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细小的金属光芒刺入林意的颈间,带着的强大力量却使得林意就像是被斧子劈中一般,他颈部和脊骨之中发出嘶哑难听的响声,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歪向一侧,眼睛之中都瞬间一片血红。

    没有鲜血喷涌而出,在这种真元力量的压迫下,鲜血反而往血肉的内里喷射,瞬间在他的血肉和经络之中破开更多伤口。

    林意感到了强烈的眩晕,但最令他心悸的是,这颗细小的金属很自然的朝着鲜血流动的方向逆行,冲向他的心脉。

    白月露还在和红衣女子的那道飞剑纠缠。

    林意和这名魔宗部众的交手也只不过是一两个呼吸之间的事情,她的身上便已经多了四五道伤口。

    温热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衫,即便如此,在此之前她的面容都是极为平静,然而看着那道消隐在林意颈间的金属光芒,她的面容却是瞬间雪白,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逆鳞!”

    她有些惊慌失措的声音在林意昏沉的脑海之中响起,随即泛开一层寒意。

    逆流而上的金属小片顷刻间已经接近他的心脉,白月露这样的声音让他明白了这是什么,这种魔宗的诡异兵器在真元的冲击下,都反而会逆流更快。

    距离死亡只有刹那时光。

    魔宗部属跌坐在地,口中再次涌出一口鲜血,但是他看着林意的目光,却是欣赏之中带着一股同情。

    无论是在他的感知还是在他的想象里,那一片逆鳞瞬息之间就会让林意的心脉绽放为死亡的花朵,这名年轻而强大,让他都觉得惊艳的南朝修行者便会离开这世间。

    他平静而深邃的眼眸和如岩石雕刻般的面容,在此时和林意的双目血红相比,显得分外的强悍。

    然而他正准备看到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鲜血从林意的唇角不断的滑落,竟越来越变得滚烫,甚至冒起缕缕的白汽。

    林意歪倒的身体陡然站直,他痛苦的大叫一声,一步再次前踏的同时,所有人都感觉到他体内的血肉之中有股可怕的力量被硬生生的逼出来。

    这名魔宗部属的瞳孔骤然收缩,他感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越是真元冲击反而逆行速度会更快的逆鳞被无数细微的颗粒包裹,就像是无数颗铅丸砸了上去。

    这片逆鳞竟然“浮”了起来,不再朝着林意的心脉而行,反而一寸寸从林意的血脉之中退了出来。

    这是他从未遇到过,也不可想象的事情。

    魔宗大人赐予的这种逆鳞不只是拥有圣阶的符文手段,而且材质也是极为特殊,在他之前所遭遇的所有对手里,哪怕是真元修为超过他的存在,都不可能将这种东西从体内逼出。

    这种强烈的震撼,甚至使得他的整个身体都动摇了起来。

    林意从死亡的边缘走回。

    他的体内没有真元的存在,唯有强大的鲜血,唯有溶于他气血之中的丹汞。

    当奔流的鲜血和丹汞朝着这片逆鳞不断的冲刷,这片细微之物的符文和元气被彻底覆盖,填满,渐渐失去生命,化为顽石一般的死物。

    噗的一声。

    就如一颗细小的石子从他的颈间伤口弹出。

    这片逆鳞被他从身体里硬生生的逼了出来,带起一蓬血雾!

    魔宗部属的身体猛烈的晃动着,就在此时,一道厉杀的剑光从他侧面而起,发出剧烈的啸鸣,朝着他的后脑落去。

    红衣女子的瞳孔也剧烈的收缩起来。

    她也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月露,她根本无法想象,这名少女和自己相斗时,每次都是差之毫厘便会被自己杀死,然而竟然还能分心飞出这样一柄飞剑,接近那名魔宗部属。

    感受着这剑的狠厉杀意,她也不顾自己腹部的那道伤口,一声厉啸之中,她体内的真元大量涌出,原本就在白月露和容意身外飞绕的飞剑抖出数十道剑影,组成了一道牢笼,将白月露和容意的身影彻底罩落其中。

    这名魔宗部属的心神剧烈震动着,面对这道骤然出现的飞剑,他来不及思索,伸出右手便拍了过去。

    容意的意志在此时有些动摇,他并不担心自己的生死,但是此刻他觉得白月露即便杀得死这名魔宗部众,她也会被那名红衣女子的飞剑杀死。

    林意已无生命之忧,在此时,他觉得最危险的便是白月露,所以他顺从了自己的心意。

    街巷之中响起九声轰鸣,就如同九根巨柱在崩塌。

    和他气机相连的那九柄剑一起以他为中心收回,无数道元气前赴后继的朝着红衣女子的飞剑缠去。

    只是厉末笑并不和他一般想。

    就在这名魔宗部众发光的掌指和白月露那道飞剑接触的一刹那,他咬牙,无比悍勇的一拳轰在自己的胸口。

    噗!

    他连吐数口血,吐出的全部都是紫黑的血块。

    这名魔宗部属的身体由内而外的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他掌指之间的光芒黯淡而颤抖。

    狠厉的飞剑从他的手掌穿过,带着四溢的剑气,他的五根手指如被切断的萝卜,落地有声。

    他的身体微僵,并非是因为他这只手掌五指皆断,而是因为一道狂暴的剑光已经到了他身前。

    林意感受到了身后容意的选择,他相信有着容意的拼命,以白月露的力量,至少不会在这一刹那被那名红衣女子杀死。

    所以他也并未去管那道飞剑,他双手持剑,暴烈的捅向这名魔宗部属的腹部。

    砰的一声闷响。

    这名魔宗部属那只看似残疾的右手拍在他的剑身上,犹如铁锤。

    林意整个人都立足不稳,颈上的鲜血如瀑布一般流淌出来,但是他一声厉喝,却是凶悍的将整个身体都压了上去。

    他的胸膛和剑柄相撞,剑光继续暴烈向前!

    噗嗤一声。

    剑尖刺穿了这名魔宗部属的腹部,继续深入。

    林意体内气血激荡,胸口更是烦闷无比,但此时却感到剑身上骤然一轻,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将整柄剑在对方的身体里绞动起来!

    这名魔宗部属感知到自己体内的脏器在这柄剑的搅动下瞬间变成了一团破碎的烂物,他第一次真切的感到了死亡来临时的大恐怖,嘴角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苦笑。

    直到此时,体内的力量随着生机的消失而急速消散,他都觉得自己死在这样的几名年轻修行者手中,是难以理喻的事情。

    红衣女子也感到了恐惧。

    她的飞剑暴躁的震颤和扭动着,将整个法阵力量彻底撕碎。

    容意的九柄剑颓然的从空中掉落。

    白月露的身影如鬼魅般移动,与此同时,她伸手扬起,数根飞针落在朝着她追来的飞剑上。

    叮叮叮数声。

    数根飞针被尽数击溃。

    飞剑落向她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