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我不同意。”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来自另外一辆马车,来自厉末笑。

    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

    “我也不能对你完全放心,你可以来我这辆马车。”厉末笑并没有等柴油盐问为什么,他的声音很直接的响起。

    柴油盐的眉梢微挑,只是他没有说什么,便走向厉末笑所在的马车,伸手掀开车门帘子然后坐了进去。

    虽然早就听出这马车内的修行者也极为年轻,但是看清厉末笑面容的刹那,柴油盐的眼睛里却还是生出更多的诧异,心想南朝哪里突然生出这么多强大的年轻修行者?

    “你是觉得一名阵师比你重要?”

    既然已经决定随着这两辆马车前行,柴油盐便不再分神去想马车外的事情,他平和的看着眼前这名少年略显青涩的眉眼,问道。

    越来越重的伤势总是令人烦躁和不快,厉末笑只是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柴油盐看着他,总觉得自己不多说些什么,这名少年恐怕再懒得和自己说一句话,于是在马车开始动起之时,他又马上补充了一句,“我都已经告诉过你们名字,礼尚往来,这似乎…”

    “厉末笑。”厉末笑异常简单的回应,打断了他的话语。

    柴油盐顿时怔住。

    “小武圣厉末笑?”他不可置信的问道。

    厉末笑点了点头。

    “你们这些人,都是铁策军的人?”柴油盐再次震惊起来,他想到了之前听到的那些传闻,忍不住道:“硬接我那些剑的,便是收了剑阁的林意?”

    厉末笑的眉头微微皱起,他点了点头。

    此时他胸肺间烦闷,又想咳血,心想是不是索性喷对方一身,对方便不要再这么多话。

    所幸柴油盐此时微怔,并未再马上说话。

    随着马车的颠簸,再抬起头时,他便看到了厉末笑的面色,感知着对方体内的气机,他歉然的低咳了一声,迅速的从衣袖之中掏出一个丹瓶,递了上去。

    “什么?”厉末笑看着他手中的丹瓶,问道。

    “补天丹,你应该听说过。”柴油盐看着他,道:“虽然只有一颗,但应该可以对你的伤势大有用处,而且能够让你回复不少真元。”

    “为什么?”厉末笑平静的眼眸之中也瞬间充斥异样的神色。补天丹是南朝最绝品的灵丹之一,出自皇宫里的月桂坊,从前朝至今,产量都是极少。这种丹药不只是能够益气疗伤,而且蕴含的灵气还能大量补充真元。

    这种丹药,除了皇宫供奉之外,在往年只赐予那些边军之中的少数大将,外人根本不可能得到。

    “因为你是小武圣。”

    柴油盐恢复了平静,他淡淡的笑了笑,道:“不要想着将这丹药给那名阵师或者其它人,更不想留着给陈尽如,若是你现在不服用,我便立即收回。”

    厉末笑眉头深深皱起,他接过丹瓶,嗅了嗅气味,确定便是记载中那种丹药的气味,他便不再多说,打开丹瓶将内里那颗乳白色的丹药吞服了下去。

    当惊人的药气在他体内急剧的流淌起来,他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看着柴油盐的眼睛,问道。

    “我知道你们杀死了一名魔宗部众,当然在和你们交手之前,我不知道你们杀死的那名魔宗部众是谁。”柴油盐看着他,有些感慨的轻声道:“但现在我知道了那人是谁,因为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之前和我交手时所用的真元手段,便应该是那名魔宗所用的真元手段。”

    看着厉末笑的面色,柴油盐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所以传说中的小武圣,的确应该是真正的天才,不只是寻常的武技一学就会,就连真元手段,也是一学就会。”

    厉末笑的眉头松开,然后摇了摇头,道:“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真元手段不可能一学就会,我能够学会他的真元手段,是因为我和他交手了很久,而且我几乎就死了。”

    “在生死搏杀之中领悟出对方的真元手段,不管如何,那也远非常人所能及。”柴油盐摇了摇头,他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厉末笑,道:“我还没有传人。”

    厉末笑眉梢微挑。

    但在他开口说话之前,柴油盐已经接着开口说了下去。

    “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想你认真的拜我为师,认我做老师。”他有些感慨的通过微微荡起的车窗帘子看着窗外的荒野,轻声道:“因为我很有可能会死…你也不要误会,我并不一定指死在这里,只是在这场大战里,很多修行者都会死,而且我应该也没有时间去认真的教一名弟子。但我的一些真元手段,应该总是有些用处。”

    “我并不觉得你这样的修行者不如一名强大的阵师重要,因为一名强大的阵师虽然能够杀死很多军士,但往往不能直接杀死一些强大的修行者,但是你这样的人可以。”

    柴油盐彻底平静下来,他感知着外面那些年轻人,缓缓的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你们变强的速度将会比这世间绝大多数年轻修行者快,所以我想请你学一下我的一些真元手段。”

    “哪怕你觉得没有用,我想看在这颗丹药的份上,作为回报,你也可以学一学,替我传给其他人。”柴油盐有些感伤的淡淡笑道。

    厉末笑没有说什么。

    他只是对着柴油盐认真躬身行了一礼。

    坐着行礼似乎有些古怪,只是他这样的举动,便已经给出了柴油盐想要的答案。

    “先前在战斗之中你已经见过我的虚剑,只是想必你已经明白,那些剑气只不过是外在的手段。”柴油盐的面色也变得彻底严肃起来,“我真正得意的手段,自然便是如何压缩和凝聚真元的手段。”

    “我明白,会很有用。”

    厉末笑深吸了一口气,他也严肃的看着对方,认真道:“你说,我认真的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