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曾经出过真正圣者的修行地,在出过圣者之前未必和别的修行地有绝对的不同。

    能够真正超凡入圣的修行者,往往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一开始修行时的出身,更多在于自己的天赋和际遇本身。

    然而一处修行地出了一名真正的圣者之后,这个修行地的气质便必定会和一般的修行地有很大的差别。

    因为在这名圣者的成长过程中,往往会影响身边的很多人,到最后能够成为他并肩战斗的朋友的人,或是能够成为他敌人的人,当然也是这个世间最顶尖的存在。

    剑阁的石阶上有许多的剑痕,或深或浅,但看上去都不像是有意为之。

    不管是战斗中遗留的剑痕,还是平时练剑无意识留下的剑痕,发力都会淋漓尽致,不会有拘束之感。

    林意的目光并没有在这些剑痕上停留多久,因为往石阶上方的夜色里望去,有许多道身影已经在等着。

    虽有千万风雨,都已成过往。

    对于他而言,莫说何修行是南方三圣之一,哪怕何修行是以往世间唯一的圣者,那些贯注于这剑阁的荣耀也并不能引起他心中的任何共鸣。

    但这些人现在以他为主,那便不同。

    他不需为这剑阁的过往负责,但必须为这些人负责。

    “你们想要学什么样的东西,心中想要什么,便可以试着问问他们是否有什么合适的功法。”林意对着身后的齐珠玑等人轻声说道。

    然后他跟着原道人独自来到剑阁深处的一栋楼阁。

    剑阁的天经就在这栋楼阁里。

    有一名双目皆盲的老人就住在这栋楼阁里。

    当听到原道人和林意的脚步声,这名双目皆盲的老人虽然之前只“见过”林意一次,但是他还是迅速听出了这是林意,然后他用最快的速度点燃了一盏油灯,并打开了这栋楼阁的大门。

    山中湿气较为浓烈,尤其四周绿林掩映,所以剑阁之中的楼阁一般都是两至三层,但这栋楼阁只有一层。

    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除了这名老人铺的一张草席之外,便只有一张石台,石台上放着一个方方正正的青铜箱子。

    一道玄妙的气息从原道人的身上流淌而出,与此同时,那名双目皆盲的老人衣袖间响起一声震鸣,一道小剑从中飞出,落在青铜箱子的顶端。

    原道人的那股气机和这柄小剑与那个古朴的青铜箱子相逢的刹那,青铜箱子上绽放出炽烈的光焰,然后有一股气流沿着箱子的四角轻柔的涌出。

    在下一刹那,这只青铜箱子上所有的光焰便全部消失。

    原道人和双目皆盲的老人对着林意躬身行了一礼,然后退出了这间楼阁。

    失去元气缠绕的青铜箱子显得极为普通。

    林意走上前去,很轻易的打开了一个锁扣,看到内里有一本显得很平常的羊皮册子。

    到了此时,他的心境反而平静下来。

    他没有什么犹豫,直接拿起了这本羊皮册子,就像平时翻看书籍一样看了起来。

    “葛丹生?”

    除了汇聚许多代修行者的经验形成的修行典籍之外,绝大多数著作都有主要的论述者和作者,这本先前叫夭经,现在叫天经的经书也不例外。

    然而看到这本羊皮册子的著作者,林意却是瞬间愣住。

    是那个葛丹生?

    他看的书极杂,知道数百年前,有一段时期,所谓的重丹道法曾经大行其道。

    重丹道法的开创者都是一些道士,那些道士认为银汞类东西除了有驱邪的能力之外,还能炼成各种可以让人成仙的金丹,可怕的是,当时有数朝皇帝也都相信这点,所以曾经有一段时间丹炉林立,到处都是采用各种奇方炼丹的道人。

    葛丹生便是那段时间很出名的一个道人。

    传说中这人善用朱砂和银屑、重汞炼丹,曾得当时皇帝重用,辅佐过两朝皇帝,手握重权。

    但是在林意看过的几乎所有记载中,对此人的评价都是极低,都是评论此人为凭借阴谋诡计迷惑当时皇帝的弄臣,理由便是他辅佐的两朝皇帝都死得很快,而且都是长期服用他提供的丹药导致。

    据说两朝皇帝都是在壮年时便死去,而且死状很凄惨,七窍流血,流出的血都是黑色之中闪耀着银光,坠地有声。

    “余青年时,痴迷道家炼丹,于是结发挂庐在长林道观,一心想求长生之术…”

    林意有些惊讶的看了下去,只是看着这开篇的第一段话,他就顿时明白这天经的著作者就是他知道的那个叫做葛丹生的道士。

    “难道这剑阁一开始,也是道观起身?”

    他想到外面的原道人,又想到这剑阁中人的确大多数都是道士打扮,他便心中不由得升起这样的念头。

    若真是如此,那皇帝萧衍对剑阁尤为不喜也是正常,并非全是何修行的原因。

    因为皇帝萧衍在登基之后独尊佛教,南朝绝大多数道观都被废去。

    “以朱砂、银汞等为主材,辅以灵药,短则数载,长则十余载,提神振奋之效几乎是立竿见影,盖因朱砂、银汞等物沉重,推动气血深流至寻常修行根本到不了的体内深处,便能令人精神旺盛,五感清晰,修行也是迅速。只是朱砂、银汞在体内存积一多,便悄然腐蚀生机,内腑很快腐败,药石无用。”

    “余青年时自炼丹药多服,等觉察不妙时便想争命,初时想着的便是用真元将这些杂物尽祛除出体外,但无意中却发现了一门奇妙法门。”

    “真元乃元气所凝,虽然如同水能载舟,亦能湮城,但终究乃至柔之物,无意少量朱砂、丹汞融入真元,却是柔而有骨…”

    “真元之中融入丹汞?”

    林意大吃一惊。

    他飞快的翻阅下去,眼睛越睁越大。

    的确便是如此,这葛丹生的开篇自述,讲的便是他年轻时痴迷炼丹想成仙,但服用丹药多了,却发现丹砂银汞等物如同慢性|毒药,腐蚀生机,他便幡然醒悟想要将这些东西慢慢排出体外。

    这些东西深植在体内血肉骨骼之中,他便也只能依靠可以深入体内这些地方的真元,将之相融。

    但是他无意之中却是发觉真元融了这些东西之后,却是威力大增。

    原本柔弱的真元,便是比那些修为比他更强的修行者都更为强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