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名僧人意识到了什么,他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华光,他没有再选择站起,反而直接盘腿跌坐下来。

    他的体内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就像是有人在远处的山上敲打着一口巨钟。

    当这样的声音在他体内回荡,他身上赤红色的肌肤陡然变成了金黄。

    一层浅浅的光芒出现在他的肌肤表面,他的整个人变成了金色。

    面对这道落下的虚剑,他没有再做任何的动作。

    透明的虚剑坠落,落在他的天灵。

    啵的一声轻响。

    他的整个身体就像被一座无形的小山压着往下方的泥坑中沉了数寸,溅起无数尺状的泥尘,然而金光依旧是金光,天灵依旧是天灵,他的天灵完好无损,甚至连那一层金光都是凝固不变,而那道虚剑却是节节碎裂,化为嗤嗤作响的剑气。

    所有人震撼无语,尤其亲身承接过这样一道虚剑的林意更加清楚这是何等力量的冲撞。

    天灵原本便是修行者身上最为脆弱的部位之一,哪怕是心脉、丹田这样的部位,在遭受强大力量冲击时,也只是导致内脏受损,然而当一名修行者颅内脑髓遭受创伤,那就和斩首没有区别。

    然而这名魔宗部众完好无损。

    他此时体内的元气似乎将他的血肉、骨骼和气息全部不可思议的凝聚成了一块的实体。

    冲击到他身上的力量,就如同打上了一截铁桩,反而是他身下的土地承受了最多的力量。

    在场的所有人都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哪怕是看过很多稀奇古怪笔记的林意,在许多朝代的怪异杂谈里,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震惊和不可置信在战斗之中都是无用的情绪,而且在这道虚剑坠落时,本身就是极佳的机会,所以来不及做出什么改变,林意的一刀已经切过破碎的剑气落了下去。

    他这一刀落在了这名魔宗部众的脖颈上。

    又是啵的一声轻响。

    这名魔宗部众的身体只是晃了晃,在地上震起更多的尘土,他的脖颈上没有丝毫的伤口,金光也是稳固不变,然而林意就像是斩中了一根无比沉重的铁柱,他被震退出去,半边身体都是酸麻难受无比。

    看着这样的画面,在场所有人都想到了某种可能,尤其是白月露。

    元燕成长得很快,然而在元燕成长起来之前,北魏的许多门阀已经在依赖魔宗之时便隐然感受到了这种依赖之中的威胁。

    包括北魏皇族也必须保持警惕。

    所以作为整个王朝的统治者,北魏皇宫对于他们所尊敬和依赖的魔宗大人了解得要比世上其余人都更多。

    白月露是元燕的影子,月中的露水,何时出现,何时消失都不为人知,她的存在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和在意,但在元燕之前,她便已经被按好了位置,是整个北魏皇宫里知晓魔宗隐秘最多的人之一。

    她听说过密宗有一种金身法,将身体如同化为金石,外物不能侵,哪怕修行者用诸多手段,也不过是互相消耗真元。

    若真是如此,这名魔宗部众此前状态甚佳,他体内的真元如海,而陈尽如真元已尽,柴油盐的真元也消耗剧烈,那自己这边所有人的真元加起来,都恐怕无法将他的真元耗尽。

    无法耗尽他的真元,便无法对他造成真正的伤害。

    这是一种很笨的手段,然而在有些时候却很令敌人无奈。

    只是她未来得及想到林意的身上去。

    林意也想到了某种可能,然后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不觉得这人的这种手段对他有用。

    噗的一声。

    他手中的刀坠落在身前,轻易的刺入已经被夯实的泥土之中。

    他半边身体酸麻不堪,本身握住这柄刀就十分痛苦,现在他觉得这柄刀在这种时候没有用处,所以他便干脆的松手让它落地。

    然后他握拳。

    他一脚重重踏地,一拳朝着前方这名坐在地上的魔宗部众轰了上去。

    他的脚下发出轰鸣,压过了拳头砸在这名魔宗部众胸口的声音。

    接着他一声闷哼,整个人再次倒退出去。

    这名魔宗部众身体微晃,依旧坐在地上不动,他身上的金光似乎也依旧凝固不动,如同永恒。

    这种画面对于不够了解林意的柴油盐而言是很自然的结果。

    就连林意那样锋利的刀和他的虚剑都不足以对这名魔宗部众造成损伤,那这样的拳头有什么用?

    然而没有丝毫停留,林意已经再次跃了上去。

    一拳!

    震退!

    然后再一拳!

    再震退!

    ......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林意如同麻木的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他只是一拳接着一拳,如同砸着一座铁山一般,砸着眼前的这名魔宗部众。

    然而所有人都开始看出了不同。

    这名魔宗部众的身体不断的晃动着,在地上往后横移出去,他身上如同永恒不变的金光开始颤动。

    甚至在柴油盐这样神念境修行者的感知里,这名魔宗部众胸口那一片金光已经比起别处略微薄了一些。

    最为关键的是,林意的双拳上都泛起了淡淡的金光。

    这些金光如同纯金上挫下的粉屑,看上去非常明亮刺眼,然而在下一刹那,却是沁入林意拳头上的肌肤一般,消失在他的拳上。

    林意比在场所有人都更加清楚双方的变化。

    他的双拳和两条手臂都“肿”了起来,只是并非是血脉的破裂和血肉的撕裂导致肿胀,而是他每一拳落下,这名魔宗部众的真元便如同被他挖取一些,在他的体内转化,化为澎湃的气流,从他双臂的经络之中流过,涌进他的身体深处。

    若说以往和修行者的交手,是他被迫的淬炼,那此时对方这种不动,便成了他主动的淬炼。

    他感觉自己双拳的骨骼血肉变得更为坚韧和紧致起来,接着便是双臂。

    也就在此时,原本紧闭着双目,如同将自己的化为顽石丢在地上,不顾天地日月变化的这名僧人,他缓缓睁开了双目。

    他身上的金光开始乱颤。

    他心中惊悸难安。

    他看着林意,如同看着一头真正的怪物。

    他也想到了某种可能。

    然后他面色大变。

    “大...!”

    他不由自主的厉喝出声,然而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他胸口的金光便已经如同琉璃般碎裂。

    一道虚剑以恐怖的速度穿过碎裂的金光,狠狠刺入他的胸口。

    柴油盐不知道这名魔宗部众为何会被林意击溃,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任何一名魔宗部众的可怕,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抓住了这能够杀死他的机会。

    噗的一声轻响。

    这名魔宗部众的胸口和后背都盛开了一团巨大的血花。

    他胸前和背后的骨骼,包括体内的脏器全部碎裂化为血雾而消失。

    强大的力量将他的整个身体朝着后方推飞出去。

    丧失生命的躯体飞出十余丈,落在沾染着血珠的泥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