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有些震惊,更多的迷惘。

    他很痛。

    当他被那一剑击飞,狠狠坠地时,他的丹田和整个腹部就像是被撕裂了开来。

    丹田里那颗东西牵扯着他的所有经络和血脉,剧烈的痛楚,就像是将他体内所有的血管都硬生生的抽离了出来,暴露在阳光下和空气里。

    他的心脏都在剧烈的痛楚下近乎停止跳动。

    他体内好不容易补充的水分,在对方大量的真元冲入体内时,就像是瞬间被蒸发干净,他的身体滚烫,干涸得如同曝晒了很久的滚烫沙子堆积起来一般。

    然而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和之前相比,他的身体似乎真的强大和坚韧了许多,硬生生的承受这样的一道虚剑,他的双臂骨骼竟然没有直接折断。

    但真正让他迷惘的是,他此时体内的伤势多少应该有些加重,然而他却并未感觉到比以前更加虚弱。

    相反的是,他的体内有一股新生的力量。

    这股力量犹如烧开的热水在他体内流动,让他感觉到痛楚,然而却让他感觉到强大。

    只是此时没有时间容他去想,容他去细细回味。

    当白月露那道飞剑在那名皇宫供奉的脑后切出一道血口的刹那,他便已经跳了起来。

    轰的一声。

    一团热气已经越过因为白月露的撞击而晃荡不已的马车,如同一颗滚烫的陨石砸了下来。

    林意的整个身体肌肤颜色红润到了极点,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就像是烧红的某种琉璃。

    他的眉头紧紧拧结在一起,面容扭曲,一根根血管随着他的心跳不断鼓起,又不断消隐下去,就像是血管里有异物和大量的气团在行走。

    他的手中没有刀剑。

    他就握着拳头,一拳朝着刚刚抬起身来的柴油盐砸了下去。

    他觉得这是无奈之中的手段,只是所有直觉再告诉他自己,若此时不能对这名皇城供奉造成威胁,那说不定陈尽如或是白月露,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就会死去。

    然而当挥拳砸下,当拳面破开空气而行,当体内的力量汇聚在这拳头上时,他觉得很畅快。

    柴油盐很意外。

    他没有想到自己在这种状况下都会受伤。

    只是看着从天空中落下,挥拳朝着自己砸来的林意,他冷酷的眼眸里还是生出一丝同情。

    他真的开始有点欣赏这些年轻人。

    他也挥出一拳。

    一拳朝着前方落下的林意砸了过去。

    同样毫无招数可言的一拳,在林意的拳头还未落在他的身上时,他的拳头却已经轰在了林意的胸口。

    咚!

    空气里响起一声如擂鼓般的轰鸣声。

    林意的拳头原本和他已经无限接近,此时却越来越远。

    林意被一拳轰飞出去,口中鲜血不断狂喷。

    林意的胸口微微凹陷下去,他无法呼吸,意识一片模糊,却清晰的听到了骨骼折断的声音。

    他知道自己的骨头应该折断了不少根,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清晰的感知到了方才那种新生的力量来自于何处!

    这一刹那,当轰入他体内的真元化为无数热流,然后以恐怖的速度涌入他的丹田,灌入那颗异物时,他的身体包括那颗异物都似乎要炸裂开来。

    这颗异物在这一刹那似乎终于满了。

    就如一个池塘似乎终于被水流迅速填满,然后大量的水被冲了出来。

    一股股同样很烫,但和别人的真元很不相同,就如同燃烧的热血一样的热流,瞬间冲入他的血脉之中。

    这些滚烫的热流让他无比痛楚,然而却迅速的修补着他体内的创伤,甚至令他的血肉和经脉都往外鼓胀起来,甚至让那些折断的骨骼都困于血肉之中,不向内里穿刺。

    这是什么意思?

    当外来的力量太过强大,当自己的身体和这颗异物都无法承受时,这颗异物便终于不是纯粹贪婪的汲取,而是开始反哺给予?

    ……

    柴油盐缓缓的收拳。

    他此时的动作相对于平时,的确有些缓慢。

    不只是因为他的情绪波动得很剧烈,最为关键的是,他体内的真元就像是突然空缺了一块。

    他那一个拳头,那一条手臂,还有他那半边身体经络之中的真元,就像是突然被人用勺子,一下子挖掉,瞬间掏空。

    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这种感觉,比他的一条手臂直接被人切断还要可怕。

    在他的感知里,方才他一拳击中林意时,林意的身体里,就像是有一头巨大的饿兽,不只是吞掉了他拳头上轰出的真元,还顺着将他体内的一部分真元抽离了出去,一口吃掉。

    “怎么会这样?”

    他震惊的想着,收拳的同时,他的目光落向倒飞着的林意的身体,想要确定这名年轻的修行者此时是否已经死去。

    “原来是这样。”

    与此同时,就在距离他很近的另外一辆马车里,已经沉浸在无数符文线条中许久的容意眼睛亮了起来。

    车厢里的光线很黯淡,他的面色很苍白,尤其他已经感知到外面发生的事情,他苍白的脸上不断流淌着汗珠,此时他眼睛发亮,就如同眼睛里闪耀着两点幽火。

    他先前一直都无法参透这个法阵,只是觉得有许多强大的妙用,但此时地面剧烈的震荡起来,当车厢内壁也在震荡,那些线条震荡着,紊乱的交杂在一起,有些渐渐重合,渐渐转化成新的符文时,他终于明白了。

    噗!

    他的身体发出了如同漏了气的皮球一样的声音。

    他体内的真元毫无保留的不断涌出,涌入马车内里的一些符文之中。

    幽暗的马车车厢陡然亮了起来。

    柴油盐霍然转头,他的眼睛瞬间眯起。

    马车车厢内里就像是被人陡然塞入了一轮明月,无数圣洁的光芒充满了车厢,然后从车窗,从车门,从一切缝隙之中渗透出来!

    天晴无雨,然而天空之中陡然一声雷鸣。

    一道明亮的闪电,凭空生成,如天神挥舞的鞭子,朝着他抽打下来。

    他的身影瞬间在原地消失,倒退十丈。

    明亮的闪电落在他原先置身所在,在地上抽打出焦黑的坑洞。

    他抬首,第二道闪电已经抽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