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杜羽缴恐惧得几乎要哭出来。

    他毕竟只是很年轻的修行者,杀戮带来的境界不断的提升,只是增加了他的戾气和自信,然而顺风顺水的战斗,在别的方面对他没有任何的帮助。

    怎么可能!

    这些剑阁的修行者,明明都是些废物和庸才,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狂暴而渴望战斗的剑意。

    看着这名几乎要哭出来的“凶徒”,齐珠玑毫不掩饰讥讽的冷笑起来。

    这样的修行者连自尽都没有勇气,所以根本不需要去考虑能否生擒的问题。

    也就在此时,他身旁的林意却感到了一种异样的气息。

    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暂时离开了杜羽缴的身体,都落在了剑阁中的那些剑上。

    那些带着疯意飞舞的剑,突然静止了下来,唯有其中的两柄剑,却是还在发光,还在往天空飞去。

    任何作为飞剑的剑都不可能太过沉重,这两柄剑也不例外,但是在方才所有的剑里,这两柄剑的剑力却是最为沉重。

    这两柄剑,是第一批击溃杜羽缴的防守剑势的那批重剑之中的先锋。

    此时这两柄剑往天空飞去,就像是两道流星,反而要逆行归向星空。

    在一开始,除了林意之外,齐珠玑等人并不太明白此时那些静止在夜空之中的剑,以及这两柄往星空飞去的剑是什么意思,然而只是在一两个呼吸之后,感觉着这两柄剑的归去和向往自由之意,看着这两道剑光渐渐黯灭,所有的人便都明白了。

    剑阁中有人离开。

    这两柄剑的主人,在今夜永远离开了这个世间。

    林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两柄剑的剑光在夜空中淡去,消失,放佛从来未曾出现过。

    这些剑,这些剑阁里的人,在他到来之前,似乎根本和他的人生没有任何的联系,然而此时,当这些剑全部奉他为主,他便觉得这些剑的命运,已经变成了他命运的一部分。

    白月露看着林意的侧脸。

    她此时不觉得有趣。

    在她初见林意之时,她第一时间只是觉得这是一名很年轻,很有意思的修行者。

    年轻便意味着稚嫩,不够成熟和轻佻。

    林意很多时候的不在意和轻松,便也给她造成这样的错觉。

    只是林意那些特殊的想法,包括此时剑阁中这些人对林意的态度,包括此时从林意脸上再也看不见的稚嫩,她便明白这名南朝年轻人其实和元燕很像。

    只是元燕刻意让自己变得冷漠和成熟,而林意却是希望自在,不想去掩饰自己的许多情绪。

    这是一名爱憎分明的修行者。

    很善良,很感性,很冲动,甚至有些不计后果,但让人感觉分外的真实。

    先前她只是觉得林意有趣和有些不同,但此时,她终于真正明白,为什么他会在长公主的心中占据那样重要的地位,甚至是不可取代。

    她先前也难以理解,像他这样一名本身自己都处境艰难的没落子弟,为何元燕会将许多将来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但她现在已经理解。

    就如林意给这些剑阁的人希望一样,他的确也能给予元燕希望。

    原道人目送那两道剑光的离开,然后他低声报给了仇晓两个名字。

    仇晓点了点头,他也有些感伤,但他很清楚接下来自己要做什么。

    “我会先写一封军情报告,你可以看一下,要做什么删改。”他对着林意说道。

    林意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然后来到了浑身是血的杜羽缴身边,轻声道:“我不会杀死你,但是今夜的这里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你必须按照我们告诉你的告诉兵部的人。你应该明白,哪怕你的所述和我们的不一致,兵部也不会相信你这样的人,只会相信我们和梁州军出身的官员。”

    杜羽缴如同返回人间,他想到今后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恐怖的事情,他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林意,我们是同窗,你为什么不能直接放了我。”

    “你这样的说法太过幼稚,其实你一直被这种修为急速提升的强大感觉蒙蔽,不管你境界提升有多快,你对于此时南朝而言,还是太过弱小,连这几个州郡都无法走出…尤其你又是南天院的学生,随便来一名南天院的教习清理门户,你能逃得到哪里去。”

    林意看着此时显得无比可怜的杜羽缴,心中没有任何同情之感,尤其想到自己和这些剑阁里的人,他的心中便更是冰冷一片。他至少自己很清醒。

    “你不如想想我父亲是谁,我父亲自身是厉害的修行者,在改换新朝时还手握重兵,然而面对这样强大的王朝,我父亲又能做什么,连他都不能,你凭什么认为将来会极其强大,或者会很快的变得强大,就能够如此和一个王朝为敌?你要想活下去,便只有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杜羽缴如同溺水将亡的人陡然见到一根浮木一样叫了起来,他甚至恨不得抱住林意的脚。

    “原原本本的告诉兵部的人你功法的来历,以及功法修行的具体内容,你要表现得极其悔罪,我不管你是装出来,还是内心真的后悔,你甚至可以告诉他们,你是被魔宗所逼,迫不得已。”林意冷冷的看着他,说道。

    杜羽缴呆住,“可是我已经杀了那么多人。”

    “研究魔宗和他的功法,比你的一条命和那些人的命更有价值。”林意冷漠的说道:“只要你表现悔过,愿意配合兵部和皇宫里的人…我想他们或许甚至会派人看着你,让你继续修行这种功法,来看看会发生什么样的问题。或者在将来,他们会将你们也看成可以对付魔宗的武器。”

    杜羽缴此时完全都失去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只是嘶声道:“真的会这样吗?”

    “当然会这样。”

    林意看着他,道:“而且你还有别的选择吗?我只希望,你若是能够好好的活下来,便不要想着今夜是我们害了你,你看这剑阁,便应该明白,若是我们不来,你现在便已经尸骨无存。而且不是我和齐珠玑来,也绝对不会帮你想让你活下去的办法。”

    白月露静静的看着林意和杜羽缴的对话,她真的觉得林意很聪明。

    齐珠玑转过头去。

    他觉得再看林意自己会忍不住佩服林意,他都觉得林意已经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恐怕这杜羽缴都要开口致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