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关键还很痛。”

    林意轻轻的按压着丹田,手指和丹田内硬物接触的刹那,就有剧烈的痛意扩散到整个腹部。然而和方才他试着用丹汞去触碰它的痛苦相比,这种痛意可以算是微乎其微。

    “我见过一些例子,有些修行者服用灵药不当,或者体内旧伤淤积,便在体内生成毒瘤,毒瘤和血脉经络相连,而且比我们原本的五脏六腑都要脆弱,略微牵动,便是痛楚不堪。”

    白月露沉吟着,她的声音很平静,很平缓,她知道林意此时需要她帮他平静下心境:“你这痛感,应该和那类似。”

    林意苦笑起来,白月露的声音的确让他更加平静下来,但他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道:“会影响我的战力。”

    “不用去多想。”

    白月露看了一眼前方的荒野,她视线所及,因为战争的关系,原本有许多田地在早些时候便已经无人耕种,都长满了各种荒草,然而即便如此,也显得安宁,没有到道人城的人,若是处在那些荒野之中,谁会想到距离这里不远的道人城却是一片血肉炼狱景象。

    在任何残酷的环境之中,享受片刻安宁,这是她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不只是比林意等人更有经验,还更成熟。

    而且在很多时候,她对自己也很残酷。

    在她看来,只有学会这点,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能否活着到钟离城还不一定,所以不用去忧心更远的问题。”

    她也足够了解林意这个人。

    在她看来,林意很像竹子,给他越多的压力,反而会弹得更厉害。

    所以林意不需要安慰。

    他自己所需要的,也不是有人附和,而是比他更有斗志,而且能够激起他的斗志。

    “忍受痛苦,便当是练习,若是能够活下来,这东西今后隐患能除,今后对你会有益处。”她看着林意,接着平静道:“有些宗门的修行者在修行时,便会刻意让自己受伤,刻意磨炼自己承受痛苦的能力,就如漠地有些被魔宗收服的密宗,有些密宗在修行时,甚至刻意让自身身处极为污秽的地方,甚至让自己的肢体出现残缺,甚至腐烂,有的甚至吞食自己的血肉和粪便。在那些修行者看来,若是连这些都可以忍受,都可以心如止水,那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保持心中的平静,在战斗之中自然也更无所畏惧,更为强大。”

    “我在一些笔记之中,也见过这种真正的苦行密宗的记载,诸多的手段,都是为‘脱去皮囊’,到达无忧无怖的境界,按现在所知,魔宗的那些部众之中有些人,便是这种意志远超乎常人的怪物。”林意再度苦笑起来,但是他的心情却是真正的平复下来,他认真的看着白月露轻声说道:“其实我想你先走,或许你可以赶去魏观星那里,让剑阁的人赶过来。”

    “有两种可能。”

    白月露微嘲的笑笑,“一种就是我真的能离开这里,出现在魏观星他们面前,但往返时间太长,若是那魔宗部众真的要出手,可能我们回来之前,你们就应该死了。还有一种可能是,我单独出去,反而死得更快。魔宗的这些部众,你只见了两个,一个被我们杀死,一个却救了萧东煌走,但你应该已经可以明白,他们真的和一般的修行者不同。他们常年在漠地行走和战斗,早就如同秃鹫和饿狼,有单独离开的,会首先成为他们的猎物。”

    “所以就只能同生共死了。”林意无奈的摇了摇头。

    白月露转过头去,轻声道:“没想到同生共死来的这么简单。”

    林意并不知道她说这句话时真正的心情,以为她此时还有开玩笑的心情,便也忍不住开了句玩笑,“齐珠玑想求还求不到。”

    也就在他这句话的话音刚刚消失在微热的空气里时,前方原野中已经响起了异样的声音。

    那是马蹄声,之所以说异样,是因为那匹马跑得很快,至少比一般的战马快出很多。

    先是道上扬起的烟尘,接着便是透出白影。

    那一是匹白马。

    “停。”

    一声淡淡的声音从白月露身后的车厢中响起。

    白月露和林意互望了一眼,都勒停了马车。

    一只手掀开了车帘,然后停顿了一息的时间,陈尽如便从中走了出来。

    他依旧显得疲惫,面上没有特别的情绪,“如果你们这时选择离开,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是敌人?”

    林意微眯起眼睛,他隐约看清白马上的骑者也身穿着一件白衣,但瞬间觉得不对,“不是北魏人的衣饰。”

    “不只是北魏人想我死。”

    看着林意根本没有离开的打算,陈尽如面上的神色依旧没有多少改变,只是心中的情绪却更为复杂。

    林意听着他这句话,此时想到的却是他想要刺杀萧宏之事,他的心中便骤然有些发冷,道:“即便是南朝有人想你死,但怎么可能这么快,这么快知道你负伤,知道你的具体行踪?”

    “那便说明我身边的那些人里面,除了那些真正是我的手足之外,还有别人的人。”陈尽如自嘲的笑了笑,但接下来一刹那,他的脸色依旧很平静。

    “能有机会在这种时候杀死你的人,不去道人城战斗,反而要将力量用在杀死自己人身上?”林意明知这么说有些幼稚,然而他却依旧忍不住这么说。

    陈尽如说道:“那是因为对于很多人而言,杀死我比去道人城杀些北魏人重要。”

    “你的其余部下呢?”白月露问出了一个实际的问题。

    “我不想让他们也一起死,所以我安排了一些显得很重要的事情,让他们不要在我的身边。”陈尽如此时也看清了白马上那人的面目,然后道:“即便你们留下来死战,机会也很渺茫,所以你们可以走。”

    “这个人是谁?”

    林意不再和他说走还是留的问题,而是看着那匹白马上的骑者,声音微冷的问道。

    “皇宫里的一名供奉。”

    陈尽如这时真正看清了那人的面目,他平静的眼眸里,终于出现了浓浓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