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封密笺是军中加急的军情,看着这份密笺的内容,林意的表情迅速变得精彩起来。

    “这便完了?”

    他看着身前的骑者,忍不住苦笑起来,“人还未见到,便已经死了?”

    传递军情而来的骑者并不知道密笺的内容,看着林意的苦笑,他一脸茫然,摇头道:“林将军,我只是负责传递军情。”

    “怎么回事?”

    齐珠玑从后方一辆马车中走出,走到林意的身侧,轻声问道。

    “那人死了。”

    林意看着齐珠玑说道:“周玄冥死了。”

    齐珠玑皱了皱眉头,只是他的反应不像林意这样剧烈,面色也没有更多的变化,“怎么死的?”

    “就在木门郡里。”

    林意有些无语道:“被一名路过的少女杀死。”

    “一名路过的少女?”齐珠玑道:“倪云珊?”

    “不是倪云珊,真的只是一名路过的少女。”林意苦笑道:“而且对方并不想主动找他,按照当时军方几名在场的修行者所说,周玄冥见到一名路过的少女,便主动找上去,那名路过的少女并不想生事,但周玄冥还是出手。”

    “然后周玄冥就这样被那名路过的少女杀死了?一名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齐珠玑想着自己这群人如此大张旗鼓,他忍不住想要说些话来表述自己此时的心情,摇了摇头之后,他忍不住说道:“这真是异常操蛋的一件事情。”

    林意无语,他觉得也是。

    “那少女身份?”

    “不知道。”

    “真的是少女?”

    “军情上是如此记载的,说绝对不会比周玄冥年长。”

    “除了倪云珊之外,哪里有这样的高手!这些军方的修行者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在场见着她杀了周玄冥,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齐珠玑终于有些生气了。

    这生气不只是那几名军方的修行者太过无能,还在于...又有一名年轻一代的修行者陡然冒了出来,压在了他的头上。

    “接下来那我们做什么?”一边的萧素心轻声问道。

    “抓不到这人,便要抓别人。”林意将手中的密笺直接朝着她和齐珠玑递了过去,“只是放宽了时限。”

    “十五日?”

    齐珠玑只是扫了一眼,便冷笑起来,“其余几个音讯全无,要在十五日之内再设法抓住一个,这倒是好差事。”

    “你们怎么在这里?”

    林意并不答话,只是直接朝着道畔的凉棚走去,在王平央和黄秋棠的对面坐了下去。

    林意的举动让齐珠玑顿时一怔。

    “听说了你要管这件事情,便在这里等你。”王平央也是摇了摇头,道:“只是你刚才说话的声音不轻,这事情的确有些操蛋。”

    “你们原本是想帮我对付这周玄冥?”林意愣了愣,他有些不能理解,在他看来,王平央和黄秋棠两人即便有些手段,消息也不可能比他和齐珠玑灵通,即便有心想帮他完成这军令,又怎么会这么快在这里等着?

    “我们原本就在追这人,只是没想到这人会这样死了。”王平央看出了林意所想,忍不住自嘲的笑笑。

    “你们认识?”齐珠玑也不客气,在林意的身旁坐了下来。

    “老朋友。”林意异常简单的回道。

    “这人原本要去木门郡剑阁。”王平央对着齐珠玑颔首为礼,然后说道。

    “去木门郡剑阁?”林意沉吟片刻,却是骤然想到剑阁和某人的联系,瞬间吃了一惊,“这人要去剑阁做什么?”

    “杀人,修行。”

    王平央看着林意,轻声道:“这几名凶徒所修的功法都是同一种,杀人,然后可以用自身真元转化被杀死之人的部分元气归为己用,提升修为。”

    这张桌上顿时一片死寂。

    齐珠玑和林意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平央。

    “你怎么知道?”齐珠玑用极为低微的声音,问道。

    这当然很有问题。

    连整个南朝军方都还弄不清楚这些人无故杀人是为什么。

    而且这绝非是兵部对他们刻意隐瞒,因为若是早知道这点,便已经不难推测出周玄冥这人往木门郡而去是何用意。

    至少对于齐珠玑和林意这样的聪明人而言,不难推断出来。

    王平央只是安静的看着他和林意,并未回答,一副你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但我就是知道的神情。

    “那名少女是谁?”

    林意点了点头,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王平央很直接的摇了摇头,“我们真的也很意外.”

    齐珠玑也不再纠结王平央为什么知道,他皱着眉头,道:“若是你所说不错,那其余那些凶徒,便也有可能会去剑阁?”

    “苍蝇都会盯着臭咸肉。”

    王平央道:“理论上如此,其余那数人既然都在附近州郡行走,其中肯定会有人也会如此想法。在我看来,只是什么时候会去的问题。”

    “任何判断,都需要站在对方的立场。”齐珠玑摇了摇头,“周玄冥死在木门郡,其余那些人自然也会有所警觉,我们能够猜出他们要去剑阁,他们便或许也会知道我们知道了他们要去...在剑阁守株待兔,很有可能便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们会去。”王平央听着这些话,只是又认真而肯定的轻声说了四个字。

    “为什么如此肯定?”齐珠玑冷笑道。

    王平央没有回答,又是不要问我为什么,但我就是知道的神情。

    “那便去剑阁。”林意没有任何的迟疑,点了点头。

    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他很不喜欢被人蒙在鼓里,然而他知道对方没有一定要解释给自己听的必要,而且他很清楚林意不会比自己笨,既然林意选择相信,那便自然有相信的理由。

    所以他也不再言语,转身返回自己的马车。

    “你们没有车马,便先要挤一挤。”

    林意走回马车前,对着车夫轻声说了几句,告知要去剑阁。

    “木门郡剑阁?”

    然而车夫却是眉头微蹙,道:“剑阁并没有那么好进。”

    “为什么?”

    这次连王平央自己都愣了愣,有些不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