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齐珠玑在黑夜里缓缓的抬起头来。

    他的心情沉重到了极点。

    即便是以齐家的能力,此时得到各线的军情也并不完整,但从这些时日不断传递到他手中的军情来看,形势对南朝越来越不利。

    他双手微微用力,将手中这封信笺揉碎。

    齐家对于萧家和陈家而言,并不算是新朝伊始的胜利者,严格而言,比起许多前朝的显赫门阀,齐家只是失败得没有那么惨烈和彻底,或者对于整个南朝而言,还有很大的价值和安抚各地门阀的作用。

    但不管胜利还是失败,都是自己门内的事情,若是整个南朝轰然崩塌,从世间消失,由北魏那些连风俗习惯都不太一样的人来统治整个南朝,这却是他也不能接受的事情。

    在吞噬一切的黑暗里,在这种道途,看不到任何城池的地方,一个人站立看着前方的时候,就会越发觉得自己渺小和弱势。

    在以往考虑很多事情时,齐珠玑也会不自觉的优先考虑家族的利益。

    毕竟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像他这样的人被推出来,若是他所做的决定出了重大失误,牵连的便是整个家族。很多人都会因他而死去。

    然而在大是大非面前,个人和家族的利益却似乎也如同黑暗之中的他一样,变得渺小起来。

    国之不存,平时的很多争斗便没有意义。

    齐珠玑觉得自己的想法无形之中在因为时势而改变,在变成他平日里觉得很蠢很愚昧的那种人,然而他现在却希望南朝许多权贵在这样的形势下,也产生和他一样的改变。

    将手中的碎屑撒入还未彻底变冷的火塘之中,然后他缓缓走到萧素心休憩的行军营帐之外。

    当他的脚步停顿,还未开口时,内里萧素心的声音已经轻轻的响起:“有事?”

    “还没睡着?”齐珠玑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反问道。

    “没有。”

    “那跟我走一走,说些话?”

    “好。”

    萧素心出了营帐时,齐珠玑已经转身朝着远离这片营区的一片野地走去。

    她正好只看见了他的背影。

    只是背影,却让她感觉出了和平时的很大不同。

    之前在她的眼中,林意和齐珠玑很自然的有着年轻人的心性,自然不够成熟,然而今夜看着齐珠玑的背影,她却是感到分外的肃杀,就好像齐珠玑骤然大了数岁。

    “发生了什么事情?”当齐珠玑走出营地很远,终于停下来时,她深吸了一口气,面笼着星月的清辉,轻声问道。

    “泗城也已经破了,蓝怀恭死,他的军队已经被打散。”齐珠玑微微眯起眼睛,说道。

    萧素心脑海之中轰的一响,她的面色迅速发白,下意识的道:“怎么可能这么快?”

    她此时的惊疑不无道理,按照先前传递过来的军情,中山王元英的军队也已经在不断闪电般的攻袭之下疲惫不堪,就连军粮都已经供应不上,最近的粮草都是由之前攻破的南朝要塞之中夺得,然后强运过去。

    而且中山王元英似乎也不急着攻破泗城,按最近数日的动向,南朝军方也已经觉察到他似乎更热衷于先逐一击溃赶去的援军,正是围城打援的战法。

    蓝怀恭的主力善战军队便有七万多,再加上城中的壮男男子和之前赶去的一些地方援军,泗城之中至少有九万余能战的军士,即便围困的北魏军队有十几万,但依靠城墙和城内军械,城内粮草又不缺的情形下,是怎么都不可能这么快便失守的。

    “虽不确切,此时还未得到印证,但按照我家中密件上所说,似乎是蓝怀恭自己先怯战怕死了,他分出一万精兵,偷偷出城想要突围先逃。结果城中军士发现主将都已经溃逃,顿时便兵败如山倒。结果蓝怀恭自己也并未跑得掉,先被斩了。”

    齐珠玑连连深呼吸,但是呼吸还是不由得急促起来,语气里隐含着愤怒:“先前看这人部下的做派,便觉得这些人贪生怕死,没料到主将自己都这般无用,自己寻死!”

    萧素心呆了片刻。

    她的心中倒是没有愤怒,因为她之前也根本不认识蓝怀恭,她此时无暇去想这人,她满脑子想的全是铁策军、林意和接下来的战局。

    即便是对于她而言,这边的战局也很清晰,泗城和钟离城在周围的一些要塞重城相继沦陷之后,已经是互为犄角,泗城有南朝重兵,拖住北魏中山王元英大部,钟离城扼守住水路咽喉,北魏这一带水军不足,水路咽喉不失,南朝更北的边军便依旧可以通过水路来援。

    而且按照先前的军情,的确已经有边军由水路赶来。

    先前所有人担心的是钟离城先失守,毕竟钟离城守军不足,钟离一失守,泗城便是真正孤城,但谁能想到,他们连钟离都还没有到,泗城便都已经失了?

    “我家中信笺说得很明确,让我直接走。”齐珠玑转身看着她,说道:“我也认同家中所说的道理,泗城一失,中山王元英的前锋军在数日之内便会到达钟离,再过数日,他大部一到,钟离根本不可能守得住。”

    “你觉得是这个道理,但心中却别有想法,否则不会特地来找我…想要听我的意见。”萧素心慢慢安静下来,她看着齐珠玑的眼睛,漠然的说道:“至于战局,我并不想做什么推断,我只是知道,林意和白月露他们,若是能从道人城活着离开,他们应该会去钟离。因为铁策军也会去钟离,你有得选,但他没得选。”

    “所以你已经给出了答案,你也依旧会去钟离。”齐珠玑点了点头,他点头的动作就像是分解了的慢动作一样的慢,但是他突然笑了起来,道:“我也会去钟离。”

    萧素心依旧看着他,不知为何,她听着齐珠玑的这句话,却并未有太大的意外。

    “一个人一生总是要做些疯狂的事情,而且回想起来,我在以前,真的没有多少朋友,尤其没有像你这样对林意的朋友。”齐珠玑的笑容变得轻松起来,他轻声的认真说道:“若是能够活下来,那以后想必你们和我,都应该会是这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