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修行者自有修行者的气度,跟在林意身后的厉末笑和白月露虽然至始至终都没有出手,但看着他们沉静的神态,所有人便都明白他们也必定是厉害的修行者。

    一名林意这样的修行者已经难以应付,更何况还有三名。

    这些北魏将领满心希望的等待着那名头戴竹笠的修行者的出现,然而令他们无法理解的是,这名从营帐里消失的修行者,却是久久没有出现,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

    看着城墙上惊恐难安,不断死去的部属,其中一名北魏将领气急败坏的发出了军令,一阵鸣金声在城楼下的原野里响起。

    城墙上那些北魏军士如蒙大赦,顿时都发一声喊,不管是城内城外,只是下意识觉得哪里可以逃出一条生路,便往哪里逃。

    一时间城墙下方的护城河里水声不断翻响,倒是有小半北魏军士直接从城墙上跳进了下方的河水之中。

    “走,去钟离!”

    听着城楼下方鸣金收兵的声音和看着这样的画面,林意心中没有丝毫的自得,他只是看着那些连追杀的气力都已经没有的南朝军士,再次认真的低喝了一声。

    低喝了这一声之后,他便不再停留,纵身朝着城中跳了下去。

    轰的一声,他的双脚重重着地,溅起一蓬烟尘,强大的冲力让他感觉自己腿部的血肉瞬间绷紧至极限,但刹那之间,身体血肉之中便又有暖流生成,让他身体里充满新的力量。

    这种感觉很好。

    和寻常的修行者相比,他没有那么容易疲惫,也不需要考虑自己体内还存有多少真元。

    只要不受重伤,便能很长时间的战斗,这便是他此时他觉得自己能在这座城里做些什么的信心来源。

    只是就和之前去剑阁应付那名得了魔宗传授功法的年轻修行者一样,他知道附近这些州郡里并无多少厉害的南朝修行者,而且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来这座道人城和钟离城送死,所以哪怕有整座剑阁伴随着铁策军,他此时依旧觉得自己的双肩太过沉重。

    他脚下震出的烟尘还未散开,却敏锐的感到身后有一道异样的破空声起。

    他转头过去,却看到一道黑色的焰光在天空之中散开,一些好看的黑色流光在空中如花瓣重重叠叠,十分好看。

    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想到了眉山之中遭遇的某些修行者身上的黑色繁花,而在离开眉山之后的一些认知,让他明白这种黑色的繁花往往意味着和魔宗有关。..

    “是魔宗的部下。”

    看着那道焰光,白月露出声得十分干脆,因为对于她和元燕而言,魔宗是始终凌驾于南朝这些对手之上的敌人。

    “魔宗真正的部众不多,弟子更少,当年在他成为北魏漠地那些部落信奉的神灵之后,跟随着他的部众也不过数十人。”

    白月露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她的声音依旧很平静,但是却很冷,“在那些盛产天铁的漠地,跟随着他的部众都被称为是阿苏罗,意思是骁勇善战的半神。”

    林意明白白月露的意思,魔宗的属下,无论是他亲传的弟子,还是当年跟着他一起行走的部众,每一个人都应该很特别,绝对不能够轻视。

    ......

    这道焰光在整个战场上都十分特殊,没有人会忽视。

    载着萧东煌的马车正在朝着南门外的营区行走,车厢里的萧东煌很疲惫。

    林意等人一心想要从他的这支军队里找出那名强大的阵师,然而就连白月露都并不知晓,萧东煌自己便是那名世所罕见的强大阵师。

    在数十个时辰之内连布两个惊世大阵,精神在无数符线之中行走,最终将这些符线编织成型,这种精神的损耗比如肉体的疲惫更甚。

    然而当这道焰光在空中升起之时,原本已经随着马车的细微颠簸而沉沉熟睡的萧东煌在车外骑者的轻拍车厢下,还是迅速的睁开了眼睛。

    他没有特意去看那道焰光,听着马车外那名骑者的说话,他的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并没有思索多久。

    能够让魔宗大人的部众都觉得头疼,一个人都未必能够应付得了的,便应该是他昨夜想要伏阵杀死的铁策军的那些修行者。

    林意、厉末笑这些人,是足够值得他重视的存在。

    他没有花费多少时间思索。

    “既然蓝鬼伤得不重,便让她带人过去,至于血螭,让她不用冒险去杀晋冬,等着我便是。”

    他闭上了眼睛,对着车厢外的骑者下了命令,然后再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

    林意穿行在街巷之间。

    他往南行去。

    这城的南边战斗最为激烈,其余各段城墙上都甚至没有厉害的修行者,那在他看来,对方那名阵师便也应该在南面。

    巷战对于修行者而言也最凶险,他的感知放开,极为警惕。

    此时城中火光四起,在萧东煌这支军队到来之前,城中的大多数民众便都已经逃离,街巷之中几乎没有人声,沿途的商铺酒楼也早已经关闭,格外的死寂。

    容意沉默的跟在林意的身后,他将自己视为林意的近侍,誓要守卫林意周全,他观测起四周便比林意还要专注。

    他之前所在的边郡是世代安逸之地,哪怕王朝变化,战火都根本燃烧不到,眼下看着这满目疮痍,他虽然心中一直在告知自己要冷静,但是脸色却依旧变得十分苍白。

    明知战火会导致可怕的破坏,导致生灵涂炭,但想象中的景象,却根本不如眼前这种实景冲击强大。

    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某处院墙上,一些青色的蒿草突然枯萎了下去。

    有几缕黑色的气息升起。

    即便是容意的目光刚刚掠过那处,都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

    然而林意的眉头微微挑起。

    他莫名的感到背后有些阴冷,他也感知不到对方的存在,但是却有一种在阴暗森林里,被潜伏于草中的毒蛇盯上的那种感觉。

    “那人应该跟上来了。”

    白月露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也有同样的感觉。

    “真元重铠。”

    厉末笑的声音也很快响起。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眼神凝重的望向前方的街巷深处。

    他停下脚步,脚底里传来的那种细微的震动,顿时证实了他的判断。

    ......

    两具如小山般的真元重铠在街巷中行走。

    有些巷道很窄,这两具真元重铠身上的铠甲便直接擦着两侧的墙挤过。

    在力量的挤压下,有些院墙便直接塌了。

    但最令人想象不到的画面是,这两具真元重铠,却是抬着一顶看上去很舒适的轿子。

    这顶轿子是南朝式样,或许便是在这城中得到。

    只是真元重铠唯有修为不俗的修行者才能穿着,而且穿着真元重铠的修行者,原本就是为了要对付修为更高的修行者,让这样的人来抬轿,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铺着软垫的轿子里,坐着的便是那名红衣女子。

    她虽然身穿红衣,但在军中的称呼却是“蓝鬼”,而且几乎没有人知道萧东煌为什么赐予她这样的称呼。

    她的嘴角此时缓缓流淌出一丝微讽的笑容。

    魔宗大人的部属自然强大,可是太过爱惜羽毛。

    像她这样的人物,当然不可能完全顺着对方的意思,为他去打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