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七十三章 大约在冬季(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453603.html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还是不太可能。”

    沈鲲专心的听完了林意的那些话,然后依旧摇了摇头,“数量还是太大...你说的那些特殊军械,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不熟的,有可能出奇制胜的,若是接下来南広王不再找我麻烦,我的确能够给你弄来一些,但也只是一些。哪怕只是三千铁策军正常战斗消耗,这种消耗实在太大,而且这些东西在党项和吐谷浑也不是正常手段能够得到的,若是这种东西在南朝和北魏交战的战场上大量出现,党项和吐谷浑的那些王侯也不可能假装看不到。这甚至不是钱财的问题,那些有能力从党项和吐谷浑的特别工坊掏出这些东西的权贵,也会考虑自己有没有命来赚这种钱财,这终究是见不得光的生意,就如我南朝有些真元重铠会被偷运到北魏一样,那种数量毕竟极少。”

    “所以这种想法还是不太能行得通,除非能够直接获得党项或是吐谷浑王族的首肯。”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取悦党项或是吐谷浑王族,获取他们的默许,有可能吗?”

    “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你给出他们难以拒绝的利益,还有一种就是要么你救过他们的命。”沈鲲哑然失笑,“党项和吐谷浑的人比较粗蛮直接,只是哪怕边境上的所有马帮都听我统御,我也给不了他们难以拒绝的利益,除非运气太好,他们突然落难,我又正好救了他们的命。所以对于你的这种想法,我只能做个纯粹的中间人,有这样的机会出现,我能让你和他们谈一谈。”

    “这些太遥远。”林意深吸了一口气,道:“看来只能先设法让铁策军变成那种可以不用听从上峰调度的军队。”

    “这种难度和获得党项和吐谷浑王族的支持也差不多吧?”

    沈鲲忍不住笑了起来,“皇帝老子出粮饷不是用来养你的私军,你想指挥军队去哪就去哪,想打谁打谁,哪里有这样的先例,更何况兵部也需要铁策军这样帮人擦屁股的军队。”

    “难是难一些,但未必完全没有办法。”林意却似乎并不这样觉得。

    “那你便可以试试看。”

    沈鲲并不和林意争辩,朝堂上的事情并非是他所长,而且他知道自己只需给林意提供一些建议,他接下来认真的想了想,道:“不过你觉得那都不算难,那两条路都可以试着走一走,要想在箭矢或是奇特火器等大规模消耗性的军械上入手不太可能,那我便觉得,有时候战力并非纯粹取决于这些杀伤性的军械。”

    “什么意思?”林意微微一怔。

    “前朝早年有一支马贼是北魏的流民组成,专在边境山林地带活动,曾是党项的大患,那支马贼叫做甲马军,其实他们根本不太擅长战斗,只有两项特长,一是他们跑得快,打不过就跑,很难有军队可以堵住他们。还有一项是他们里面有个军师其实是以前南朝的一个道人,那个道人是个很稀松平常的修行者,南朝边境上一个破落小道观出身,加入那批马贼之前只是帮人练些丹药为生,后来那批马贼其实也将大部分劫掠到的钱财都换了银、铅、汞。那道人用银、铅、汞炼制的金汤丹,其实也就是现在北魏和我们都有的重汞丹,估计现在北魏和我朝的丹方还有改进,用不了多少银。”

    林意听得很认真,而且他各种杂记也看得多,听到此处,他心中一动,忍不住插嘴道:“所以其实那批马贼是消耗了大量钱财,花在了这种重汞丹上,若是遇到厉害修行者追击,他们就大量使用这种重汞丹,这样修行者也奈何不了他们。”

    “不错。”沈鲲笑了笑,“那批马贼遇到打不过的就逃,遇到有厉害修行者,他们就大量用这种重汞丹,重汞丹的丹粉能够阻止真元的穿透,能够大量消耗修行者的真元。在到处都是这样丹粉的地方,修行者很难持续战斗。军队和修行者都奈何不了他们,这批马贼当年才横行了几十年,让党项一直极其头疼,直到后来这批马贼自己分赃不均内变才消失。至于他们打不过就跑,跑又跑得特别快,其实是他们的腿上都按了一种叫做神行甲马的东西,名字玄乎,但实际上只是一种弹钢所制的弹力翘,能够让他们跑得快,又省力。他们在党项的山区行走,骑军又无法在山区追击他们,寻常的军队自然追赶不上。”

    “这东西说来也不难,现在很多重铠,尤其是很多真元重铠的足铠便应该比他们的这种神行甲马更为精巧。”林意沉吟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不需要任何地方都比别人强,只要有一两处特别之处,使用得当,便或许能够致胜了。”

    沈鲲笑道:“说起来的确不难,只是就如现在,哪怕南朝有些将领觉得这种神行甲马有可取之处,但要让有能力炼制的工坊大规模帮你炼制,或许工坊又不愿意干,而且上方官员也不一定会让你这么做。”

    林意点了点头,“按照朝中那些官员的做派,像马贼学,学着用马贼的手段去打马贼...许多官员便会觉得折了自己的威风,便会觉得正规的边军连这样的马贼都对付不了,领着那么多粮饷,装备那么多精良的军械是干什么吃的,还要特别去开一处工坊再学马贼的东西?而且很多官员的想法也不能说是浅薄,他们会想,我这些精锐边军又不是专门对付那批马贼的,主要的敌人还是北方的边军,那些花了大力气做出来的东西,到时对付北魏军队又没有用了,那不是浪费?而且说不定把这支边军弄得四不像。”

    “这些官员的心理你揣摩得透彻,比我了解。”沈鲲修炼了笑意,认真道:“按你的预计,你统御的这支铁策军要是被调到北边,大致在什么时候?”

    林意此时还不知道沈鲲这句话的真正用意,他认真的想了想。

    按齐珠玑所说,似乎兵部最近暂时把这支铁策军遗忘了一般,上面十分平静,所以如此来看,应该便是他给陈宝菀写的信起到了作用。

    那便很有可能赢得了数月的时间。

    “若是没有多少意外,可能会到冬季。”他看着沈鲲说道。

    沈鲲若有所思的道:“北边那些州郡比建康和这里冷太多,会下很大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