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九十四章 等待(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529754.html
    在林意看来,自己的那名“师兄”自然比自己更加正宗。

    既然如此,那名“师兄”理应管这剑阁。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

    原道人有些感慨的看着林意,道:“你师兄长侍阁主左右,同困在南天院之中。”

    林意呆了呆。

    他原本对这名“师兄”有些不满,然而听到这句话,他却是再次觉得残忍。

    南天院那夜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为止,恐怕整个南朝的很多修行者都并不清楚。

    所以这些剑阁里的人,应该不知道何修行和已经和沈约一起离开了这个世间。

    所以他沉默下来。

    他想着是不是要将这件事告知这些人。

    他并非纠结的人。

    但是他告知了这些人何修行已经死去的事实,然而最终他却还是不能带这些人离开这里,那他不知道对于这些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只是他最终下了决定。

    他觉得必须在这些人做最终的决定之前便如实的告知何修行已经死去的事实。

    因为这些人对于这个南方的新生强大王朝而言,的确已经太过弱小,他们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何修行身上。

    “他已经死了。”

    林意抬起了头来,他看着原道人和身前这些人,轻声而有些艰难的说道:“若是师兄也是常侍他身边,同在南天院,那他也应该死了。”

    “什么!”

    许多刺耳的声音同时响起,伴随着这些声音响起的,还有各种不同的灵气波动,震荡得这片夜空都发出许多不同的异响。

    “你说谁死了?”就连原道人都变了脸色,看着他,声音都有些震颤起来。

    “何修行,他已经死了,他和沈约一起死去。”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想去看那些人脸上的悲苦,他觉得那太过残忍。

    他抬起头看着夜空。

    夜幕都因为这些人的剧烈元气波动而在晃动,似乎夜空里那些星星都在不断偏移着位置。

    当!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响起。

    如往常一样,所有的噪杂声音消失。

    “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原道人渐渐的抬起头来,他也看着星空。

    只是他和林意不同的是,他只是不想让人看见他眼中的泪光。

    他当然知道有这样一种可能,当然知道有可能会有这样的消息传来,只是这么多年过去,最终等来的就是这样的消息,却还是让他感觉到悲哀。

    “沈约寿元将尽,便在离世前和他一战,两人都战死…”林意将自己当夜在离开南天院时所见,将自己后来听说的确切事情,全部仔细的说了一遍。

    “沈约这个无耻之徒!”

    “怎么可能!”

    “怎么会这样!”

    剑阁里再次响起嘈杂的声音,很多人哭喊出声。

    这次原道人并未用之前的手段来压住这种悲声。

    “我明白你的想法,现在我只说我的想法。”

    他先看着林意说了一句,然后目光落在身前所有这些人身上,“对于我而言,既然他都已经死了,而且林意已是他在这世间的唯一弟子,那林意自然便算是阁主,我们能否离开这里,便只能看他能不能成功。”

    所有的哭喊声慢慢消失。

    除了那名傻子,所有这些人都明白原道人这句话的意思。

    所有这些人都沉默下来,点了点头。

    “这便是剑阁的意思。”

    原道人转身看着林意,他看出了林意眼中的不忍,然后摇了摇头,道:“不必去想万一无法做到的问题,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便是剑阁里这些人活下去的理由,若是你都瞻前顾后,对于这里的人而言,便是唯一的希望都没有了。你也不必再去想此次不成之后,要等待多久。因为我们已经等待了很多年,只怕是没有等待的必要。”

    林意咀嚼着这些话语,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这些人认真躬身行了一礼,“我会尽力。”

    ……

    “谈妥了?”

    看着走出剑阁的林意和原道人,齐珠玑微蹙着眉头问道。

    林意点了点头。

    齐珠玑冷道:“树大招风。”

    林意很明白他的意思。

    魏观星现在已在铁策军,齐珠玑和齐家那名神念境供奉也在铁策军,哪怕不计较其他,现在这支铁策军便足以令人顾忌,再加上若是他的谋划真的能成功,那这支铁策军甚至可能引起皇宫里的注意。

    “迟早的事情。”林意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做,若是真按你算计,来了一名凶徒,然后一切再按你们所演。”齐珠玑微讽道:“你再写信求陈宝菀或是萧淑菲帮忙?”

    “除此之外,我直接上书。”林意看着齐珠玑,认真的说道。

    齐珠玑的眉头原本只是微皱,但此时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如同被人在眉间刻了几刀,“你的想法的确和一般人不同,直接去问皇帝要这些剑阁的人?”

    “这些年所有人都觉得皇帝顾虑那些前朝罪臣,事实上他也的确很顾虑,但很少有罪臣主动向他去求什么。”林意道:“但我觉得这是一种姿态,只要为了达成目的,我甚至可以将这封上书写得涕泪俱下,显示我无比的忠诚。”

    齐珠玑这次没有反驳林意。

    他突然也觉得这些很有道理。

    只是平时这种装可怜表忠心来换取圣恩的事情似乎显得很无耻,很不要脸,但在此刻,他却并不觉得林意很无耻。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要成事不拘于手段。”仇晓的声音响了起来,“林将军不迂腐。”

    “最好要活口,这样兵部的人也会因为我完成军令漂亮而帮我。”林意对着原道人认真的说了这一句。

    原道人颔首。

    他并没有回剑阁,也并未发声对剑阁中人交待,但是这样的神情和动作,却是已经让林意明白不会有任何问题。

    在回到拥挤的草庐中之后,林意又认真的想了想。

    他又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在这件事上,他觉得可以请三清老人帮忙。

    ……

    所有人开始安静的等待。

    并没有太过漫长,只是在月上中天时分,坐在林意身侧的原道人抬起头来,他轻叹了一声,似乎有些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