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冥思、修行,吃东西。

    除了不能放肆的活动手脚施展蛮力,林意在马车上所做的事情其实和在洛水城中没有什么差别。

    车队在东拓渠郡至太谷郡的官道上疾行,过了太谷郡,距离木门郡便很近。

    这些时日没有更多灵药的补充,先前那些行军口粮已经全部吃光,而无论是这种行军口粮,还是可能更有效的大俱罗当年吃的那种口粮还没有到手,这些时日他的修行速度便没有之前那么快。

    和厉末笑交手之后,他便确定自己的力量应该超过了承天初阶的修行者,但超出也不算太多,距离承天中阶的修行者,应该还是有些差距。

    按照先前的军情,那名叫做周玄冥的凶徒,修为便是到了承天境中阶,但即便如此,林意觉得单凭自己也不是没有一战的可能。

    他的感知应该比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还要强。

    大俱罗这种功法再加上眉山之中的际遇,似乎可以让他的感知永远领先同阶的修行者很多。

    最为关键的是,他依靠战斗的只是肉身的力气,而并非真元。

    而且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开始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像怪物,那些割裂的伤口,不需要药物都会很快止血,只需要一个昼夜的时间,便会恢复如初。

    只要对方没有强大到可以瞬间杀死他的地步,久战之下,便应该会被他耗死。

    和强大修行者战斗,林意想的很多,也有许多应对的办法,但是对于这大俱罗之路,他没有什么办法。

    连南天三圣中最强的沈约都已经死去,传授给他无漏金身法的何修行也已经死去,再没有谁可以给他一些建议和指导。

    现在对于这变得迟缓下来的修为进境,他唯一可以做的,便只是在勤勉之中等待,等待沈鲲能否给他找来当年大俱罗的食粮。

    在未知的道路上摸索,总是比遵循着前人的道路走更为艰难和迷茫,甚至不知道需要走多少的路才能到达某一个终点。

    ……

    正午的阳光里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一名骑者从后方的官道上追来,带给了林意一封信笺。

    信笺来自宁州,信笺上的笔记很纤秀。

    拆开宁凝亲笔所书的这封信笺,林意忍不住笑了起来。

    哪怕没有好消息,他接到宁凝这名可爱的师姐的信笺,也总是开心,更何况这封信笺上有很好的消息。

    有一批和他先前所吃的完全一样的行军口粮,将会很快送到洛水城中的铁策军营。

    这封信笺上宁凝写的很详细,她先前设法帮林意去找这种口粮,只是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但运气似乎真的不错,前些时日有一批流寇从北魏境内流窜至宁州,被宁州军歼灭,而那些流寇带的粮食之中,便有不少是这种行军口粮,加起来至少也有两千斤。

    除了主要说这送粮一事之外,宁凝还特意提及在帮他找些炼力方面有关的灵药,只是目前尚且没有什么进展。

    只是在宁州刺史家这名送信人走之后不久,又有一名骑者从小道而来。

    这名骑者本身便是一名至少到了如意境中阶的修行者。

    他是陈家的修行者,只是他这次带来的却是两封信。

    一封来自陈宝菀,一封却是来自萧淑霏。

    这当然是巨大的惊喜。

    而用最快的速度拆开这两封信之后,他对于这两封信为什么都会由陈家修行者送来的疑惑便随即消失。

    陈宝菀抱怨了她成了他和萧淑霏的信使,只是林意自然明白这只是玩笑话。

    他甚至有些莫名的开心,陈宝菀和萧淑霏当年在学院时关系有些疏远,而且现在陈家和萧家的关系,便更难说亲近。若是因为他的原因,陈宝菀和萧淑霏之间至少在将来不成为敌人,那他便很欣慰。

    陈宝菀的信笺中很清楚的告知他,至少到了秋季,他这支铁策军才会调去边军。还有他所需的那副真元重铠,萧淑霏已经令人送至陈家,而她会在近日便安排送来。

    这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大俱罗的修行之道不仅是让他有了在灵荒中成圣的希望,最为关键的是,彻底改变了他对修行的看法,改变了他固有的思维,让他明白变得强大不一定要依靠先前认为的真元修行境界,而可以依靠很多不同的手段。

    这具真元铠甲,便能够让他在战斗中变得强大许多。

    在捏着萧淑霏的信笺时,林意的手指甚至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他的情绪真的无法平静。

    思念真是很难用言语形容的东西,即便之前在建康终于又见了她一面,然而看着这封信笺上的字迹,许多隐匿在心脏最柔软的深处的画面,也是如同一波波潮水不断袭来,无法遏制。

    他真的很想念她。

    只是这封信笺的内容,却让他更为清晰的认知到,恐怕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不可能和在当年学院时一样,站在她的身边,哪怕只是和她并肩而立,一起看风景。

    “还是那么冷,连句想我都不说?”

    他一遍遍看着熟悉而令他心潮汹涌的字迹,忍不住感慨的笑了起来,喃喃自语。

    这封信笺上的语气真的很高冷,只是用异常平静的笔触,很清晰的告知他,他和她之间表面上任何的亲密举动都会引起她家中的剧烈反弹。

    她希望他不要做出那种很傻的,一定要做给人看的事情。

    只是这便是她一贯以来的性格。

    只是这些话,他的脑海里面就已经出现了她侧过脸去不看自己,却静静的看着远处的风景,然后平和的和他说话,训斥他的模样。

    她真正想说的话语,便是:“你偷偷的这样做,难道不行,非得在人前这么做?”

    林意也想到了他以前在学院时,面对她这句话时的回答,“当然不行,否则别人怎么知道你和我是一对,别人要是给你乱安排,和我抢,怎么办。”

    他笑着,又莫名的有些感动。

    她应该知道他不太爱改。

    只是她说还是要说。

    因为她知道他明白,她的心意也未曾改变。

    ......

    在日落时分,林意所在的这列马车已经进入了太谷郡境内。

    在太谷郡城外道畔的一处歇脚处,看到凉棚下的一名妇人和一名面上很多伤疤的年轻人时,林意的眼睛亮了起来。

    “是林将军?”

    然而也就在这同时,城门口一骑疾冲而来,又递上一封密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