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陈大先生连斩四剑,这柄北魏神念境修行者的飞剑原本和那四柄被斩落的飞剑并列,甚至可以更快。

    然而这柄飞剑却是刻意的缓了一缓。

    它和它的主人只是刻意的等待那一丝时机。

    在这名北魏乐相府的神念境剑师看来,陈大先生是断然不可能截得住自己这一剑了,因为一个人的拼命可以激发一些潜力,可以不顾身体的损伤涌出更多的真元,但是却没有人可以改变时间和真实存在的距离。

    他认为陈大先生已经来不及挥重剑拦住自己这一剑。

    然而他失算了。

    陈大先生的重剑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收了回来,如一座铁桥般镇落在他的飞剑上。

    清晨的空气里响起一道重音,然后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

    这名北魏的神念境修行者紧抿着双唇,喉内涌出的逆血却是从他的鼻孔之中喷了出来。

    他抬着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城墙上的陈大先生,无法理解陈大先生如此年迈的身体怎么可能和正当年的自己抗衡。

    然后他看到了结果。

    陈大先生持剑的右臂震起血雾。

    他的右臂软垂了下来。

    许多破碎的血肉从他的右臂上离散飞出。

    他的右臂断了。

    不只是骨骼被震碎,他的经脉在骨骼碎裂之前便已经被他自己的真元撕碎。

    这些只是外伤,他内里的隐伤应该更重。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左手握住了这柄重剑。

    这名北魏神念境修行者心中更为痛苦的叫喊起来,他明白了陈大先生的心意和决心。

    他的心意去处,那柄震荡不已的飞剑就要强行往后收回,然而他依旧失算了。

    陈大先生的左手剑挥了下来,还是斩中了他的飞剑。

    先前那一剑,陈大先生的右手似乎陡然缩了一尺。

    而现在,陈大先生左手的一剑,却似乎陡然长了一尺。

    缩骨功和通臂拳,在任何修行者眼里都是属于武者的粗浅手段,然而这名北魏修行者怎么都没有想到,便是这样的粗浅手段在这种时候却偏偏决定了刹那时光。

    重剑落在他的飞剑上。

    他紧抿的双唇终于抿不住,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带着他无法控制的一些破碎真元,一直冲到他身前的城墙上。

    坚硬的城墙上被这些鲜血击出了许多细小的坑洼。

    陈大先生晃了晃。

    他放开了手中的重剑,颓然的坐在他之前怎么都不肯触碰的污浊地上,然后不断的咳血。

    数名南朝军士下意识的就想上去扶他,然而却被王朝宗的一声厉喝喝止。

    这些南朝军士不知道王朝宗为什么喝止他们。

    但在下一刻,随着陈大先生的一声声咳嗽,他们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城墙上石缝里混杂着泥水凝固的鲜血被震成了粉末。

    城墙下五名北魏乐相府的剑师不断的服着伤药,竭尽全力的调息着,包括其中那名神念境修行者。

    这名乐相府的神念境修行者无奈的苦笑着,他此时甚至没有多少杀意。

    一是他自己的伤势也很重,二是他可以肯定,就算陈大先生能够活下来,今后也必定是个废人。

    在这场战斗里,陈大先生付出的代价当然更高。

    只是以一人之力同样重创他们五人,最根本的还是最初那如钉子般砸入他们五剑的一剑。

    “您应该就是齐家那名供奉,您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

    这名乐相府的神念境修行者轻轻的咳嗽着,他的身体开始停止了颤抖,他尊敬的看着墙上,说了那两句之后,依旧忍不住感慨道:“南朝的能人异士实在太多。”

    陈大先生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每一次呼吸他都会牵扯到体内的伤处,但他还是对着墙下的这些北魏修行者说道:“若是沈约和何修行还活着,你们恐怕连南下说这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绝大多数人不明白陈大先生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在场有些修行者懂。

    沈约和何修行若是活着,北魏的人根本就不敢南下。

    南朝的能人异士当然多,南天三圣这样的存在,当然不是北魏的那些修行者所能比较锋芒。

    所以这名北魏的神念修行者此时的这句感慨,原本就是废话。

    这名北魏神念境修行者无法反驳,他也并未生气,只是道:“先生说的是。”

    但他接下来的神容渐渐平静,面色更为坚毅,缓缓说道:“只是南天三圣里那两名好战的圣者已经死了,而另外一名圣者原本就不出手,甚至是否真正存在都已存疑。所以应该没有什么再能阻止我们北魏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在场的所有南朝人当然不是这么认为。

    然而现在却似乎无法改变他们会死在这些人之前的命运。

    因为这名北魏的神念境修行者的气息渐匀,虽然伤重,却依旧能够出手。

    所有在场的南朝人都很不甘,包括齐珠玑在内,然而即便是齐珠玑,都无法改变这里的战斗的结果。

    江心洲上,那名头戴圆帽的北魏将领缓缓抬手,他就将发出再次全军强攻的命令。

    然而也就在此时,南侧的天空之中一声刺耳的啸鸣,接着爆开一团亮光。

    那团亮光是火焰,在夜空里将会十分显现,只是此时天亮,就显不出明亮来。

    这名北魏将领的手僵住。

    ……

    钟离城那边的某处荒废的田野里,驶来了两辆马车。

    马车车头上驾车的两名年轻人看起来十分疲惫。

    因为确定是南朝人,所以当这两辆马车接近时,埋伏在草间的几名北魏箭师很冷酷的各自射出一箭。

    然后他们就都死了。

    为首那辆马车上的年轻人任凭他们的箭矢射在身上,然后只是朝着他们投出了数块石头。

    他们的箭矢在那名年轻人身上折断,落下,然后他们的头颅就像是熟透了的西瓜一样爆了开来。

    林意没有去看那几名死去的北魏箭师,他看了一眼很近的北魏联营,又看着晨光里肃杀的钟离城,他确定钟离城依旧牢牢的控制在自己人的手中,他的心中便感到难言的欣喜和温暖。

    此时他还不知道齐珠玑正在北墙上死守。

    齐珠玑也不知道,他所等候的那批军械和薛九那支铁策军依旧还没有到,但他所怀念的林意,却在此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