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此时还感知不到那名魔宗部众的存在,只是强者之间的敌意带来的气息变化,却是让他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的目光随着陈尽如所看的方向落去,虽然依旧没有看到那名魔宗部众的身影,然而他的心脏却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剧烈跳动起来。

    当他的鲜血开始快速的流淌,他的身体温度开始很自然的升高,自然得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

    吸引他注意的是,他先前吃下了太多的东西,那些五谷之气充斥在他的血脉之中,虽然在流动,但此时他鲜血开始快速流淌起来,这些五谷之气却似乎太过充盈,以至于就像是许多石块沉积在他的血脉之中,但也只在转瞬之间,这些“沉重”的五谷之气也迅速流动起来,五谷之气和血液大量的融合,让他的精神迅速振奋起来。

    光线更加黯淡了些。

    陈尽如所看的那几条小河上,渐渐的升腾起稀薄的水雾,水雾缭绕在河畔的杂树和青草之间,变为更加缥缈的薄纱。

    不知是此时精神极度振奋,感知提升的关系,还是那人终于到了他感知所及的范围之内,林意微微眯起眼睛,他看到一名男子的身影出现在稀薄如纱的水雾之中。

    那是一名显得分外健壮的男子,穿着一件用某种动物毛发编织而成的宽厚衣衫,那衣衫理应用来阻挡北漠之中的风沙,而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夏日,但那名男子安静沉稳,显得理所当然。

    他的发式也很奇怪,一头稻草般的乱发用一根带子紧紧的束在脑后,缠成了一个尖角。

    他的身影显得比一般人要高大,因为似乎是某种习惯,他的脚尖都是微微踮起,脚跟都不落地,那种感觉,很像是一只始终站在悬崖边缘,随时看见猎物就要扑飞下去的鹰隼。

    陈尽如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他的面色越来越冷,因为毫无血色,所以冷得就像是冻结了一层白霜。

    这名魔宗部众就是那名很快的人,从他手中救走了垂死的萧东煌。也直到此时,他才真正可以看清这人的面目。

    这人的面上有很多黑线。

    看上去像是某种诡异的刺青,只是黑线内里却闪耀着一些金属特有的光泽。

    “是天外境,密宗一种独有的手段,可以利用一些独特的陨晶来增强肉身和真元的力量。”白月露的声音在此时响了起来,她看着那些黑线之中的闪光,神情无比凝重。

    魔宗大人对于她和元燕都是最大的敌人,面对他的部众,她便不需要刻意的去隐瞒什么。

    密宗的天外境即便是在北魏的修行典籍里都极少会有记载,所以她确定无论是林意和陈尽如都应该没有听过。

    密宗的修行者在陨晶盛产的寒漠里行走了千百年,他们积累了很多极为特殊的陨晶,一些陨晶能够刺激修行者的肉身和气血,甚至有些能够对精神世界都产生巨大的影响。

    但天外之物就是天外之物,在她所见的记载里,几乎所有的这些拥有强大力量的陨晶都会对人体造成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

    有些会损伤人身体一部分的机能,比如让人致盲,让人产生畸形,有些则会直接影响寿元,绝大多数都会带来巨大的痛苦。

    所以蒙受密宗天外境秘法的修行者,无一不是意志极为坚韧之辈。

    他们在密宗之中也基本都被赋予特殊的使命。

    有些便是护法的武器,专门用来战斗,有些却是要拥有一些在特殊地带行走而不死的能力。

    而最为关键的是,修行天外境的修行者没有一个相同,他们特殊而强大的能力都不相同,所以根本无法推断此时出现的这名魔宗部众会拥有何等特殊的手段。

    “他的速度极快。”

    陈尽如的声音响起,他的声音并不像白月露一样细小,因为他必须让另外那辆马车里的柴油盐听见。

    他并不如白月露了解林意,所以在他看来,能够获胜的关键自然在柴油盐。

    “很难锁定他的身位….我只能出手一次。”

    他看着那名魔宗部众,甚至连这句话都并未刻意压低声音。

    “战胜他未必足够。”

    白月露转头看了他一眼,道:“魔宗有永远留一手的习惯,他的这些部众也和他一样,就如你在道人城没有能够杀死萧东煌一样,魔宗的部众往往是两人一起行走,即便道人城里我们杀死了一名,但是当这人来时,便很有可能是已经做好了准备。”

    陈尽如沉默不语,他心中很赞同白月露的这些话,只是这些话甚至让他有所震惊,让他觉得这名铁策军中的少女所知的事情甚至比他还要多,尤其是对魔宗,远比他要了解。

    “你的意思是,除了他之外,很有可能还有一名魔宗部众已经到了,只是在暗中不会出手,除非他失败。”林意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轻声问道。

    白月露道:“除非他摒弃了魔宗的习惯,除非他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

    林意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不会去赌对方犯错的那种可能,尤其在他看来,那些在魔宗手下会犯错的人,恐怕早就已经死去,或者根本不可能得到魔宗的重用。

    那些密宗越是强大,统一那些密宗的战斗,便应该越是残酷。

    最终跟随着魔宗走出来的这些人不只是力量强大而已。

    在他身后的马车车厢里,柴油盐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真元有丝毫的波动。

    听着这些话语,他丝毫没有上了贼船的感觉。

    相反,当这名魔宗部众到来时,他便确定陈尽如先前所说的并非虚言。

    而且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沉寂多年的意义。

    暮色里,他透过更为昏暗的光线看着静坐在面前的厉末笑,他的眼神渐渐趋于绝对的平静。

    林意思索着战斗的无数种可能,他看着河畔薄雾里那名魔宗部众,不知为何,那名魔宗部众却是纹丝不动,不知在等待着什么,甚至似乎根本没有出手的打算。

    突然之间,他的脸色微变。

    他反应了过来。

    白月露所说的是对的。

    要出手的,并非是这名魔宗部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