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容意和厉末笑的面色骤变。

    他们也已经能够动用飞剑,然而和这柄剑的力量相比,他们的飞剑恐怕就像是淋洒到伞面上的雨滴,和这柄飞剑外围的真元力量一触,恐怕就会被弹飞出去。

    在进入这座城前,他们想着的是尽可能不要出手或者晚一些出手,然而现在,他们面临着的却是即便联手也未必能够战胜对方的境况。

    没有任何的迟疑,许多细碎的真元从容意的身上喷涌而出。

    红衣女子的脚步微顿。

    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她很意外。

    原本她觉得自己已经感知清楚了这个法阵的边界,然而现在,她是错的。

    她的感知里就像是出现了无数黏|滑而不透光的海草,不只是充满了她的身体四周,这些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气机,甚至迅速在街巷之中扩张,充斥到了她身后那名魔宗部属所在的院落。

    海草是柔软的事物,这些法阵的气机在她的感知里如同海草,便说明不算强大,但即便是善泳者在看到水中密集的海草时,都会产生莫名的恐惧。

    而对于她而言,她现在就像是已经在水中的泳者,已经落入了无数密集的海草之中。

    她和她飞剑连接的无数气息里,也被硬生生的填进了诸多的障碍,让她感觉分外的不畅快,甚至感觉自己飞剑的旋转都在变慢,最终会被这些柔软的海草缠住。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布置出这样的法阵,的确是很厉害的阵师。

    只是以她的修为境界,自然不可能害怕,她认真的看了一眼容意,觉得不能容许这名年轻的南朝阵师活着离开这座城,否则等到这名年轻的南朝阵师将来的修为越来越高,布置出的法阵便会越来越可怕。

    所以她决定先杀此人!

    她的左手也骤然张开,五指骤收骤放。

    一道磅礴的真元从她的手中涌出,然后化为数道巨浪般的劲气。

    狂暴的劲气朝着前方席卷过去,冲散了堵塞在她前方的所有水草。

    那道剧烈旋转着的飞剑得了更多的力量,骤然加快,朝着容意的眉间落去。

    容意身前的空气震荡不安,在绝对的力量碾压之下,容意觉得自己和自己那九柄剑如同汪洋中的一叶扁舟一样,随时都会被惊涛骇浪翻覆,他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力量,来面对这样的一道飞剑。

    就在这时,他的身前出现了林意的身影。

    林意如同盾牌一样,挡在了他的身前。

    容意很多时候都作为他的侍从存在,然而这一战,无论是他和白月露都十分清楚,容意的作用恐怕超过他们之中任何一人,所以他必须保证在自己倒下之前,容意都好好的站着。

    红衣女子的神色没有任何的改变,她没有改变剑路,她的眼中甚至根本没有林意的存在。

    魔宗大人的这些部众都是神秘而强大的怪物,但她十分清楚,这些最早跟着魔宗大人在盛产天铁的荒漠之中行走,被那些部落奉为神明的部众,他们是真正的一诺千金,说过的话绝对不可能是妄言。

    既然这名魔宗的部众说会和她一起出手,那便一定会出手。

    当她如此想时,那名头戴着竹笠的修行者开始动步。

    只是一步,他便跨过了那道院墙,动作随意自然得根本不像是动用了真元,然而他却微微抬起头,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悦。

    一些阴暗的力量从空中落下,从林意身前的惊涛骇然中穿过,竟似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林意的身体表面没有任何的变化,然而在他的感知里,却有无数细微的东西沁入了他的血肉之中,如苔藓一般在他的经络中生长出来。

    林意呼吸微顿。

    这是一种悄然而至的真元手段,这些如苔藓一般滋生的真元力量瞬间将他体内的经络堵塞了多处。

    真元无法通畅的流动,对于修行者而言便是灾难。

    此时那名魔宗的部属距离他至少还有数十丈的距离,这种手段的确已经足够令人敬畏,但是这种手段,对他却是行不通。

    他的双脚重重的踏在地上。

    他体内的气血猛烈的震荡起来。

    那些堵塞住他经络的真元,迅速在气血的冲刷下瓦解。

    气血和真元冲击,他的体内鲜血瞬间热了起来。

    嗤嗤嗤嗤,真元消解之后化为的许多细微气流急速的汇入他的丹田,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他的鲜血燃烧了起来。

    没有任何迟疑,也没有任何迟缓,他手中的剑朝着那道飞来的飞剑砸了下去。

    轰的一声,两剑之间如有雷鸣。

    林意无法和对方剑上这种力量抗衡,他的整个身体往后震退出去,但他的目光却是十分沉静,没有丝毫慌乱。

    因为此时,他感觉到了背后有一只手已经神了过来。

    白月露的手落在了他的背上。

    噗噗噗….

    一股股真元在她的掌指之间喷涌出来,如同一朵柔软的云朵,将林意倒退的身体托住。

    红衣女子的飞剑在空中剧烈的震荡起来。

    她这柄剑初时飞出时的剑光微红,在急剧旋转时变成微蓝,但在此时震荡时,却是变成淡淡的或青或黄的影迹。

    就在此时,另一道剑影破空而至,硬生生刺入这些青黄影迹之间。

    红衣女子一声闷哼。

    她心中有些恼怒,对身后那名魔宗的部属生出些不信任之感。她也明明感知到了对方体内真元的释放,然而为何对对方那些人根本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以至于这四人联手的力量,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而且这四名南朝的年轻修行者,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她腹部的伤口已经被牵动,体内的伤处有些崩裂,所以没有任何的迟疑,她迅速收回自己的飞剑。

    “去!”

    然而就在此时,白月露低喝了一声。

    随着她的这一声低喝,她落在林意背上原本温柔如水的真元骤然变得异常狂暴。

    联手对敌,最难得的便是心意相通。

    但林意此时却清晰的明了她的心意。

    一声狂暴的喝声从他的唇齿间喷薄而出。

    借着白月露这一下推送,他的整个人朝着那道已经回撤的飞剑弹了过去,手中的长刀化为了一道惊鸿,落在了那道飞剑上。

    当的一声震响。

    在数种色泽间变幻的飞剑激飞上天。

    噗!

    红衣女子面色苍白如血,她的手按向自己腹部伤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