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九十章 夜剑鸣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523082.html
    山间起了些风,吹到身上令人觉得有些冷。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

    他看着山中那些楼阁,骤然无比同情深处其间的那些修行者们。

    剑阁已经关了六年,原本剩余的人便不多,又不准剑阁收徒,便已经没了生气,现在根本不让人离开,便是要让他们在内里慢慢等死。

    先前他便听很多人评价过皇帝萧衍,萧衍此人节俭,又励精图治,政令通达,自然算是难得的好皇帝,然而最大的问题便是任人唯亲,而且对于前朝的敌人,甚至是一些他认为有可能是敌人的旧臣太过苛刻。

    简而言之,便是对他觉得亲近的人太好,而对他有所顾忌的人太差。

    对人太好,便容易让人骄奢枉法,对人太差,便容易让一些原本不会和他为敌的人成为他真正的敌人。

    而对于林意而言,这便意味着很多既定的事情更难改变。

    林意不知道仇晓到底为人如何,所以他心中虽然觉得残忍,虽然不满,然而在此时却并未说任何话语。

    皇命为天,更何况有些时候这名在很多地方显得英明的帝王,在很多事情上却也显得分外冷酷。

    “换个方面想会好很多。”

    林意没有说话,然而仇晓却是轻声说道:“这些人若是离了剑阁,未必有善终,在这里养老未必不是幸事,更何况在哪里养老能有如此多的朋友?这些人之中未必没有一心想着要走的,但却是生怕害了别人的性命而留下,哪里来这些真朋友?”

    “既然都是思顾着这些同门的好人,便不应该有这样的下场,便不应该被这样的皇命约束而困死在此处,便应该给些他们选择的余地。”林意心中如是想着,但是他知道暂且不是他和这名羽林监官员所能决定的事情,所以他紧抿着嘴唇,没有将心中的这句话说出口。

    “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皇命便是皇命,就如军中的军令,若不是军令如山,若是每个人各有主意,便是一盘散沙。”仇晓说完这句,却发觉自己的官阶不及林意,有些太过,便又歉然的躬身行了一礼,轻声道:“那几名凶徒的有关消息先前也有军情传递到我这里,只是虽然不知林将军从何得知那些凶徒会来剑阁,但林将军你不必担心…因为我不认为那些人能够伤害到这剑阁中人。”

    “你的意思是,剑阁中有厉害的修行者?”林意对中军,尤其是出身梁州军的人天生没有太多的好感,虽然这名官员看上去并不坏,然而他却是不可能无条件的信任,他看着仇晓,道:“那些凶徒中,之前伏诛的一名,已经到了承天境中阶的修为,其余那些人,想必也不会太差,甚至会有超出。”

    仇晓依旧谦恭,但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便低首轻声道:“即便是神念境到来,也不可能杀死剑阁中这些人,甚至应该连一名都不可能杀死,因为这些人,不会容许外面的人杀死他们内里任何一人。”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这绝对不是外界所认知的剑阁。

    哪怕和余曾谙告知他的剑阁,都应该有很大的差别。

    “真的是这样?”

    他很少对看起来不坏的人表现出这种疑虑的态度,但是他真的有些不太相信。

    “我来之前也不相信,然而这是真的。”

    仇晓看着林意,苦笑着轻声说道,“若是林将军依旧不放心,若是确定那些凶徒真的会来,便只需在这里等着看。”

    “军令在身,自然要在这里等着。”

    林意想了想,生怕即便有人真的来了,但见这里车马一多,便生顾虑,不敢现身,更不敢进剑阁。所以他便反身和余曾谙说了几句。

    除了齐家那名供奉和所有车夫之外,其余所有人便都下了马车。

    看着面前陡然多了这些人,仇晓却是有些犯难,道:“草庐有些小,恐怕都只能挤着,没个躺着睡的地方。”

    “再挤也不会比三个人挤一辆马车挤。”

    齐珠玑冷冷的一笑,狠狠的瞪了林意一眼。

    林意假装没有看到。

    草庐中的陈设极为简单,但整理得极为干净整洁,连一张用旧木板支起在窗前的书桌上,纸笔都放得极为规整,丝毫不乱。

    屋子的确有些太小,也并没有多余的桌椅,仇晓摊开了几张旧草席,便将屋中所有空地都将近铺满。

    “你是梁州军出身?”

    白月露自挑了处空处坐下,却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仇晓,轻声问道。

    “是。”仇晓很简单直接的点头。

    先前看着这些修行者,他并没有太过吃惊,在他看来,既然要对付的是那种凶徒,兵部当然要尽可能的调动附近州郡的强大修行者一起过来。

    林意是前朝大将林望北的儿子,之前破格提升成铁策军右骑将军也是轰动一时之事,所以他对林意自然有所知,只是他最初认为这大部分修行者都是别处调来,然而看着这些人和林意之间的交谈和神情,他却渐渐醒觉这些人都只是铁策军中随着林意而来,他眼中震惊的情绪便也越来越强烈。

    一名新提的将领,统领不过数千人,而且又不是精锐边军,却拥有如此多的修行者跟随,这本身便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人里面有厉害修行者,你见过他们出手?”白月露看着他,微笑问道。

    仇晓骤然沉默下来。

    “不方便说?”白月露认真的看着他。

    仇晓深吸了一口气,所有人看出他的情绪似乎波动得很剧烈,所有人便都很诧异,为什么白月露这样一个问题,会引起他情绪如此波动。

    “在这里没有,但是以前我见过他们之中的一些人出手。”仇晓看着她清亮的眼睛,微苦道:“以前我们梁州军,在战场上和他们之中的一些人战斗过。”

    “只是这些人今非昔比,不仅是生受重伤难以痊愈,连心境都不复以往。”白月露摇了摇头,“不能以之前战力揣度。”

    所有人都觉得白月露说得道理既简单,又正确。

    然而仇晓却是摇了摇头.

    他苦笑道:“当时便是…他们已受重伤,但出手依旧不是承天境的修行者所能匹敌,而且心境…”

    就在他刚刚说出这句话时,沈鲲便眉头骤然挑起,道:“什么声音?”

    几乎同时,所有人都听到了剑阁中响起许多道异样的声音。

    有些如同清脆的风铃声。

    有些却如同尖锐的东西在厮磨。

    有些却是如同苍蝇振翅的声音不断传来。

    “是剑鸣声。”

    林意听出了那些声音的所在,他的声音不自觉冷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