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钟离城南门外已经被铁骑肆虐得不像样子的原野里,此时的主人依旧还是那两三千北魏军队。</br></br>    这支北魏军队之前作战已经算是艰苦,长途的快速行军,甚至连口粮都是配给得很少,在钟离城外和城内的南朝军队战斗这么多时日之后,他们疲惫到了极点,身体也逐渐虚弱得难以抵抗一些小病。</br></br>    然而和北面水上那支北魏军队相比,他们依旧显得十分幸运。</br></br>    他们的幸运来自于他们并没有接到上方的决死军令,还有一点则来自于他们有一些相对仁慈而且修为和眼光都不俗的将领。</br></br>    那名北魏老将早已起身,他骑在马上,从营区早就十分警惕的看着两辆马车。</br></br>    甚至在林意出手之前,他就已经嗅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br></br>    如果他是那几名北魏箭师或者能够提前和那几名北魏箭师交流,他绝对不会出箭或是让那几名北魏箭师出手。</br></br>    不管他们如何疲惫,他们这里依旧是一支数千人的军队。</br></br>    然而这两辆马车前进的态势,似乎不只是不畏惧,而是一种并不在意他们存在与否的感觉。</br></br>    这便意味着这两辆马车足够自信,太过强大。</br></br>    所以当接下来看着那几名北魏箭师头颅像熟透了的西瓜一样爆开的画面,他心痛的闭了闭眼睛,嘴里泛起极为苦涩的味道。</br></br>    他不想阻拦这两辆马车。</br></br>    如果他是眼下这支北魏军队的主人,他根本不想再派任何一名北魏军士上去战斗。</br></br>    然而他不是这支军队的唯一统领。</br></br>    其余人不同意。</br></br>    有如雷的马蹄声响起。</br></br>    已经有人发出了军令。</br></br>    这名北魏老将有些惊愕的转过头去,他看到正在发号施令的便是那名在夜里反对他的正值壮年的北魏将领。</br></br>    当这名北魏老将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这名正值壮年的北魏将领索性大踏步的走了过来。</br></br>    他的身影十分魁伟,用深红色石粉涂抹得如同坚硬头盔的头发在此时晨光里更是散发着说不出的野蛮而坚毅的味道。</br></br>    “哪怕那里面有神念境的修行者,我依旧会下这样的军令。”</br></br>    他走到这名北魏老将的面前,寒声说道,“之前我是尊敬你,所以很多时候我都让你来下达军令,但是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像之前那样。”</br></br>    北魏老将眉头一皱,但在他说话之前,这名壮年将领已经压低了声音,声音更寒,“我无法和你一样坐视对岸的手足在拼命却无动于衷。还有,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就直接因为敌人强大而直接将他们放进钟离城,那中山王战后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阻拦不住和不阻拦,不是一回事。”</br></br>    对于木已成舟的事情,这名北魏老将不想争执,更何况眼睛的余光里看着其余几名将领的脸色,他便明白这些人都是和这人一样的想法。</br></br>    但他还是忍不住沉声说了一句,“我只知道,身为一支军队的将领管不了别人军队的事情,而且若是看不过去,要死也是自己一起冲锋陷阵去死,而不是让自己的部下去送死。”</br></br>    “你以为我怕死?”</br></br>    这名壮年将领冷笑了起来。</br></br>    他做出了最直接的回应。</br></br>    无数金属震鸣声响起,这支魏军之中所有的重铠军士已经集结完毕,开始动步。而一辆战车同时到了这名壮年将领的身后,数名军士开始迅速给他披挂。</br></br>    一件真元重铠开始覆盖上这名壮年将领的身体。</br></br>    “如果想送死,那也等他战斗之后。”</br></br>    这名年迈的北魏将领没有再和这名壮年将领对话,只是对着数十名一直跟着自己的亲兵说道。</br></br>    ……</br></br>    蹄声如雷鸣。</br></br>    从营区冲出的百余重骑已经奔跑到全速,汇聚成了一条铁流。</br></br>    北魏重骑用的都是长枪和长刀。</br></br>    在此时狂奔之中,他们双手持着长枪,铁流前方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枪尖,在晨光之中都是耀眼而令人心悸。</br></br>    他们身上的佩刀随着马匹的颠簸自然的和马鞍产生碰撞,发出整齐的声音。</br></br>    整片原野都震动起来,烟尘形成了长龙。</br></br>    “换马车,你来我这辆,我去你那辆。”</br></br>    面对这支冲来的重骑,林意心中的温暖被冲散。他的面色化为冷漠,然后直接朝着白月露的马车跃了过去。</br></br>    在他落在白月露所在的马车车头时,白月露的身影已经在他的马车车头出现。</br></br>    两辆马车之间的差别,是白月露的这辆马车里有容意。</br></br>    “银蛇!”</br></br>    随着林意的一声轻喝,一根短矛从车厢之中递了出来。</br></br>    在握住这根短矛的第一时间,林意就已经发力。</br></br>    嗤的一声裂响。</br></br>    凄厉的破空声甚至压住了如雷的马蹄声。</br></br>    冲锋在最前的那名重骑军,突然从马上跌落。</br></br>    但不是被这支瞬间抛到他身前的飞矛洞穿,而是整个身体散开,变成了大块的血肉碎块。</br></br>    飞到他身前的这支矛散了开来。</br></br>    变成了很多银色的索刃飞舞在空中。</br></br>    林意就像是抛出了一张网。</br></br>    一张连厚达半指的铠甲都根本不能挡住切割的网。</br></br>    这名重骑军身后四五名重骑军的身体接着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变成崩塌的血肉块。</br></br>    紧接着,沉闷的撞击声响起。</br></br>    虽然只是前方数名重骑军被杀死,然而后方的所有重骑军根本没有见过这样的画面,他们就算是连前方竖起了如林的长矛,他们都可以硬着头皮控马冲上去,然而同伴突然消失变成的尸块却让他们失去了这样的悍勇,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br></br>    有数名重骑军下意识的勒紧了缰绳。</br></br>    他们身下的战马只是陡然一慢,后方的重骑就已经收势不及撞了上来。</br></br>    在所有人想象中的画面,应该是这支铁流撞过两辆马车,即便很多重骑军可能会被瞬间杀死,但是这两辆马车会被撕扯成碎片。</br></br>    然而不是这样。</br></br>    数十名重骑军随着身上的战马重重摔在地上,撞成一团。</br></br>    其余侥幸避开的重骑从他们的两侧冲过,阵型散乱而惊惶。</br></br>    也就在此时,一阵更为惊惶的大叫声如潮水一般响起。</br></br>    所有的北魏军士如同看到了比那根飞矛分尸更可怕的画面。</br></br>    林意已经从马车上跃了下来。</br></br>    两辆马车依旧还在以很快的速度前行,然而林意却比马车还快。</br></br>    他手中握着一柄刀,直接冲向迎面而来的重骑军!</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