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水只是很寻常的清水,陈尽如所说的那些马匹和马车上便都有备着,然而这些普通的清水不断的沁入他的血肉,带着那些元气的残留不断的冲刷在他体内,他的身体却是越来越晶莹。

    是晶莹,不只是那种洁净的感觉。

    因为血肉和骨骼,在变得更为强韧。

    他的伤势在以惊人的速度好转,他的身体血肉在变得强大,然而因为丹田中那颗东西长大了的缘故,所以他反而感觉自己的力量比之前要弱。

    这是一种很古怪的感受。

    之前哪怕丹田里的这颗东西在无时无刻从他身体里汲取着养分,但始终保持着某种平衡,他的力量始终在增长。

    然而这颗东西此刻却似反而越过了那个平衡,它吞噬他体内的元气太多,让他产生了亏空。

    他就像是一株大树,根系越加发达,但哪怕还是在无时无刻的生长根系,然而从土地里汲取到的元气,却是大多供给了这颗寄生在他体内的东西,令他这株大树本身无法成长,甚至病态。

    他之前一直想体内这颗内丹成长到一定程度,看看有什么变化,但现在这种变化,似乎真的很不好。

    只是他毕竟是这些人里面最强壮,伤势也好得最快的一个,所以他很自然的成了其中一辆马车的车夫。

    厉末笑外表的伤势看起来并不比白月露重,然而他和神念境的修行者在真元手段方面较量,哪怕是对方分出的一丝气机,他体内的伤势依旧十分可怕。

    此时不是矫情的时候,尽快疗伤便是最紧要的事情,所以用药过后,厉末笑已经在他所赶马车的车厢之中沉沉睡去。

    在容意还没有从另外那辆马车出来之前,白月露便很自然的成了另外这辆马车的车夫。

    “我真的越来越佩服你。”

    当驶入开阔地,这两辆马车渐渐并驾齐驱时,林意转头看着她苍白却坚毅的面容,认真的说道。

    “不用这么客气。”白月露看了他一眼,微微垂头,并非是因为疲惫,而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战斗时,他义无反顾的挡在她身前的背影。

    “萧东煌最后捏碎的,那是什么东西?”林意轻声问了一句。

    他看着白月露的侧脸,突然有些莫名的感伤。

    他的信心来源于大俱罗和不断成长的力量,当他的力量出现问题,他的心情自然会有波动,但最为关键的是,他毕竟是年轻人,在因为陈尽如的突然到来而侥幸死里逃生之后,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萧淑霏。

    他会想起萧淑霏,或许是因为白月露有些时候给他的感觉很冷,甚至有些刻意拒人于千里之外,这和萧淑霏很多时候相像。

    他当然不想萧淑霏身处险境,但很多时候,他心里却又有种隐然的渴望,要是萧淑霏在这种时候也在他的身边,那该多好。

    人性真的很复杂。

    人便是无数复杂纠结而成的动物。

    白月露亦然。

    她原先便很能理解元燕,现在她更能贴近元燕的内心。

    “不知道。”

    她声音有些冷的回答林意的问题,“但应该是苍龙珏一类的东西,一些极为罕见的晶石,或者有些异兽的骨骸或者晶核若是篆刻合适的符文,打造成微型法阵,便能存积修行者的真元,然后在某一时刻释放出来,便会形成大型阵法的威力。”

    “材质很特殊,释放真元力量很持久。”

    林意沉默了片刻,他有些犹豫,主要是觉得陈尽如有可能听得见他们的谈话,哪怕是他将声音压得很低,只是对方终究救了他的命,而且只字片语,也应该无法将他所修的功法和大俱罗联系在一起。

    “我体内的东西长大了,很不好。”

    他转头看着白月露,说道。

    他知道白月露应该能够听得明白。

    “什么样的感知?”白月露顿时严肃起来,一切其余的情绪消失无踪。

    “形成实物,犹如结石。”林意看着她皱起的眉头,苦笑着伸出了手,按在自己的丹田之上。

    和他所想的一样,即便是他手掌按压上去,都已经可以感觉到血肉之中真实存在的微微隆起,那真是一个确实存在的硬物。

    白月露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她没有犹豫,也没有去纠结男女有别之类的问题。

    她的身影一动,便落在林意身侧,然后她伸手落在林意的丹田上。

    她的手只是停顿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慢慢收回,然后返回自己的马车上之后,她才接着问道:“很不好是什么意思?”

    “修为会降。”林意道:“力量会小。”

    “既然已成实物,能否试着直接摘除?”白月露说道。

    林意愣了愣。

    若是体内真的生了块石头,那用刀剑切出,这似乎是个极为简单有效的方法。

    哪怕腹部开出创口,以他的复原能力,应该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白月露不再说话。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心境平静不少,然而只是感知了数息的时间,他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

    白月露认真的看着他。

    “没有这么简单。”

    林意的心境比先前波动得还要剧烈,他看着白月露的眼睛,如实的说出了自己方才的感知和试着做的事情。

    “我想用丹汞剑试着去拨动它,然而它略受动作...我便感到了它和我很多血脉连接在了一处。”他的声音微颤道:“有很多血脉如根须般和它长在一起.”

    “更不妙的是。”

    林意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嘴唇都有些苍白起来:“我感觉它似乎也有很多血脉长入了我的血脉之中。”

    “若是直接切去,那些血脉之中是否会有可怕气机爆发?”白月露心中微冷,她已经明白了林意的意思。

    “它的力量应该不会比现在我的小。”林意苦笑起来,他摇了摇头,道:“我不能确定...但很有可能,许多力量会释放出来,可能就像方才的那场沙尘风暴一样,直接在我无数经络和血脉之中形成。”

    “那你整个人都会碎掉。”白月露说道。

    林意略微镇定了些,他点了点头,他再次感知着丹田之中的这个怪物,感知着那颗小小的如他血肉上长出的毒瘤。

    它现在在他体内,是一个比他还要强大的敌人。

    它就安静的停留在那里,但不容许他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