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又是当的一声巨响。

    内里的北魏将领口鼻之中都冲出血来,他想要挣扎,然而无论他如何用力,却根本站不起来。

    他身上这具真元重铠上很多地方已经微微变形,一些贴合极为紧密的铠甲已经翘了起来,有些地方则凹陷下去,最为关键的是,这具真元重铠流转的光华已经消失,这便意味着他体内的真元即便不断流淌出来,也无法在这件重铠的符文之中流转,无法存积。

    这件真元重铠,便成了压死他的墓碑。

    林意感知得出这名北魏将领的状况。

    他面无表情的再次抡起手中的重铠,朝着这具真元重铠的头部狠狠的砸了下去。

    很多人的耳膜似乎已经被震出了问题,这次都甚至没有听到预想之中的那种巨响,只是他们的心脏猛烈的一跳,剧烈的收缩着,迸发出更多的寒意。

    林意像扔一根木棍一样,将手中的重铠扔在这具真元重铠的边上,然后从这具跪在地上的真元重铠身旁走过。

    真元重铠里的这名北魏将领下意识的挣了一下。

    然而只是这一挣,他的眼球便通红,然后碎了。

    噗的一声,他把胸腔之中的鲜血都喷了出来。

    鲜血嗤嗤的从他的面甲缝隙之中喷射出来。

    他往上刚刚抬起的头便垂了下去,然后不再动作。

    他就此死去。

    谁都看得出他就这样死了。

    一侧不远处的北魏营区里一片死寂,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

    一些已经上马的轻骑军都彻底的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流汗,但所有人又觉得很冷。

    很多人回头过去看那名面色异常苍白的老将,他们都觉得这名老将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异常的正确。

    钟离城南墙上所有的军士都呆呆的看着从那具真元重铠身侧走过的林意。

    他们安静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接着便爆发出如雷般的欢呼声和呐喊声。

    这声音太响。

    但其实之前林意挥动重铠锤击真元重铠的声音已经十分响亮,响亮的便是那名已经准备杀入城墙的乐相府神念境剑师都感受到惊心动魄的力量感,他都停了下来。

    当这样如雷般的欢呼声和呐喊声响起之时,他便停了下来,仔细考虑起来。

    神念境的修行者自然不会在送死的范畴之内,就连他身周的那四名承天境剑师都因为剑阵的关系,是乐相府宝贵的财产。

    他虽然可以去杀人,但是他受伤不轻,除了耗费更多真元之外,他受的伤自然会更重。

    对面城外传来的一切声音,都可以让他感知到南朝那人来得太快。

    那毕竟有一支不弱的北魏军队存在,连那支军队都无法阻挡那名修行者的快速入城,那那人必定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一名修行者修为越高,状态越差,便一定会成为对方优先猎杀的目标。

    “放箭!”

    这名乐相府的神念境剑师心中尚有犹豫,南门外北魏营区里那名老将却是已经下了军令。

    他看不出林意的修为。

    但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绝对没有林意这么可怕,更何况林意的身后还有两辆马车。

    随着他的军令,一支只有在有神念境修行者到来时才会发出的警箭破空上天,发出凄厉的啸鸣之后炸开。

    乐相府的神念境剑师抬首。

    在这支箭炸开亮起火光之前,他便已经转身。

    他和其余四名乐相府的剑师迅速的离开。

    北墙上几乎所有的南朝军士都在流汗,都有劫后余生的爽感。

    齐珠玑紧抿着嘴唇缓缓转身,他望向南边。

    此时南边城墙上的人也很想知道这名以惊人的速度杀穿敌阵的年轻修行者是谁,他们也知道北边城墙上的人更想知道这边的战况。

    “来者何人?”

    有人鼓足力气大叫出声。

    林意抬起头来,这时他脸上才有了些表情变化。

    他没有犹豫,大喝道:“铁策军林意来援!”

    “又是铁策军?”

    城墙上很多人都愣了愣。

    那片营区里的北魏军士也是同样的想法。

    南边的城门在轰鸣声中打开,迎接着林意和两辆马车的到来。

    来者是铁策军林意的消息,也在城中以极快的速度传递。

    最终当这个名字落在齐珠玑的耳中时,齐珠玑愣了愣,然后他莫名其妙的笑了出来。

    他的笑容里满是感慨和苦涩。

    “你能想到竟然正好是他吗?”他转头过去问萧素心。

    萧素心也艰难的笑了笑,道:“想过,但没想到真的这么巧。”

    齐珠玑摇了摇头,他收敛了笑意,慢慢的轻声道:“这样算不算已经欠了他一条命了。”

    萧素心看着他,说道:“还需要这样算吗?”

    ……

    “我们的人来了没有?”

    在城门打开,见到内里的几名南朝军士的第一时间,林意便马上问道。

    “来了些修行者。”

    一名低阶将领马上说了几句。

    “齐珠玑?”

    林意听着这名将领的回报,有些惊喜,但也有些意外,“薛九他们还没有到?”

    这名低阶将领知道不多,听着这句话只是身体不自觉一震,他不知道铁策军到底有多少人来,然而这一批批的人到来,无论是之前的齐珠玑,还是现在的林意,都是赶得如此着急。

    钟离城是危卵之地,并非有什么特别大的好处等着人来拿,光是对方赶得如此着急,这便已经让他们心中尊敬到了极点。

    “有没有好的医师。”

    林意接着问道。

    “医师?”一名将领此时赶到林意面前,听着林意这句话顿时有些紧张,“我是郦文昭,我负责守南面这城墙。”

    林意看着这名没有多余废话的将领,马上解释道:“我们马车里有一名神念境修行者伤势太重,有足够好的医师最好,没有足够好的医师,足够好的灵药亦可。”

    “神念境修行者?”

    郦文昭顿时大吃一惊,他看向林意身后的那两辆马车,光是看着白月露和容意的疲惫和虚弱姿态,他便可以想象出之前林意等人已经经历过何等样的战斗。

    “医师有,但是能够解决神念境修行者的伤势的,却是不可能有。”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林意,凝重道,“药物在库内有些积存,我差人先全部取来。”

    “我们去北边。”

    林意问了几句北边的战况,他转头看了一眼城墙外那片北魏营区,声音微冷道:“这边这些人先不用管他,如果我们能够撑得到晚上,哪怕我们铁策军接下来的人不来,晚上我们也出城把他们全部干掉。”

    郦文昭的命令下达得很快,在林意随着两辆马车穿过城中,距离北墙还有近半的距离时,十余轻骑已经将城中库房内可供修行者使用的药物全部取了过来。

    钟离城库房之中粮草充足,寻常军士所用的伤药自然也是不少,但能够给修行者使用的各种灵药,加起来也不过两个布囊。

    郦文昭提了两个布囊到了马车前,当容意掀开马车帘子的刹那,他看清马车之中的人时,郦文昭这名之前在作战之中也是悍勇无双的将领顿时面色惨白,他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颤声道:“大人,怎么是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