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陈尽如的面容变得肃穆无比。

    付出这样的代价,便是要将这名可怕的阵师留在这里。

    他心有悲伤,但更多的是壮烈。

    心念动间,他体内的经脉也似乎变得比以往更加宽阔通达,一道道真元从他体内呼啸而出,他身前的空气里发出一种异样的轰鸣和撞击声,又有气流的破碎声,最终将这一切掩盖的,是一道如同琴弦陡然绷断般的高亢剑鸣声。

    剑鸣声刚起便断,那是因为这悲壮莫名的一剑已经从开始到达了终点,到达了剑意的尽头。

    陈尽如已经到了萧东煌的身前。

    他手中的这柄剑在恐怖力量的灌输下剧烈的震颤着,似乎就要崩解,但是一道道冲刷着的真元,却是将这柄铁尺般剑上之前的腐朽全部冲刷干净,这柄剑的剑身变得通红,如同刚刚从烈火炉膛中夹出的剑胚。

    萧东煌一声厉喝,双袖同时朝着这柄剑和陈尽如的身体拍去。

    他的双手十指在袖中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弹动着,凝聚的真元形成的符线在袖袍局促而幽暗的空间里交织成玄奥的图录,接着一声轰鸣。

    他的衣袖之中钻出数百道如闪电般的劲气,和他两道已经变成铁幕的衣袖一起拍打抽击在通红的铁剑上。

    闪电般的劲气汇聚成团,然而却依旧无法阻止陈尽如这柄剑的前行。

    平钝的剑尖从银白色的光团中透出,然后嗤的一声轻响,萧东煌的两截衣袖燃烧起来,化为灰烬。

    陈尽如的青色衣衫里隐隐透出了鲜艳的红色,但是他的剑却依旧稳定向前,带着更为壮烈的气势,钝平的剑尖穿过灰烬和烟气,狠狠刺在萧东煌的胸腹衣甲上。

    一声更为惊人的巨响在萧东煌的身前响起。

    他胸前的衣物如燃烧的蝴蝶片片飞散,身上乌金色的软甲上一条条符线好像浮雕一般凸显了起来,无数金色的光焰形成了实质,切割着这柄剑的剑身。

    这柄剑的剑尖上有些火红的飞屑飞散开来。

    从剑尖开始,这柄剑开始裂解。

    然而握着这柄剑的陈尽如的手如同一座小山般稳定的下压,伴随着两人同时发出的一声厉喝,陈尽如的眼中闪现出前所未有的戾气,他的体内再次涌出一股可怕的力量,硬生生的将这柄已经开始裂解的剑捅入了软甲,捅了进去!

    已经开始裂解的剑身,剑身上洒落的碎片,全部被他狠狠贯入萧东煌的体内!

    萧东煌疯狂的厉吼起来。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就像是被塞入了一座山,一座滚烫的火山!

    他的双脚踢了出去,一声轰鸣之中,他将陈尽如往后踢飞出去,自己的整个身体,就如一块陨石往后倒飞,瞬间飞过城墙,坠向下方已成一团乱粥的护城河。

    陈尽如的身体在双脚还未落地时,便有违常理般强横的顿住。

    他的青衫已经尽血,便是连体内积蓄最多真元的数个窍位都隐隐出现了裂痕,注定会影响到他今后的战斗和修行,身体内里被他那样的一剑刺入,在他看来应该不可能有修行者能活,但是修行者的世界诸多手段,许多神念境的修行者遭遇恐怖伤势,即便不用药,也有很多用真元续命的手段,在他看来,萧东煌这样的人哪怕再多活几天,终究便是大患,确认一名修行者必死无疑的最好方法,便是直接斩下其头颅。

    他的右脚在虚空之中踏下。

    虽然离地还有数尺,但是他脚下的地面一声轰鸣,坚硬的泥地便凹陷下去,他停顿在空中的身体,再次开始强横的加速!

    在城墙的另一方,萧东煌魁梧的身体直挺挺的坠入满是泥浆和血水的护城河中,混浊的河水顺着他胸腹之间衣甲的裂口涌入他的伤口,河水和灼热的剑身相触,瞬间变成更多污浊的气浪,冲入他的体内。

    他痛苦的嚎叫着,下意识想要去拔出那柄剑却又不敢,因为他知道只要一触碰那柄剑,恐怕自己就会马上死去。

    他的身体在河水之中浮尘,他无法控制住的散逸劲气在他的身边不断激起水花。

    腥臭的味道充斥着他的口鼻。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一些逃荒的饥民营地里被烹煮的一块腐肉。

    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我不想死。”

    但是他极度的不甘,他为了复仇,这些年在修行上和阵法上不知道倾注了多少的心血,眼看着战况对北魏极为有利,复仇有望,他却就要这样死去,他如何甘心?

    污浊的河水淹没他的面目,淹没他眼前的世界。

    即便陈尽如不追来,他就马上要死去。

    “这不公平。”

    他知道哪怕是那两名壮烈赴死的青衫修行者都不想死,没有一个即将要死的人想死,所以他此时痛苦的在心中叫喊出声。

    他满心的怨恨,如果这世上有真正的魔王存在,他原因奉献出自己的灵魂,哪怕永世不得超生,他都要化为厉鬼杀死他的那些仇人。

    就在此时,他听见了呢喃般的声音,一只手落了下来,抓住了他的头发,将他从水中提起。

    当污浊的血水从他脸上流淌下来时,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但脑子却似乎才刚刚具有判断力,分辩出了刚刚那一句呢喃到底是什么。

    “魔宗大人或许可以救你。”

    ......

    一名赤足的男子站在血水之中,当他带着萧东煌转身时,陈尽如刚刚出现在城墙之上。

    陈尽如没有看清他的面目,只看到了这人的背影。

    这是一名很健壮的男子,穿着一件用某种动物毛发编织而成的宽厚衣衫,他的发式也很奇怪,一头乱发用带子捆扎束在脑后,就像是一个尖尖的角。

    他行路时脚尖微踮起,脚跟不落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始终站在悬崖边缘的鹰隼。

    在这名男子开始动步时,陈尽如看到他直接拔出了刺入萧东煌腹部的那柄剑,然后粗暴的将一些药丸直接拍入了萧东煌的伤口血肉之中。

    陈尽如没有去想这人的身份和修为,看到这样的画面,他愤怒的厉啸起来,想都不想从城墙上掠了下来。

    这名如鹰隼般的男子甚至没有回头看陈尽如一眼,但他只是跨出了数步,陈尽如的双脚才刚刚与翻腾的河水相触,陈尽如的心便沉了下去,先于他的脚掌沉于下方的冰凉污浊的血水之中。

    那名带着萧东煌的男子变成了一道风,一道淡淡的影迹,虽然未必比他快,但不会比他慢。

    在这种时候,他追不上此人。

    “魔宗!”

    他没有听见先前这名赤足男子的呢喃,然而心中却几乎可以肯定这名赤足男子是魔宗的部众之一。

    他开始相信之前有关魔宗的那个传言。

    在魔宗决定做某件事情之时,他始终会有一些不动用的暗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