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萧东煌明白林意这些话的所有意思,包括林意那句“迁怒于人有意思吗?”,他并未因此动怒,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林意,道:“你们太过年轻,不能理解什么是比死亡还要痛苦的绝望。”

    “你们都是皇位上那人的子民,对于我而言,便都是敌人。”

    在林意开口之前,萧东煌便已经接着说了下去,“对于敌人,用再冷酷的手段,都是应当的。”

    这样的交谈并没有继续,因为双方都已经出手了。

    萧东煌身前的衣襟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锋利的裂口。

    白月露的飞剑不知何时穿过重重的雨幕,到了他的身前。

    只是萧东煌连躲避这一剑的心思都没有。

    他裂开的衣衫内里,出现了一抹内敛的乌光。

    那是一件很奇特的软甲,看上去像是轻薄的皮质,但是剑气冲击上去,乌黑的表面却是游离出许多金色的符线,许多金光沿着符线,如同一个个细小的蝌蚪一般朝着软甲的其余地方游去。

    “六丁金甲。”

    白月露看着这些金光,她的面色变得更为凝重,声音微寒的轻声道:“神念境的飞剑都不可破之。”

    在她的声音响起之时,她和林意等人周围的雨线里,已经响起了两道凄厉的啸鸣声。

    两道飞剑在雨线之中穿梭,溅起朵朵的水花,但令人心悸的是,飞剑和这些雨滴相撞,非但没有因此减速,反而是从雨滴中获取了一些力量一般,越来越快。

    这两道飞剑一银一红,都是无柄的轻薄小剑,但剑身上并未散发神念境的味道。

    林意的眉头瞬间深锁。

    萧东煌并不想自己直接出手,只是让自己的部下消磨他们的力量的话,他们便更无逃脱或是获胜的可能。

    “银蛇!”

    看着那两道还在雨线之中蓄势的飞剑,他毫不犹豫的厉喝了一声,伸出了手。

    容意的眼睛骤然发亮,他以最快的速度从背后抽出了那根银色的短矛,递到林意手中。

    两人之前在洛水城里一起修行过很久的时间,此时一个递,一个接,动作便极为流畅。

    在这根短矛落在林意的手中时,林意已经做好了投掷的一切准备。

    银色短矛破空飞出,一声爆鸣般的破空声响起,接着便是更多凄厉的破空声。

    这一根银色短矛变成了许多紊乱飞舞的银光,并没有飞向那两柄飞剑,而是飞向雨幕后方的一处,林意感知到那两名剑师的置身所在。

    “惊雷!”

    毫无停留,在投出这根银色短矛的刹那,林意便已经发出了第二声厉喝。

    容意有些手忙脚乱,但还是及时将林意所需的第二根短矛递到了他的手中。

    空气里嗡的一声轰响,这第二柄短矛在飞出去的刹那,整个天空里就像是有什么庞大的东西在飞速移动。

    “浮光!”

    林意依旧没有去看投出的第二根矛,他喝出了第三个名字。

    ……

    萧东煌座下的两名剑师被紊乱飞舞的银光从雨帘之中被逼了出来。

    感知着这些银光边缘的锋利,这两名剑师心中都十分明白,这根短矛散开形成的这种银色锁链比军中的抛索可怕无数倍,断然不能让任何一道银光落在身上。

    两名剑师的面容都变得极为肃冷,嗤的一声裂响,随着其中一人伸指凌空点去,那道红色的飞剑急剧的掠回,瞬间和数道银光相撞。

    一柄轻薄的小剑却展现出强大的力量,在银光的抽打之中依旧保持着稳定,然后将这些银光往上顶去。

    雨帘之中绽放出许多道火花,这些银光被这柄小剑顶起,从两名剑师的头顶飞过。

    然而就在此时,第二根矛已经到了。

    那柄银色小剑没有收回,这名飞剑的主人微眯着眼睛,伸手抽出了腰间配着的一柄长剑。

    随着一声暴喝,他这柄长剑如夹带着风雷斩了出去,精准无误的正中这第二柄短矛。

    他直觉可以抗衡这一根短矛的力量,然而当他的剑和这柄短矛相接的一刹那,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在短矛上炸响。

    这名修行者一声闷哼,耳中被震出血来。

    他真的犹如直接劈中了一团惊雷,整个身体剧烈的摇晃起来。

    就在这时,林意的第三根矛已经飞来。

    那道红色飞剑的主人双唇紧抿成线,急将飞剑招来。

    嗤的一声。

    红色飞剑刺中了第三根飞矛,然而却是直接穿透而过。

    这两名剑师同时骇然大叫起来。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感知和判断错误,便意味着死亡。

    那名身体还在剧烈摇晃着的剑师的胸口和背后涌出一团血花,第三根飞矛的真身将他的血肉之躯轻易洞穿,携带着的力量将这名剑师的身体往后推到,然后狠狠砸在身后地上。

    ……

    厉末笑看着这名剑师的死去,身体里也不由得泛起寒意。

    他知道林意有九根矛,但是没有想到这些矛在他的手中有着这样的威力。

    看着那名被杀死的剑师,林意和容意的眼中也充满了感慨。

    南天院的这九根矛都非常物,在洛水城里,他们分别给这九根矛都取了名字,而且想过一些战斗的方法,现在果然奏效。

    在对方不明白他们手中这些矛到底各有什么功效的情况下,杀死一名剑师都显得如此简单。

    只是这些矛杀死神念境以下的修行者会轻松,但面对神念境的修行者,却不可能如此轻易奏效。

    而他们此时要面对的萧东煌,依旧是神念境的修行者。

    雨线骤停。

    阳光落下。

    萧东煌的身影没有了雨线的阻隔,清晰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和方才冰冷的雨滴相比,此时的阳光很温暖,但林意等人反而觉得身上越来越寒冷。

    “我没有想到你会有这样的手段,这是我的疏忽。”

    萧东煌的目光极为冰寒的落在他们的身上,“但你们因此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我会让你们死得更加痛苦。”

    当他这句话出口的刹那,白月露便已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她的飞剑正悄然朝着那道红色飞剑的主人行去,在那名剑师因为身侧同伴的死亡而心神震荡之时,她这样的一剑很有可能收割这名剑师的生命,然而就在她这柄飞剑之前,出现了一道琉璃般的光泽。

    萧东煌的右手在衣袖之中虚握,那道琉璃般的光泽表面生出许多尖利的凸起,撞在了她这道飞剑上。

    根本无法抵御,她的飞剑瞬间失控,颓然旋转飞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