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马蹄声再聚。

    那些原本分散开的重骑军重新汇笼,朝着林意冲锋而去。

    这是他们潜意识里的习惯。

    要对付修行者,首先便要限制修行者的活动空间,然后要进行连续不断的冲击。

    只有修行者来不及应变,真元在他们的连续冲击下运转不灵,他们才有杀死修行者的机会。

    在生死面前,没有人会愚蠢,没有人会迂腐。

    为首的十余骑在略微接近林意的刹那,便全力的投出了手中的长枪。

    他们手中的长枪发出了呼啸声,并没有刻意追求精准,他们所要追求的,只是用投出的长枪限制林意的活动,将他在这一刹困锁在他们冲锋的前方空间。

    然而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包括他们身后营区里的其余那些北魏军士也没有想到,林意面对投来的长枪,根本避都没有避。

    他原本都不想避开这支骑军的正面。

    数根呼啸而至的长枪落在了他的身上,只是噗噗数响,便从他身上弹了出去。

    一声厉喝在重骑军中响起,为首已经投出手中长枪的十余骑往两侧微分,有四骑从他们的缝隙之中如电穿出,四名重骑军双手死死的握住长枪,甚至将枪杆的尾端顶在了身后马鞍上。

    四根长枪的枪头随着奔马的颠簸抖出枪花,这四根长枪和马上骑者,和这四匹战马似乎融为了一体,一齐撞向林意。

    林意皱了皱眉眉头。

    他考虑一下,觉得会很疼,然而这样似乎更能震慑人心,所以他便没有做出任何的改变,用自己的身体撞了上去。

    四根带着强大冲力的长枪直接刺中他的身体。

    嘭!

    一声沉闷的声音却来自他的脚下,遮掩住了枪尖刺中他身体的声音。

    他的脚下涌起一蓬烟尘,然而他的身体却并没有像很多人想象的一样被刺穿,或者被顶飞出去。

    他的双脚略微后滑,然后沉入地下。

    四名重骑的双手同时失去了知觉。

    他们手中的长枪异常宽张的变形,然后随着一声刺痛耳膜的裂响从中折断!

    死死往前压着的力量骤然落空,他们的身体急剧的往前栽倒,而他们身下顶着枪杆的马鞍却是发出了炸裂的声音,捆缚住马腹的数根束带同时绷断。

    四匹战马同时悲鸣。

    它们都控制不住自己的重心,互相碰撞在一起。

    有两名重骑军士直接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而其余两名的身体挂在了一边,如同马身上挂着的水囊般晃荡。

    一片如海啸般的惊呼声响起。

    林意跳了起来。

    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

    然而在此之前的一刹那,他的双足还深深的没在泥里。

    他的双脚只是刚刚腾空,他的身姿就已经给人一种完全不合道理的荒谬感觉。

    然而他就这样真的跳了起来。

    他腾空,一脚踏在了前方一匹战马的马首上。

    啪嗒一声闷响。

    这匹战马口鼻之中鲜血如瀑,直接往前栽倒。

    林意的刀光亮起。

    他一刀一个,将那两名还未跌落马背的军士的首级斩了下来。

    然后他毫无停顿,朝着前方跃下,一刀朝着正前方一名重骑军士斩了过去。

    这名重骑军士刀法不弱,一声厉喝,一刀斩在林意的刀上。

    然后他的刀断了。

    接着他只觉得腰间一凉。

    他的腰断了。

    他被拦腰斩断,上半身还在空中未落,他座下的战马却还在驮着他的下半身继续往前冲去。

    一蓬鲜血连着内脏如瀑,冲得他身后那两名重骑军士一脸一身都是。

    这两名北魏的重骑军士原本都是悍勇到了极点的存在,他们所想的便是用自己的命来换取对方的真元不继,然而此时被这鲜血一冲,这两名重骑军士却是被吓傻了一般,呆在当场。

    林意一刀一个,沉默而冷酷的斩下了这两个人的头颅。

    直到此时,他的喉间才涌出一声略微痛苦的闷哼,似乎这才将那四根长枪顶刺在他身上带来的痛苦和浊气呼出。

    所有这些重骑的目光都被林意所吸引。

    他们的身体都在颤抖。

    甚至已经越过林意身体的骑者都没有朝着那两辆马车冲去,而是下意识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向林意。

    林意不断挥刀。

    他就像是砍着树上挂着的果子。

    每一道刀光亮起就会将一名北魏重骑从马背上斩下。

    他一路前行,挥刀动作迅疾而随意,他的身上不断的被泼上一层又一层鲜血,但他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的身后,全部都是空着的战马。

    一条血路的后方,便是那两辆兀自向前的马车。

    这些身在局中的重骑还只是恐怖,但他们后方,距离百丈看着这样画面的重铠军士,却是已经心神欲裂。

    那名还在披挂着真元重铠的壮年将领还未来得及戴上头盔。

    他的脸色和头上的深红色相比,显得分外的惨白。

    那就是一头人形的蛮兽。

    “难道你的真元,永远都不会中断的吗?”

    他看着一路破风而行的林意,连呼吸都艰难起来。

    他身后不远处,那名年迈的北魏将领也是面色苍白如雪。

    看着以远超常人速度的挥刀,却每一刀必斩杀一名重骑军士的林意,他都有那么一瞬间忍不住出阵用自己的飞剑。

    然而看着林意身后的两辆马车,他却强行忍住了。

    他越来越可以肯定,自己上去也毫无意义。

    ……

    无论前方已经倒下了多少人,后面的重骑军依旧前赴后继的向前。

    只是依旧没有人能够阻止林意的向前。

    一颗颗首级,或者半片身体伴随着鲜血不断的从马身上坠落。

    泼洒的血浪还未落地,便已经有新鲜的血浪在泼洒。

    钟离城南墙上的南朝军士从深深的震撼中开始醒来,一声震天的欢呼声和呐喊声,从南墙响起,惊天动地。

    林意的表情依旧冷酷。

    他只是一丝不苟的快速斩杀着前方的敌人。

    先前他已经感觉到了钟离城另外一端的强大元气波动,他隐约觉得,那边的战斗比这里更为重要,所以他必须尽快入城,尽快去那边。

    就只是这样。

    只是数十个呼吸。

    他的前方已经没有重骑军。

    一支百余骑的重骑军,已经被他彻底杀穿。

    有两骑幸存者在他身后,被那些身上没有骑者的战马所阻,一时追不上林意。

    这两匹战马上的北魏骑军看着四周空空如也得马背,他们突然很想哭。

    林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看向前方。

    他的前方,那批重铠军士已经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