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少女看着周玄冥,眉梢微微的挑起,眼神中显然蕴含着不解,意思便是,我认识你?

    两人当然互相不认识。

    只是在周玄冥看来,既然在这里遇见,便是奇妙的缘分,冥冥之中的天意。

    他微笑起来。

    和王平央不同,即便无数佛经上都记载着众生平等的道理,然而在他看来,修行者以天地为食,便是将弱肉强食进行到了极致。

    既然人连最凶恶的猛兽都可以为食,那杀人而汲取对方的元气提升修为,这也无可厚非。

    所以他不觉得这是堕落和迷失,即便杀死了那么多毫无瓜葛的农夫和军士,他心中也并未有多少负罪感。

    修行,和天地争命,和强大的对手为敌,本身便是生死之间的豪赌。

    他微笑着,准备开口。

    “我不认识你。”

    然而就在这时,这名少女清亮的声音已经响起。

    这名少女很平静的看着他,看着他的微笑,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缓慢而认真的说道:“而且我只是路过,我不想惹事...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最好不要惹我。”

    周玄冥怔了怔。

    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先开口说出这样的一些话。

    他的微笑更加灿烂了些。

    他觉得这名少女很有趣。

    能够拥有这样的一名少女的元气和自己融为一体,便更有意思。

    然而少女没有理会他。

    她不再看他,准备离开。

    周玄冥的脸色微变,先前在寺中修行时,他也从未遭人轻慢,更何况此时他修习魔宗亲授的功法,修行速度一日千里,他心中自然觉得自己超出寻常修行者一等。

    这名少女如此态度,他心中便不能接受。

    “我会杀了你。”

    周玄冥声音微冷的说道,“哪怕是倪云珊,此时也不是我对手,我如此说法,你还认不认为我惹不起你?”

    那三名军方修行者都在极其紧张的看着他,听着这样的话语,那三名军方修行者知道他将会直接在这种光天化日下出手,他们的衣衫全部被冷汗湿透。

    少女缓缓的转过身来。

    她听懂了周玄冥的这句话的意思。

    倪云珊是公认的南朝这一代年轻女修之中的第一人。

    那其余南朝任何的少女,当然不可能有倪云珊强。

    对方的意思是,她当然不是他的对手。

    然而听着这样的话语,她的面色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脸上生出一层冷意,如同深秋里的瓦面上,结出了一层白霜。她看了一眼周玄冥身后那三名紧张到了极点,甚至连想出手还是想逃都在艰难抉择的军方修行者,眼睛里也升腾起一丝异样的光焰:“无缘无故想杀人,看来你就是最近传说中那几名凶徒之一。”

    周玄冥眉头微蹙。

    他有些想不明白,既然对方已经借此猜出了他的身份,为何在他面前还能保持着如此的镇定,难道真是因为无知者无惧?

    “你们是在做什么?”

    少女的声音又在他的耳廓中响起,“如果你现在告诉我,我或许不会杀你,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周玄冥愕然。

    他心中生出无穷错愕的情绪。

    看着这名少女的妆容,他确定对方的年纪不可能比自己大。

    “你会不会太过自信?”

    他忍不住看着这名少女,道:“你对一名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便是如此说话?”

    少女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他,然后道:“你能不能收起狂妄的自信,然后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答案当然是不能。

    因为周玄冥绝不相信这名少女会比南天院的倪云珊还要强,他也绝不相信这名少女会比他还要强。

    他只是觉得这是对方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虚张声势而已。

    他选择了出手。

    一道淡蓝色的剑光发出了一声可怕的啸鸣,出现在他身前的空气里。

    然而这还只是虚张声势,吸引对方目光的路数,真正的杀意,来自脚下。

    他体内的真元顺着他腿部的经络急速的冲入地下,少女脚下的道石缝隙里,一粒粒尘土如有生命般漂浮往上,汇聚起来,就要形成可怕的利刺,直接刺入她的身体。

    然而就在此时,场间发出了一声异样的轰鸣。

    就像是两个铴锣互相撞击在一起。

    周玄冥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毫无血色可言。

    他的骄傲自信,随着感知里那股排山倒海般的可怖力量的爆发,和流淌出体外的真元一起被击溃。

    无数即将形成的利刺瞬间震成粉末。

    道边的行人被震得大脑一片空白,恍惚中有两片金光在空气里生成,又迅速消失。

    周玄冥身前那道淡蓝色的飞剑剧烈的颤抖着。

    他的身体周围,骤然生成无数冰片般的劲气。

    这些劲气由对方的真元溅射形成,威力相对于飞剑而言并不算强大,然而此时却是在击溃他的真元的同时生成,哪怕威力再弱一些,只要足够锋利,对周玄冥而言也已经是无法可解。

    这毫无道理可言,完全是真元力量和霸道的功法的碾压。

    然而南朝哪里来这样强大的少女,哪里来这样霸道的可以一瞬间迸发出如此多的真元的少女!

    “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玄冥充满无尽悔恨和恐惧的叫了起来。

    ......

    周玄冥身后那早餐铺子被强大的力量直接震塌,三名军方修行者手持着兵器护住店铺里的人后退。

    当这铺子顶棚砸落,三名军方修行者手中的兵器将落下的砖瓦等物隔开,接着三人从弥漫的烟尘中冲出时,他们只看到周玄冥在往后仰面倒下。

    周玄冥的身体上出现了无数道伤口,就如同被千刀万剐一般。

    飞溅出来的鲜血混杂着烟尘,甚至发出嗤嗤的响声。

    砰的一声。

    当周玄冥的尸身往后倒下时,这三名军方的修行者和这条街巷才似乎刚刚从清晨里彻底惊醒。

    无数声惊呼和害怕的尖叫声响起。

    “死了?”

    “就这样死了?”

    这三名军方修行者看着已经毫无生机可言的周玄冥,骇然的看向四处,烟尘里隐约有马蹄声,却已经不见那名少女的身影。

    这样一名调动了多方修行者,甚至特意去调动铁策军的凶徒...竟然在这里,直接被一名过路的少女杀死了?

    这三名军方的修行者都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所见是真实的。

    只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让他们瞬间脱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