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钟离城的占地其实只得道人城一半大小,但是从前朝开始,钟离便一直是南方王朝的屯粮重地和水陆要道。</br></br>    钟离城再往北,对于南朝而言便已经算是北部边境。</br></br>    但对于北魏而言,从钟离到南朝边军的那些屯兵边城之间的广袤原野,却是他们垂涎欲滴的肥肉。</br></br>    这些地带地势平坦,大多都是肥沃的农田,在北魏兴起之前,北方的许多流民、马贼,拼了命的也要进入这些地方劫掠,便是因为一次成功的劫掠,或许便能让他们一年衣食无忧。</br></br>    和周遭的其余城池相比,钟离城虽然占地不大,但一直是作为战略要地布置,半个城依水而建,坚厚的石制城墙一直深入水下淤泥深处,靠水的城墙又高,淮水又是湍急,寻常水军也很难从临水这边攻城。</br></br>    所以即便之前北魏中山王元英屡出奇兵,这钟离城中蓝怀恭部下的精锐军队也早就被蓝怀恭调走,城中守军只有数千,但中山王元英座下都是陆军,别说没有特别强大的水军,就连寻常的水军都没有。</br></br>    对于钟离城中南朝守军而言,若是靠水这半边不需要用兵镇守,那便意味着只需要将兵力全部集中镇守在靠陆地的这一侧。</br></br>    再加上钟离原本就是囤积粮草和军械的水陆要塞,粮草和军械都是异常充足,所以在过往北魏重兵不至的情形之下,这钟离城却是给人固若金汤之感。闪舞小说网..</br></br>    只是在一支北魏军队突然出现,在水流湍急的淮水之中只是用短短的时间便堆积成可以囤军的洲屿,接着又沟通北岸,并逐渐建桥接近钟离城临水城墙时,钟离城内的南朝军士的意见也发生了分歧。</br></br>    在半夜时分,钟离城里发生了一场叛乱。</br></br>    反叛者取得了胜利。</br></br>    城中先前的数名高阶将领浑身伤痕的跪倒在地,其中为首一名将领浑身的铠甲都已经被卸去,只剩下贴身的蓝袍。</br></br>    这名将领并未受太过严重的伤势,只是他的脖子和肩膀都被数柄森冷的长剑压着,略微动作,锋利的剑锋便在他的肌肤上冷酷的划出血痕。</br></br>    “王朝宗,你敢以下犯上!”这名将领愤怒至极,仰头看着身前一名身穿黑甲,面无表情的青年将领寒声厉喝道。</br></br>    这名被他称为王朝宗的黑甲将领脸上终于有了些表情,现出些鄙夷的神色,“蓝怀恭的部属,全部都是这样的无胆鼠辈?”</br></br>    “你!”</br></br>    被压在地上的将领一时气结,在下一刹那,他咬牙厉声道:“你知不知道我叔父是谁,你敢在这里违抗军令,如此对我”</br></br>    “我连死都不怕,怕你叔父?”</br></br>    王朝宗冷冷的打断了这名将领的话语,然后道:“我想活,所以我不会让你像蓝怀恭一样带人逃跑。”</br></br>    不怕死和我想活这样的两句话明显对冲,然而在此时,所有聚集在周遭的南朝军士却都明白这名带头造反的年轻将领是什么意思。</br></br>    在这里坚守,有可能会死,但是任凭这几名将领暗中带着部属偷偷逃离,恐怕这里也和泗城一样,迅速溃城,尚且被蒙在鼓里的大多数军士都会死。</br></br>    “把他们挂在北边水面上吊死。”</br></br>    王朝宗根本不再和这名将领废话,冷冷的对着身后的数名将领说道。</br></br>    “什么!”</br></br>    那数名跪在地上的将领一起骇然大叫起来。</br></br>    就连他身后数名将领都是有些不解,一人轻声问道:“杀便杀了,挂在北墙作甚?”</br></br>    “不是给我们自己人看的,是给那些北魏人看的。”</br></br>    王朝宗冷漠的抬起头来,他知道自己这军令一下,这一场战斗无论胜负,哪怕自己能够好好活下来,将来自己都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而死,但这南朝,终究需要些有这样肩膀的人来担起事情,否则便只被那些北魏人看笑话。</br></br>    “死战而已,不死不休。”</br></br>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慢而冰冷的说道,“想要轻松愉快的拿下钟离,那便是做梦。”</br></br>    当他这样的声音响起,他周围这些军士便都已经彻底明白。</br></br>    这些城中原本的最高阶将领的相貌不是秘密,北魏那些人肯定能够认得出来。</br></br>    原本城中的最高将领都在北面水上被绞死,那淮水之中新来的那支北魏军队,自然就知道城中这些人已经彻底豁了出去,要死守这座城。</br></br>    “他们这些天伐木堆土也是费了些气力,想要安生睡觉也不可能。我等会招些嗓门大的,再带些鼓,一夜都别想安生睡觉。”一名络腮胡子将领鄙夷的笑笑。</br></br>    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结局,那几名被压着的将领都是大声的尖叫挣扎起来。</br></br>    有沉重的脚步声响起。</br></br>    一名寻常军士直接大踏步上前,一把便揪起了其中一名将领的领子,不等这人反应过来,噗的一声,他手中握着的一柄尖刀已经直接在这名将领的胸口扎出深深的血口。</br></br>    这名将领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br></br>    他的心脉和肺叶全部被洞穿,他想要惨叫,竟然是一声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鲜血从伤口之中狂喷而出。</br></br>    “如果我记得不错,你应该叫陈耕年?”王朝宗面色不变,只是有些意外的看着这名庄稼汉一般的寻常军士,看着他如此干脆熟练的手段,他忍不住问道,“你之前做什么的?”</br></br>    “杀猪的。”这名军士对着王朝宗躬身行了一礼,认真说道。</br></br>    “怪不得。”</br></br>    王朝宗霍然开朗,他眉头松开的同时,他身后一些将领却是轰然大笑起来。</br></br>    笑声狂放豪迈。</br></br>    其余那数名跪在地上的将领不知是被这笑声吓倒还是被那淋漓的鲜血吓瘫,都是面无血色的软倒在地,被一群军士蜂拥拖出。</br></br>    不到盏茶时分,钟离城北面临水城墙上响起无数纷乱的声音。</br></br>    有人大声叫骂,有人喊杀。</br></br>    战鼓声响起。</br></br>    水面洲上的魏军射出大量箭矢,其中夹杂着一些军械抛出的碎石和飞刃。</br></br>    破空声呜咽。</br></br>    王朝宗面色漠然的巡城,他此时和其余城中那些和他同样想法的将领,根本未曾想到,有史以来,北方王朝和南方王朝之间,最残酷和规模最大的一场血腥绞杀,就从他所在的浓浓夜色,就在此时展开。</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