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找我?”

    洛水城的城墙上,看似无聊的晒着太阳都快要睡着的沈鲲睁开了眼,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林意,然后笑了笑。

    林意很干脆的在沈鲲对面坐了下来,“我们需要谈一谈。”

    这短短数日间,沈鲲已经充分见识了林意连铁公鸡身上都可以拔下一层毛的手段,听着林意这句话,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铁策军当然不够强。”

    林意认真的看着沈鲲,道:“就以北魏的精锐军队金燕为例,每一名北魏金燕军军士都配备一对机括臂弩,这种机括臂弩就算你用刀用剑时也可以激发,机括的引绳就用一个铜环套在小手指上。除此之外,重铠的比例是一层,每十名金燕军军士之中就有一名重铠军士,其余则全部都是金燕轻铠。还有每十名金燕军军士之中就有三名强弓手,每一名金燕军军士用的都是天淬刀,一般的玄铁刀剑经不住这种刀砍....而金燕军也只能算是北魏边军精锐军队中一般的,至于那最为顶尖的十余支,几乎每一名军士身上所带的各种武器和军械都让他们可以拥有单独和黄芽境的修士战斗的能力。”

    沈鲲认真的听着,这些时日林意除了自己修行之外,所有想的和做的,都是为了提升铁策军的战力,此时这些话语当然不令他意外。

    “关键在于,你到底怎么想。”

    沈鲲收敛了笑意,也认真的看着林意问道:“关键在于,你想让铁策军变成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都是聪明人,便很容易开门见山。

    “三千人太少,按照边军的经验,一比五以上的战斗,便根本不用打了。”林意沉吟道:“北魏的边军主力,一般都是五六万人行走...哪怕是数十万大军压阵,局部的战役也都是数万到十余万的交锋,所以我想的铁策军的规模至少要到一万五千人左右。若是能到一万五千人左右,便能有和北魏边军大部硬抗的可能。”

    沈鲲之前从未随军,但他毕竟和很多军队打过交道,尤其是那些真正能够代表王朝战力的边军。

    所以他很能理解林意所说的这些。

    当军队的人数差异太过悬殊,便是再厉害的精锐军队都没有用处,因为数千人的军队所能拥有的军械和大刑军械的数量,根本无法和数万人的军队相比。

    那种军械数量上的压制,哪怕是最简单的投矛、射箭,便很无解。

    更不用说数万人建制的边军自然是真元重铠、重骑、大型军械等配备极为合理。

    “一万五千人,哪怕达到你说的北魏金燕军水准,恐怕到北魏和我朝的战争结束,你都养不出来。”沈鲲看着林意,摇了摇头,“光是甲衣、箭矢等消耗,便是一个宁州都养不起。”

    “马帮和马贼是怎么养的?”林意问道。

    沈鲲愣了愣。

    很多时候,马帮和马贼的确没有太大区别,在许多边境穿梭的马帮,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便是收敛一些的马贼。这些年北魏和南朝都很强盛,军队对于各州县都有约束力,许多大股的马贼都被杀干净了,而没杀干净的,要么被地方上的门阀收编为私军,要么就是再也不敢引起军队的注意,不敢劫掠,而是改行运送暴利的货物,摇身一变变成了马帮。

    在前朝末年,有些马帮和马贼的数量甚至都有数万,那些知道收敛的马贼头子俨然便是边境线上的王。

    “马贼当然是靠抢,以战养战,这法子没法用在铁策军,你的铁策军首先不强,接下来若是所料不差,去支援边军,遭遇的也都是北魏的边军,恐怕一两场大战就被打完了,不可能越打越多。”沈鲲摇了摇头,先说了这几句。

    林意点头,“除非每战都是大胜,最好全歼对手,那对方的军械便全部收为囊中,越打越强,但大马贼吃小马贼还有可能,边军之间,不太可能。”

    “而且马贼完全来去自如,但你的铁策军又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你还必须听上方军令,你又不能想让铁策军去哪里就去哪里,光挑软鸡蛋捏。”沈鲲淡淡的笑了笑,“至于马帮养人,靠的当然是通贸,比如说你们建康城里人根本连喝都不要喝的茶叶梗子,混杂点粗制滥造的粗茶,运送到党项,却是极受欢迎。价格比建康城里的精茶还要高,这几乎是一本万利。这些你应该都清楚,但其中有些获利最大的你可能并不清楚,获利最大的,其实往往都是犯禁的东西,比如我南朝出产的一些灵药,出产的一些炼制的玄铁精钢,这些不属于通贸之列,按我南朝律法,是任何人不能外运,更不能卖给北魏的。这些有违律法的,马帮能做,因为马帮大多时也都行走在我朝边境之外,但我南朝的门阀和军队不能做。”

    林意明白沈鲲这些话的意思。

    纸包不住火,这种事情连一些门阀都不敢做,便是因为总有走漏消息让人发觉的可能,一被发觉,一道圣旨下来,便是吃不了兜着走。

    只是林意想的原本就不是这些。

    而且马帮的赚钱都在路上,即便运送那些犯禁的东西,每趟都能获取惊人的利益,但来得太慢,而且大多都消耗在了路上和这些马帮中人身上。

    “马帮和马贼其实都是以战养战,而且最关键的是不需要像铁策军一样听上峰的调度,可以极为自由的想去哪去哪,在铁策军无法自由行走,无法自由选择自己的对手,想打哪个就打哪个的前提下,我的设想是不可能完成的,能将这三千铁策军实力提升一些都很难,更不要说一万五千左右的铁策军可以堪比最精锐的边军。”林意想了想,道:“所以最关键在于,我必须要先帮我这支铁策军赢得这样的权力。”

    沈鲲呆了片刻,由衷道:“你真敢想。”

    “能想出办法才有实现的可能。”林意看着沈鲲,道:“其次,我想到了党项的火器,我在战场上见过党项的赤罗丸。”

    沈鲲的神情微凝,此次他没有发愣,他隐约猜出了林意的意思。

    “若是按正常军队的配备来走,那我想你说的没错,就算我是一州刺史,也不可能养得出我想要的那种铁策军,而且即便都是重骑重铠,强大的箭军和足够数量的修行者...对上那种同等的精锐军队,也是胜负难料,而且我南朝和北魏的那种最精锐军队,都是皇帝养着的,打完了还有,但我们没有。”

    林意看着沈鲲,接着轻声道:“所以就和有些修行者出奇一样,我便想着不要用正常的手段,来让铁策军像正常的军队。你之前对党项和吐谷浑,甚至更远的地方都很熟悉,我便想着你有没有可能,能够给我弄来一些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都不熟悉的独特军械。”

    (明天三更,老爸住院了,女儿上学放学需要早起接送,所以会比较麻烦,昨晚几乎一夜没睡,所以太累,今天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