。

    只是他的面色没有丝毫改变。

    因为他原本就不期望这一剑能够对厉末笑造成威胁。

    他还有一柄剑。

    他的左手很顺畅的握住了腰间的剑柄,然后斩了出去。

    剑走刀势,而且很冷,快且刁钻,让人有些意想不到。

    厉末笑的眼中再次出现惊愕的神色。

    他手中的剑递了出去,挡在了这柄剑前,体内的真元疯狂朝着手中的小剑涌去。

    两剑的剑身之中响起一声轰鸣,如同两块巨石相撞。

    在两剑相交的瞬间,厉末笑惊觉自己原来并未抢占到任何先机。

    然后在在一刹那,他感觉到了掌心的刺痛。

    一股震惊的情绪在他的脑海之中迅速的涌起。

    他的掌心刺痛,手臂震得有些发麻。

    林意的力量,比起眉山之中强大了太多,甚至有些超出他的想象。

    然而更令他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任何的修行者在这种硬碰碰的真元力量对撞之下,体内真元多少会有些震荡,即便能够强行控制,依旧能够保持很好的输出,但这种强行控制之下的真元喷薄,不可能和平时状态最佳时一样完美。

    所以这刹那间接下来的一击,力量必定比起之前的一击有些不如。

    然而林意却并非如此。

    空气里响起一声爆鸣。

    林意右手中的那柄剑狂暴的抡了下来,虽然是剑势,但是暴戾得如同一根铁棍。

    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出来,这一剑的力量,甚至比林意之前左手那一剑的力量还要强大。

    他唯有退。

    他的身影如鬼魅般往一侧掠了出去。

    林意直接投出了左手握着的剑。

    一道剑光落在厉末笑身体残影之中的同时,林意握住了第三根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