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红衣女子口中喷血,头戴竹笠的魔宗部属顿时有些歉然,道:“抱歉。”

    当这两个字出口时,他的右脚抬起,再落下时已经在红衣女子的身侧。

    他身上的气息膨胀起来,就如同身体在急剧的变大。

    他的身前尽是破空声,随着他体内磅礴的真元喷发,无数透明的锋刃往前疾飞,笼罩了前方林意等所有人。

    “那人有些特殊,不惧我真元手段。”

    直到这时,他才对着红衣女子轻声又说了一句。

    红衣女子感知着他体内的真元喷涌,听着他的这句话,便知道这并非是这名魔宗部属的问题,而是他所说的那名年轻南朝修行者的问题。

    容意的身体剧烈的动荡起来,他的口中开始沁出鲜血。

    他位于林意等人身后,按理而言在此时对阵的最后方,然而这名魔宗部属体内的真元化为万千锋刃,他控制的法阵,却是首当其冲,先承其威。

    水草是柔软之物,即便他早就知道对方的真元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布置的只是这种你强便任你穿过,任你撕碎的法阵,然而每一根“水草”被切断时的微小气机变化,也都汇聚在那九柄剑上,而这最终九柄剑上的压力,依旧不断的传递到他的身上。

    此时他的体内,就如同有九条看不见的细索,在朝着九个不同的方向拉扯着他的身体。

    他不想自己的法阵就此崩溃,但每坚持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受伤就会越重。

    林意对于修行者体内的气血运行原本就比一般的修行者更为敏锐,此时感知着容意体内的气机变化,他毫不犹豫的再次往前行去。

    没有任何多余的花巧,他只是抬起自己的手臂,护住自己的脸面,然后挺直自己的身体,像一堵移动的墙一样,直接朝着前方飞来的万千锋刃撞了过去。

    噼哩啪啦一阵密集的爆响!

    这些几乎实质且蕴含着强大力量的锋刃被他身上的天辟宝衣所阻,无法刺入他的血肉,但却像一块块沉重的砖石砸在他的身上,然后爆开。

    他身上的外衣瞬间布满裂口。

    然而林意的面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并非不痛。

    这些锋刃冲击在他身上的痛感深入骨髓,只是他已经熟悉这种痛苦。

    一道道经过天辟宝衣分散的真元如细钉刺入他的身体,也迅速化解,化为气流冲入他的丹田,并未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伤。

    相反,和当初在南天院时叶清薇拍打他时一样,这种强大而坚韧的神念境的真元如此细密的冲击在他的身上,反而让他的血肉最深处都震颤了起来。

    他的身体里涌出更多丝热流,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肌肤滚烫了起来。

    “是因为他内里的那件衣物?”

    看着这样的画面,缓缓擦去嘴角血迹的红衣女子面色越加凝重。

    “和他那件衣物无关。”

    头戴竹笠的修行者摇了摇头,“那是南朝的天辟宝衣,并无那样惊人的功效,这是他本身的问题。”

    “怎么打?”

    在红衣女子和这名魔宗部属对话之时,在林意身后的厉末笑也轻声问了一句。

    他是真正的天才,只是他没有和这种级别的修行者战斗的经验,面对着这样的对手,他有着一种被束缚住了手脚,完全不知道自己何种手段能给对方造成伤害的感觉。

    “等着他们过来。”

    林意微讽的轻声道:“他这样的手段,我可以站在这里让他打一万年...以他们这样的修行者,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放过我们,一定会忍不住上前。”

    一万年当然是很夸张的形容,但是感知着林意身上的气息,厉末笑都可以确定,那些对于平常修行者而言是最为可怖的真元手段,对林意却是根本无效。

    “好!”

    厉末笑镇定下来,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对方不会在浪费这么多真元之后就此离开,虽然他也不知道近身之后就如何能和神念境的修行者战斗,但近身之后,至少自己的剑有机会落在对方的身上,这便足够。

    “伏在我背上能不能继续御阵?”

    与此同时,白月露转过头去,认真的问了容意一句。

    容意微怔,下意识点头。

    “那便伏我身上来。”白月露朝着他跨了一步,生怕容意不能理解,接着道:“我背着你。”

    在自己还能站立战斗的情形之下,哪怕是一名男子要背他,容意也会觉得很古怪,更何况是这样一名少女。

    看着白月露的背,看着她的秀发,看着她白生生的脖子,容意苍白的面容上迅速泛出一层红意,他紧张得结巴起来,“为...为什么?”

    “因为我可以让你没有那么容易被对方杀死。”

    白月露道:“就如在水中斗,他们始终有缠绕水草,而我们这边没有,你的法阵始终是限制他们的最有力手段。”

    她的语气之中蕴含着不容质疑的味道。

    容意不由得朝着她略微接近,但白月露的双手已经反抱了过来,将他的身体托起,负于背上。

    感受着少女身上那种和男子截然不同的气息,当对方背上温润的热力真实的传递过来时,容意的心中生出更大的羞怯,一时有些恍惚。

    对于此时的林意和厉末笑而言,战场上无男女,所以两人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此时的天地似乎安静了下来,厉末笑看着那名头戴竹笠的魔宗部属和红衣女子都没有马上动手,但是却都开始朝着他们缓缓走了过来。

    他便明白林意的猜测是对的。

    在这场两朝大战里,越是高阶的修行者,恐怕对他们身体里积蓄的真元越是珍视,因为这场战争,绝对不会很快就结束。

    也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道亮光。

    那是一双藏匿在竹笠下的阴暗里,却无比明亮的眼睛。

    那名头戴竹笠的魔宗部属,第一次认真的看了他一眼。

    哪怕这几名南朝年轻人十分难缠,但对于这名魔宗部属而言,主动权却依旧牢牢的掌握在他和蓝鬼的手里,要先杀谁,便只出自他的选择。

    难杀的杀不了,便先杀好杀的。

    在他看来,此时这四人之中,应该是厉末笑最容意杀些。

    一抹微风带着些阴暗的气息涌了过来。

    厉末笑突然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十分的困难,他的气管和肺叶里,似乎开始充满苔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