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六十九章 新的人(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446622.html
    这是一根银色的短矛。

    所有人都觉得林意会投出这根矛。

    少数来得及思索的人甚至猜测出了这根矛的用法。

    然而所有人都猜错了。

    包括魏观星和容意等人在内,包括厉末笑。

    在此之前,厉末笑从林意精准锁定自己飞剑的剑招,便已经确定林意的感知属于那种非正常的怪物,在这样有限的空间里,他确定林意投出的短矛会比飞剑还要快。

    所以在感知里,感觉到林意的手握住了这根矛,并开始发力时,他体内的真元也更加剧烈的朝着脚下而行。

    然而啪的一声炸响,这根短矛没有脱手飞出,反而在林意的手中炸了开来。

    这根银色的短矛裂了开来,变成了很多很细软的银色筷子一样的细索,这些细索朝着厉末笑身体化出的所有残影落了下去。

    一片惊呼声响起。

    那些已经见过这根银色短矛会炸开成许多细长银索的铁策军军士完全没有想到这根短矛还能如此用法。

    在他们的眼睛里,这根短矛在林意的手中变成了一张网。

    然而对于网中的厉末笑而言,却更甚于此。

    因为这不只是一张网。

    林意震开这根矛,将散开的这些细索挥洒而来时,走的依旧是刀势!

    唯有真正面对这根散开的矛的修行者,才会知道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情。

    没有真元的加持,这些细索在散开的刹那似乎有些柔弱,然而下一瞬间,他感知到林意的血肉之间,涌出一股可怕的力量,这些看似柔弱的细索,顿时变了模样。

    就如漆黑的夜晚,海上远处的波浪看似毫不可怕,但到了面前,却尽是惊涛!

    ......

    林意酣畅淋漓。

    他发力发得很完全。

    这可以说是他离开眉山之后,发力发得最酣畅淋漓的时刻。

    先前和容意,甚至是和那两名南広王府的供奉战斗时,因为始终需要提防飞剑的变化,所以他即便展现出可怕的力量,但其实始终悬着一线,不敢毫无保留的发力。

    而且不是厉末笑这种对手,也逼迫不出他体内所有的潜力。

    此时他已经确定厉末笑无法闪避自己的这一“刀”,分出胜负的关键只在于绝对力量的对冲,他自然毫无保留。

    厉末笑的眼睛变得一片血红。

    并非是因为愤怒,而是他体内的真元流动的太过剧烈,带动的气血超越了平时流动的极限。

    一声厉喝从厉末笑的口中炸响。

    接着便是无数声密集的金铁撞击声。

    一团团气劲不断的在厉末笑的身体周围炸开,他手中的短剑在极为局促的空间里击开了每一根朝着他袭去的细索,将这些细索全部斩开!

    炸开的气劲伴随着真元的碎片,如片片晶莹的微黄色羽毛在他周身飞舞,显得美丽至极。

    厉末笑的掌指之间尽是鲜血, 剧烈的痛楚如钢针袭刺在他的识海,只是他在发出那声厉喝之后,却紧紧的咬着牙齿,拼命忽略这种痛苦,将所有的感知集中向林意握着这根矛的手和林意的身体。

    林意的虎口也裂了。

    只是他的左手依旧很稳,他的身体也依旧很稳。

    厉末笑甚至感觉到了林意此时身体里涌动的欢呼雀跃的味道,甚至感觉到了一股更为恐怖的新力在生成,如同浪潮般从血肉经络之间涌出。

    这样的力量对撞,对林意根本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林意依旧能够很完美的发力,再斩出一剑,或者一刀。

    既然如此,那他便已经败了。

    “我败了。”

    他很干脆,不再强握手中的剑,他任凭手中的剑掉落在地,同时开口说道。

    他也不再强行收敛体内震荡不堪的真元,任凭那些真元如同散乱的潮水一般,沿着他的经络散往他身体各处。

    林意身体里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意无法抒发,他并没有马上停手,右手中的长剑依旧斩了出去,但是却未斩向厉末笑,只是斩向一侧空处。

    轰的一声。

    只是一柄斩向空气的剑,却是发出了一柄大锤锤击巨木般的狂暴声音。

    当这一剑的去势停止,林意缓缓收剑时,才有些歉然的看着唇角沁出些血丝的厉末笑点了点头。

    他知道厉末笑应该能够明白他这种收不住的感受。

    厉末笑颔首为礼,他轻轻的咳嗽起来,咳出些血沫,然后一股清风绕上他掉在地上的那柄小剑,那柄小剑悄然飞起,消失在他的袖间。

    “我真是没有想到。”

    厉末笑很平和的看着林意,道:“但你现在的确比我强。”

    他先前已经认过输,此时再说出这样一句,是阐述自己输得没有任何不满。只是对于他这样的天才修行者而言,能够做到这样真的很难。

    看着这样的厉末笑,齐珠玑的嘴角不自觉的牵动了一下。

    齐珠玑当然也是很骄傲的年轻才俊,只是面对这样的厉末笑,他还是感觉到了差距。

    一片喝彩声和鼓掌声突然从城墙上下爆发。

    厉末笑现在所说的这两句话并不响亮,城墙上下的许多铁策军军士都并未听清楚,但是对于这些喝彩的铁策军军士而言,他们看到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对决。

    无论是获胜的林意,还是输掉这场对决的厉末笑,在这场战斗里所表现出来的冷静和力量,都令他们好生敬佩。

    这样的喝彩声和鼓掌声对此时的厉末笑有着很不同寻常的意义。

    他看着那些铁策军军士,清晰的察觉这些人对于落败的他并无任何嘲弄和取笑之意,反而都是敬佩和赞叹。他的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失败还可以这样的光彩。

    他若有所思的凝立在这些铁策军军士的目光里,心中涌起很奇妙的感受,他开始思索所谓胜败的意义。

    “我想我的选择是对的。”

    他慢慢的微笑了起来,对着林意说道:“和你的每一次战斗,虽然充满想象不到,但对于我而言,却都像是修行途中一次天赐的全新契机,总是让我觉得我变成了一名新的修行者。”

    “有这么夸张吗?”

    林意看了一眼厉末笑,心中狐疑的暗中说道。

    (晚点还会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