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漠地密宗的圣药?”

    看着这名魔宗部众头顶上那些奇怪的戒印,看着他身体血肉无比坚韧如岩石的样子,跟在白月露和林意之后朝着来时的路离开的厉末笑心中充满了难言的感慨。

    北魏一些漠地的气候极为恶劣,人烟稀少,但是盛产天铁和陨晶,那些行走其中的苦行僧虽然修行艰苦,但实则一度是那些漠地的统治者,这些苦行僧借由那些区域产出的独特之物,换取了大量的修行资源,并在过往的数百年里,也摸索出了一些迥异于常人的修行手段。

    所有正宗的密宗子弟,在受戒之后的三年里,便会不断的得到秘药涂抹全身,这些秘药不仅可以祛除一些他们身体今后的痛感,最为关键的是,可以让他们拥有比正常修行者更为强大的血肉之躯。

    今日这名苦行僧在这里遇到了林意这样比他身体还要强大的怪物,而且不惧他的真元手段,所以诸多手段无从发挥便被他们杀死。

    只是这些密宗子弟有着严苛的信仰加持,能够令他们臣服,魔宗这人的可怕程度便不难想象。

    “这是月加石窟密宗的令符,这人出身自漠地最古老也是最具有统治力的密宗。”白月露将一片乌木制成的,有着月落荒漠刻画的令符递到林意面前,但她的目光却是长久的停留在另外一片令符上。

    另外一片令符是一片墨绿色三角形的令符,表面空无一字,但却有许多天火灼烧形成的自然凹陷,一条细细的刻痕贯穿其中,绘制出了一条细蛇。

    这是用天然陨晶制成的令符,在此之前,她也没有见过。

    “这令符我也不知道代表着什么,但是在很多地方,令符便代表身份。譬如在北魏漠地,这种月加石窟密宗的令符便很有用,很多人都会认为你和月加石窟密宗有着很深的联系。”

    她也不纠结,示意林意将这两片令符先行收起。

    原本这两片令符作为战利品而言,若是能够传递到元燕的手中,恐怕便会真的很有用,但她此时既然决定将自己作为铁策军的寻常一员,这种东西自然要交给林意处置。

    ......

    林意的心中并未觉得这种令符有多重要,他顺手接了过来,塞入袖子里。

    他的袖子上也有多道裂口,这让白月露甚至皱了皱眉头,担心这两片令符出不了城便已经掉了。

    林意的注意点的确不在这些外物上。

    和生死相比,所有后来有可能的利益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城中一些建筑物的火势燃得更猛烈了一些,有许多灰烬飘了过来,在他眼前飘落。

    这些灰烬或黑或灰白,但落在他的眼中,却是一片血红。

    他眼睛里的许多细微的血管也在方才的战斗里爆开了,所以他此时看东西并没有平时清楚,都蒙着一层厚厚的血意。

    一切都是红色的。

    只是随着接近来时的城墙,他所见的蒙着红色的空气里,却出现了一点淡淡的灰意。

    并不是灰烬,而是一些无形之物。

    就像是有人用笔蘸着灰墨,在空气里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但更令他觉得诡异的是,这些灰意似近似远,令他根本感知不清和自己相距的距离。

    他的身体里有寒意不断涌起。

    在容意都没有感到什么异常的这个时候,他敏锐的反应过来,自己一开始想要寻找的那名大阵师出现了。

    这名大阵师已经做了些布置,等待着和自己这些人的相逢。

    若是在平时,他恐怕不会有惧意,甚至反而会兴奋。

    然而此时,他们四人都已经伤得很重,恐怕根本无法和这样的对手为敌。

    当他的脚步停顿下来时,和他一起走着的三人也开始意识到是什么问题。

    容意开始感受到前方传来的诡异气息波动,感受着其中一些只有在他的老师九宫真人布置的法阵之中才有可能出现的气息,他原本已经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他并不恐惧,只是很难过。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样的伤势之下,面对这种级别的对手,恐怕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走不掉,那就战?”

    林意的眉梢渐渐挑起,他心中的寒意被血液和骨髓之中涌起的灼热气息逼退,他转头看了白月露一眼,问道。

    白月露很平静,很冷漠的点了点头。

    如果说战死在这里是她的命运,那她就迎接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带来的命运。

    林意的身体越来越热,灼热的鲜血冲通了阻塞,消融了淤血,他眼前变得明亮和清晰了些。

    那些因为色彩映衬而出现在他视线里的灰意开始变得很淡,然而突然之间,有雨水落了下来。

    天空里的光线明媚,连一片雨云都没有,但一道道晶莹的雨线,却是已经从天空之中坠了下来。

    雨水瞬间打湿他们的衣衫,将他们衣衫上的血迹冲淡。

    雨水里没有任何锐意,但是这雨水本身却很冷,冷得好像寒冬腊月里的雨水。

    冰冷的雨水冲刷着林意滚烫的身体,林意的身上渐渐冒起白色的雾气。

    一道显得很疲惫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眼前那条街巷的尽头。

    这道身影正处在雨落和阳光的边缘。

    一条条雨线在他的面前垂下,如同珠帘,但是他却沐浴在阳光里,没有一滴雨水掉落在他的身上。

    这是一种充满着神性的画面,只是这人却并未装神弄鬼,让自己显得更像传说中的神明,他的说话很有人间的烟火气。

    他只是用一种疲惫的语气,缓缓的说道:“魔宗大人从天铁漠地走出来时,一共也只剩下了二十三名部众,这些部众在他的眼里,甚至比他后来收的那些亲传弟子还要重要。这些年下来,他插手了世间的这么多事情,也只死了一名部众,但是在这里,却反而被你们四个年轻人杀了一个。既然你们没有被我的法阵杀死,便应该逃得远远的,为什么还要来趟这样的浑水?我只是想好好睡上一觉,真的有这么难么。”

    “你就是萧东煌?”

    厉末笑的声音突然响起。

    他抑制住自己的咳嗽,目光死死的盯着这名显得很疲惫的修行者的面目,“原来你自己就是这支军中的大阵师。”

    萧东煌缓缓的抬起头,明亮的天光更加清晰的照耀出他的面部轮廓,对于这座城和前方四名年轻的修行者而言,他此时应该是胜利者的姿态,然而他此时面上的神色却是说不出的萧索,阳光可以清晰的照射出他眼角的皱纹和鬓角发丝里的根根白发。

    “迁怒于人有意思吗?”

    林意冰冷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他看着萧东煌先问了这样一句,然后冷漠的说道:“想要好好睡一觉有什么难,我现在只想让你永远睡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