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轻响过后是绝对的安静。

    柴油盐走出了马车,他面色极为复杂的看着林意,心中很自然的将林意和南天三圣之中那名至高的存在联系在一起。

    他是皇宫里的供奉,按理而言和沈约、何修行这种人物应该更为接近,然而越是这样的身份,他便越是清楚自己和南天三圣之间有着何等的差距。

    他在人世间已经足够强大,然而和南天三圣这种人物相比,若说对方是那种巍巍入云不见顶的高山,他也只是高山下山坡上放羊的孩童而已。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厉末笑说林意才是这里面最值得保护的存在。

    他和白月露不同,并不知道传说中的北魏魔宗大人在当年一统北魏漠地的修行宗门之后,跟随着他从荒漠之中走出来的魔宗部众到底有多少名。

    然而总之是极少,而且这么多年里,他都没有听说有人杀死真正的魔宗部众。

    现在算上道人城里被杀死的那名,那已经有两名真正的魔宗部众死在了林意的手里。

    “你们快来看看!”

    在他有更多感慨震惊之前,一声几乎带着哭音的声音在他身侧响起。

    发出这声音的是容意。

    因为陈尽如。

    这名在全盛时应该比柴油盐还要强大的陈家军师此时如同陷入了沉睡,然而他的肌肤上却是在不断渗着血。

    他的呼吸很微弱,而且很不稳。

    此时容意抱着他,几乎哭了出来,然而他都不醒来。

    或许永远都不会醒来。

    此时没有人可以比柴油盐更快,随着一道风,他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抱着陈尽如的容意身前。

    他原本是最希望陈尽如死去的人,然而此刻,他的心中却是没有任何的喜悦。

    他皱了皱眉头,伸手取出一颗丹药塞入了陈尽如的口中,然后用真元渡了下去。

    “怎么样?”

    林意走上前来,他看着沉默不语的柴油盐轻声问道。

    他此时想着的事情是齐珠玑有些时候说的果然很有道理,比如柴油盐这种不久之前还和他们几乎要分出生死的敌人,在一起面对可怕的对手并肩作战之后,便似乎已经无形之中亲近了很多。

    “保不了多久,如果没有厉害的医师......”柴油盐转过身来看见是他,心神便又有些不自觉的恍惚。他这一生里,还从未见过哪一名修行者经历过这样的战斗之后,还能如此神定气闲,和没事人一样。

    容意狠狠的抬起头来。

    他眼中有雾气升腾,他看着柴油盐,忍不住想说若不是你,他怎么会这样,然而看着柴油盐的样子,他终究心中难过,却是骂不出声来。

    “能撑多久撑多久。”

    此时夕阳最后的光辉已经在天边消隐,暮色席卷大地,林意的面容也堕于黑暗之中。

    他对着容意点了点头,示意容意将陈尽如扶进车厢安置。

    在黑暗里,他的眉头拧结在一起。

    陈尽如不知道能够撑多久,他们也不知道能够撑多久,道人城已破,即便萧东煌重伤垂死或许能够减缓他座下军队的动作,但钟离城和其余各处要塞,也不知道能够撑多久。

    黑暗也彻底淹没了马车车厢。

    虽然明知道陈尽如此时已经陷入昏迷,没有了任何的知觉,但容意却还是尽可能的让陈尽如躺倒的姿势变得更为舒服一些。

    他为陈尽如腾出了更多的位置,看着如泥偶般任他摆弄的陈尽如,想着这人在战斗中何等的强大,他眼中的酸意终于忍耐不住,化为了泪水,一滴滴的掉落下来。

    他的心情极为复杂。

    在这种时候哭泣,似乎是很软弱的表现,而且陈尽如和他似乎也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甚至对于铁策军而言,似乎都有可能是潜在的敌人。

    然而这样强大的一个人为南朝战斗至此,似乎很快就将死去,他却是还是忍不住的伤心。

    他的泪水滴落在膝前,有数滴不小心滴落在了陈尽如的身上,他慌忙去擦拭,手却是不自觉的颤抖着,在黑暗中他别过脸去,不忍再看。

    黑暗里,同样有人很伤悲。

    那名无论是寻常行走还是战斗时都始终踮着脚的魔宗部众在黑暗里远远的凝视着这两辆马车,眼中也尽是悲伤。

    事实上同为魔宗大人座下的部众,他和死去的这名同伴也不算太熟。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分属于那片他们叫做天漠的荒漠之中的不同宗派,很多曾经世代为敌。

    哪怕都敬从于魔宗大人的意志,走出天漠之后,他们之中的许多人也都各自隐含敌意,但至少可以算是异类之中的同类。

    虽然他的选择按照他们的习惯而言没有任何的问题,然而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尤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失去两名从天漠中走出的同伴。

    他的脚其实很疼。

    天漠之中绝大多数真正的密宗修行者,在初开始修行时,便会利用一些独特的天铁和陨晶配合修行,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他拥有惊人速度的同时,代价便是他的双足无法和正常人一样行走,在用力过后便会剧烈的疼痛。

    只是和疼痛相比,在黑夜之中侵蚀他心脏的是孤独。

    像他这样的天漠密宗修行者越来越少,或许将来便很少有人会明白他们战斗的意义。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就他所知,在这一带也只有三名像他这样的存在。

    现在只剩下了他一个。

    ......

    黑夜里,在通往钟离城的另外一条道上,齐珠玑拆开了一封密笺。

    这是他家中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他手中的军情。

    当他借着星光看清这份军情的内容时,他的呼吸便彻底停顿,身体在夏夜之中都急剧的寒冷起来。

    当明天早晨太阳升起之时,周遭郡县的南朝军队都会收到这样的军情。

    这将是一场灾难。

    先前他们整个铁策军所受的军令便是去泗城,那里有蓝怀恭所统帅的七万多南朝军队坚守,蓝怀恭部本身便是这周遭周郡抵御中山王元英的主力,然而现在蓝怀恭已死,泗城也已经破了。

    七万多南朝军队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