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来而不往非礼也。

    萧东煌看了白月露一眼。

    一道晶莹的剑光从他左手衣袖中飞出,朝着白月露落去。

    这一剑堂堂正正,并没有多少花巧,但在所有人的感知里,却比先前那名红衣女子的飞剑更为可怕。

    这种可怕来自于真元修为的差异。

    虽然同属于神念境,但萧东煌的真元修为在那名红衣少女之上,而且他只是疲惫,却没有受伤,他在调用自己真元之时,并无任何的顾忌。

    此时这道剑光里,还蕴含着他的愤怒。

    像他和魔宗这样的人,身边最为亲近的部众便不可能太多,能够经历无数风雨追随在他们身边的人,便是真正的手足。

    这一剑落来,在所有人的感知里,就像是一条愤怒的大河砸了下来。

    没有丝毫的犹豫,林意一步挡在了白月露的身前。

    砰的一声巨响。

    他手中握着的剑脱手飞出,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往后震退出去。

    一口逆血涌至喉间,林意的目光和感知依旧死死的盯着萧东煌的这道飞剑。

    这道飞剑只是弹飞出去数尺,但并未失控,随着剧烈的震荡,它将驳杂的力量从剑身上震荡了出去,然后剑身之中充满了更强大的力量。

    感知着这柄飞剑的力量,厉末笑的口中也泛起难言的苦意。

    “要死一起死。”他寒声说道。

    林意点了点头。

    他决定在下一刻锁死这柄飞剑,哪怕是用自己的身体。

    只要自己能够锁死这柄飞剑,他们其余三人拼命,或许便有可能以命换命,杀死萧东煌。

    然而也就在此时,就在他们左侧的街巷一头,却是出现了一名青衫修行者。

    嗤的一声,那道晶莹的飞剑急剧的掠回,悬浮在萧东煌的身前。

    萧东煌微眯着眼睛,确定自己并未看错,冷笑起来,道:“你居然会在这里。”

    “陈家军师。”

    白月露只是看了一眼那人的面目,便认出了来人是谁,她也很意外。

    “是陈尽如?”

    林意看着那名身穿青衫的修行者,心中也生出些怪异的感受,因为在此之前,他和白月露一度将陈家这名军师看成是他们的敌人。

    “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是继九宫真人之后,天下最强的阵师。”

    陈尽如的目光扫过林意等人,只是他的面色却始终平静,“就按你在这里布的这个雷阵,现在无论南北,应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你之上。”

    萧东煌冷笑了起来,道:“就算是当年的九宫真人,也没有我强。”

    这个时候他的目光才真正的落在了容意的身上,他有些不屑的说道:“你应该便是九宫真人的弟子,所以你们才能在我那个法阵中及时逃出来。”

    “只可惜你暴露得太快。”陈尽如看着自傲冷笑的他,说道。

    “你想杀我?”萧东煌皱了皱眉头,突然笑了起来,道:“我倒是也想杀了你,你死了,陈家应该就像掉了一条腿。”

    陈尽如的眉头微微蹙起,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比喻,只是他的语气依旧很平和,“那大家都可以试试。”

    林意和厉末笑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不只是因为陡然来了强援,他们活命的几率大增,还有一点原因,是这个世上绝大多数修行者都难得有机会身临其境的旁观神念境修行者的搏命。

    更何况这两人应该也不是那种普通的神念境修行者。

    陈尽如首先动步。

    他向着萧东煌所在走了一步,整个身影便瞬间消失。

    白月露的呼吸骤顿,她心中生出震撼的情绪。

    她的身份特殊,所以她见过的神念境的修行者远比林意等人要多得多。

    但陈家的这名军师在她所有见过的神念境修行者之中,并非是真元力量最为强大和坚韧的一位,却是最快的一位。

    快得超过感知,便是无迹可寻。

    林意忍不住苦笑起来。

    以他们此时的力量和境界,面对神念境之中的强者,果然是很难有还手之力。此时他越发清晰的意识到,就如白月露一开始时所说,容意反而是他们联手对抗神念境修行者的最重要一环。

    只有在容意的法阵能够削减对方的一部分力量时,他们才有一拼的机会。

    萧东煌脸上的自傲神色顷刻消失。

    谁都知道陈家有名厉害的军师,但在此之前,陈尽如却几乎没有出手过,原本在他看来,这种殚精极虑去计算的谋士在缺少战斗经验的情况下,即便是修行到了神念境,很有可能也是因为陈家惊人的资源,一些灵药堆积起来而已。

    然而气势这种东西,是灵药堆积不起来的。

    此时令林意等人震撼的是陈尽如的速度,但是令他所震撼的,却是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气势。

    唯有真元手段运用到极致,意志又坚定到极致,才有可能拥有这样可怕的速度和气势。

    萧东煌往后暴退!

    在瞬间往后暴退十余丈的同时,他的双手连弹,一些如彩豆般的晶石从他的双手之中不断的飞出,洒落在他的四周。

    陈尽如的身影出现在了林意等人的感知里。

    因为他慢了下来。

    那些彩豆般的晶石在空中缓缓的洒落,但萧东煌体内迸发出来的真元已经通过这些晶石连成了符线。

    他身体的周围,出现了一些晶莹的光华。

    就和一开始萧东煌击飞白月露那道飞剑的力量一样,这些晶莹的光华就像是水晶,但表面却在变化,生出尖刺。

    陈尽如的眉头微皱。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黑色的短剑。

    这柄短剑的剑尖是平的,若没有剑柄,便很像一根黑色的铁尺。

    他挥剑朝着这些拦在他前方的光华击去。

    剑光掠起,晶莹的光华便飞起,散碎成无数道凄厉的劲风。

    他一路前行,一路挥剑,没有一团出现在他身前的晶莹光华能够落在他的身上。

    那些彩豆般的晶石坠落到地上时,连接在上面的符意便已彻底散乱。

    萧东煌布下用以阻止他脚步的这个阵,便已经破了。

    萧东煌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眼睛里有幽幽的火焰燃起。

    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阵会被同阶的修行者这样轻易的破去,但对方的破法,却是让他也醒悟了他这个阵的缺陷所在。

    因为陈尽如只顾前不顾后。

    他只是不惜真元的急速向前,那些他身侧和身后的力量,便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也是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明白这名陈家军师的心意。

    对方只是想着要杀死他,至于自己的生死,对方也根本不在意。

    “你想死,但我不想死。”

    萧东煌在心中冰冷的说道,然后捏碎了腰间的一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