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八十一章 强处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463277.html
    待得下马交验了文书,行往这军营深处,眼前所见的物事便越来越让这名官员和他的随从震惊和不解。

    当看着那名接到消息的年轻将领从城墙上走下来时,这名兵部官员的面色渐渐变得肃然。

    齐珠玑依旧作为旁观者静静的看着。

    他在看清这名官员的服饰时,便已经猜测出了这名兵部官员的身份和来历。

    齐家传递给他的消息不慢。

    在军方可以公开的军情传递到此处之前,他便也已经知道在并州、巴州、万州一带出现了数名都是单独行动,但行径却极为一致的修行者。

    这些修行者残忍好杀,而且杀人并非是为了劫掠。

    甚至连相关的细节,齐家传递而来的讯息中都记载得十分详尽。

    有魏观星这样的修行者存在,而且林意在眉山的战斗中也表现出了不俗的战力,哪怕换了他是兵部的晋雪岩,他恐怕也会选择林意的这支铁策军前去对付这几名修行者。

    ......

    “同泰寺的那名行脚僧人和我们从东拓渠郡调的几名修行者已经追了下去。只是同泰寺那名僧人也自认不会是那周玄冥的对手。所以他们即便发现了他的确切行踪,也会尽可能避免和他交手。”

    因为事关皇帝的颜面问题,这名受命而来的兵部官员自然不可能有任何隐瞒,“但是一定要活口。”

    “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一定要活口很难。”林意看着身前这名官员,认真道:“他若是不敌,自己要死,即便是神念境的修行者,都恐怕来不及阻止他自杀。”

    “最主要的是时间问题。”

    这名比林意几乎年长一倍的官员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却是低了一些,“晋大人有过这样的考虑,会酌情...关键要快,若是这人杀死的人更多,而且天下谁都知道他是出身同泰寺的修行者...你应该知道后果。所以若是无法一定保证活口,便一定要保证在七日内解决此人。”

    “时间太紧。”

    林意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名官员的眼睛,诚恳道:“关键是此时还无法确定这人的真正行踪,只是按照那名行脚僧人和东拓渠郡数名修行者传递回来的消息,此时最多断定那人恐怕去往木门郡...”

    “军令便是军令,无论难易。”这名官员有些艰涩的说道。

    林意却并未像他想象中的发怒,而是摇了摇头,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既然时间太紧,我便不可能挥师而去,你也应该明白,这些铁策军军士和修行者相比,行进速度太慢。所以我只带军中修行者过去,但需要晋大人能够保证,在我们离开之后,不要让任何人动我这铁策军。我的铁策军你来时也已经看到有了些起色,但若是没有我们修行者坐镇,这铁策军依旧太弱,若是被人乱调动死了大批,那对于南朝而言便是巨大的损失。”

    这名官员沉默的想了想。

    “我能够代表晋大人保证这点。”

    他说完这一句,却是又顿了顿,看着林意,“但只是带些修行者,不带很多军士,万一不敌。”

    “那便完不成军令,但此时也不用说提头见晋大人的话了,那我便肯定回不来,肯定也已经死在那名修行者的手中。”林意看着这名面色凝重的官员笑了笑。

    听着这句话语,这名官员的眼中顿时多出了数分敬意。

    铁策军营区的这些库房改造的厅堂并不太隔音。

    而对于齐珠玑等修行者而言,便不需要太过刻意的去偷听,便可以轻易的听清楚所有对话。

    当这些谈话结束时,齐珠玑的面色没有改变,只是心中却越发确定林意便是那种可以借势达成自己目的的天才。

    林意一开始便想要数月的时间用来提升这支铁策军的实力。

    现在虽然有这样的突发之变,但借助兵部和中军的紧张,即便没有陈家的出力,恐怕林意也已经可以达成他的目的。

    去追捕周玄冥虽然被令七日之内达成,但去是七日,因为些不可避免的原因,哪怕超出数日的时限,也必定不会深究,返回再用些时间,那便恐怕接近一月过去了。

    而且这名晋雪岩的心腹是不够了解林意,他哪怕只是在外旁听,哪怕林意的语气都是诚恳而平静,但他却已经感觉出了林意的杀意。

    此时这铁策军中加上他带来的那名供奉,一共有三名神念境的修行者,要生擒一名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问题不会太大,然而林意一开始便直接说恐怕来不及阻止对方自杀。

    以他对林意的了解,那名叫做周玄冥的修行者杀死了那么多铁策军军士,而且在之前,还杀死了不少寻常的村民。这样的人,林意应该很想直接杀死。

    更何况若是不能得到这名活口,兵部那些人恐怕至少还想从那数名凶徒之中得到一名活口。

    那接下来,恐怕依旧是调度林意。

    最多便是军令更加严苛一些,一定需要活口。

    如此一来,林意便已经能够赢取他想要的时间。

    “你在这里留守,我和沈鲲还有齐珠玑他们去?”

    那名兵部官员还未出营区门时,林意看着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魏观星,轻声道,“有你在这里,就算略有变故,我想也没有人动得了铁策军。”

    魏观星点了点头,他赞成林意的提议,但还是提醒道:“这里算是万无一失,但你那里,略微有些风险。不是说那名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只是怕正巧南広王的修行者发现沈鲲的行踪。”

    “那便来得正好。”

    林意微讽的笑笑,“我们打不过就逃,有齐家那名供奉在,要逃掉些人恐怕也不难,最多让沈鲲留下断后,反正南広王也要他的活口,但若是南広王真如此做了,那恐怕便正好坐实了犯上作乱。所有人会觉得他和那些凶徒有问题,这无法完成军令,便是他的问题。”

    魏观星微微一怔,然后叹服道:“在阴谋诡计敲诈勒索,栽赃嫁祸这些事上,你的确比我强。”

    一旁的齐珠玑转头没有看林意,但心中也是如此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