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马车这种东西对于此刻的他们而言太慢,目标也太过明显,然而若是那名魔宗部众一定会追上来,是骑快马还是坐马车都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好。”

    林意根本没有废话,点了点头。

    “两辆。”

    白月露看了林意一眼,道:“我们也需要一辆。”

    林意没有应声,又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即便一辆马车真的有可能挤下他们这些人,他心中也有些抗拒和陈尽如一起挤在里面。

    陈尽如有些太冷。

    按理而言,若是在这战场上并肩战斗过,又同为南朝的修行者,不管是同仇敌忾还是同舟共济,总会让人惺惺相惜而超越那种酒肉堆积起来的友情。

    只是从一开始,这名陈家军师对他们似乎也并不亲近,甚至似乎有些不喜。

    “那里就有一辆。”

    厉末笑伸手朝着前方的原野点去,在干涸的河滩上,停留着一辆马车。

    那辆马车看起来很普通,不知为何,看似属于北魏,但北魏军队和那辆马车也隔着一定的距离,没有人停留在那辆马车附近,马车上的马只是悠闲的在那里吃草。

    “那就是萧东煌的马车。”陈尽如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他此时已经最好不要动用真元,只是他不喜欢浑身黏|湿的感觉,所以他的身体表面还是析出一层真元,将他身上的血水和污物全部震荡出去。

    “就那辆。”

    说完这三个字,他便动步,直接朝着那辆马车行去。

    没有人尝试着阻拦他们走向那辆马车,马车上套着的马在陈尽如走进时下意识的想要逃开,然而接下来一种莫名的威压,却是让它们僵住,陷于巨大的恐慌之中,无法动弹。

    陈尽如从它们身边走过,看出这些战马也已经到了极限,他轻声叹息了一声,对着身后道:“需要换马,往东走,你们所需的马车也有。”

    林意正思索哪里去再找一辆马车,听到这句话,他微蹙的眉头便顿时松开。

    “你也进来。”

    陈尽如走上马车,掀开车帘时,他停顿下来,然后转身,看了容意一眼,说道。

    “我?”

    容意愣了愣,甚至觉得自己会错了意,觉得陈尽如此时不应该是在和他说话。

    陈尽如眉头微蹙,又看了容意一眼,并不再说一句话。

    “去。”

    厉末笑拍了拍容意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怀疑。

    容意觉得林意等人还留在外面步行赶马车,而自己却进车厢有些不妥,但拒绝陈尽如似乎又更加不妥,所以他还是走了上去,当他的手掀开车门帘,看清这辆外面显得很普通的马车车厢四壁时,他另外一只手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然后陷入了巨大的震撼里。

    “萧东煌虽然有可能比你老师九宫真人强,但是现在天下最强的阵师不是他。”

    他的手指还在车门帘上僵着,但车厢内里传出的一句话,却让他陷入了更大的震惊和不可置信之中。

    这怎么可能?

    容意的目光从车厢四壁里那些玄奥的符文离开,落在陈尽如的脸面上。

    “你还想在外面杵多久?”

    陈尽如有些不悦的看着他,问道。

    容意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慌乱的跨进车厢,局促的坐在陈尽如的对面。

    “九宫真人既然将他的九柄剑交给你,自然是希望你能为南朝出力。”陈尽如淡漠的看着他,眉头皱起,道:“我的时间不多…你便不能主动些?”

    容意对他第一句话也未必完全认同,但自然不会在此时出言辩驳,但陈尽如的第二句话出口,他便有些反应过来,“您说的最强的阵师,是谁?”

    “明威边军,韦睿。”

    “韦睿…明威韦虎大将军?”

    听着对方的这句话,容意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极点。

    明威边军的韦睿大将军在南朝极为出名,不只是修为强大,座下军队也有虎军之称,过往未曾一败,在南北王朝的边军之中,都直接称他为韦虎。

    只是他在此之前,都没有听说过这名边军大将是强大的阵师,更无法想象他比萧东煌还要强大。

    “他会率军来援钟离,若是在他到来之前,钟离不失,这场仗我们就有可能打得赢,或者说,不会输那么惨。”陈尽如看着他,慢慢的说道。

    此时马车已经开始行走,只是拖曳着马车的马匹却是有些躁动不安,令这辆马车有些颠簸。

    因为在那些马匹简单的脑袋里,这辆马车明明在此之前一直都很轻,现在却为何特别的沉重。

    “我有些不明白。”

    容意有些不敢和陈尽如对视,但他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不说话,所以他微垂着头,问道:“为什么特意和我说这些。”

    “因为你也是阵师。”

    陈尽如知道用自己习惯的对话方式和容意交谈也是一种折磨,所以他看着容意,直接说道:“陈师可以按对付符文、阵法的理解分强弱,但在战场上去论萧东煌和韦睿谁强,却是毫无意义,因为有可能萧东煌布的阵杀的人会比韦睿更多。”

    容意镇定了些,他点了点头,他认同这个道理。

    “但两名强大的阵师自然比一名阵师要有用得多,更何况所修手段如果能互为补充。”

    陈尽如平静下来,说道:“韦睿一直想要招收合适的弟子,只是按我所知,却并未有合适的。既然你是九宫真人的弟子,韦睿的一些东西,你应该也学得会,你应该是很合适的人选。”

    容意愣了愣,他抬起头来,但还未来得及说话,陈尽如已经接着说了下去。

    “阵师对于一场战斗的影响太大,所以无论在北魏还是南朝,阵师都是严格保密和保护的对象,韦大将军是强大阵师这件事情,自然也属于最机密的军情。”

    “我告诉你知道,是因为我很有可能坚持不到钟离就会死。”

    看着面容又瞬间变得苍白起来的容意,陈尽如淡漠的轻声道:“但如果你愿意,我要提前安排你去韦睿的身边。”

    听到这样强大和重要的人物都说出死字,容意又呆了呆,但几乎下意识的,他摇了摇头,道:“我不愿意。”

    “以你现在的伤势,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走并无用处。”陈尽如有些意外听到这样的回答,只是他的神色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容意没有辩驳,也没有再说任何的理由,只是再次摇了摇头,“我不愿意。”

    陈尽如的眉头微蹙,他这才发现这名简单的年轻修行者实际极为固执,所以他也不再多说,只是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息。

    容意下意识的想要出去,但是他看着内里繁奥的符文,目光终究被吸引,他觉得研究和学习这里面的符文对于此时的他而言是有用的,所以他也彻底安静下来,开始认真的看周围的这些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