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九十九章 原来如是(第二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536591.html
    “这……”

    越看下去,林意越是有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按照这葛丹生所说,他与人对敌,展现出不同之后,便是皇帝都拜他为师。原本若是循序渐进的修行,只纳入一定剂量的丹汞融入真元,不仅可以让真元如同实质,威力大增,而且只会在很长的时间过后损害身体,渐渐变得虚弱,最多也只是比正常人折寿几年而已。

    他所侍奉的那两名皇帝都是勇猛精进之徒,不惧少几年寿命,但在修炼途中都有意外,其中一名是遭遇内乱,需要快速提升实力平乱,而另外一名皇帝则是被奸臣所害,知晓了他这种功法的奥秘,在某份丹丸之中做了手脚,相当于直接将那名皇帝毒死了。

    他最终觉得这门功法犹如伴虎蝎而行,稍有不慎就被反噬,所以不管朝堂之事隐居山林,但终究觉得这种功法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也是另辟蹊径,所以还是著书成经,将利弊和修行方法全部陈述清楚。

    在自述的最后,林意看到他写清楚这夭经之名也是他刻意所取,意在警醒后来的修行者有前车之鉴,不要盲目尝试,毕竟那种丹汞入体,不像是寻常毒药。

    寻常毒药的药性排出便可解,但这种丹汞入体,对修行者身体形成的损伤,却往往不可逆。

    “原来如是!”

    只是看完这葛丹生的开篇论述,还没有看具体的修行之法,林意心中便已经明白了这天经是什么样的一门功法。

    修行者的世界随着各朝各代修行者经验的累积,其实对于修行道理的探索和一些相关之术,比如炼丹,比如医术,都在不断的进步。

    在数百年前那个重丹道法大行其道的年代,那时候的修行者和智者,甚至都不知道朱砂、银汞等物服用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危害,但是现在这个朝代,哪怕是一些州郡的普通学员的学生,还没有成为黄芽境的修行者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些东西有毒,哪怕是那些碾磨铅汞炼器工坊的匠师,在吸入过多的粉尘之后,都往往会很快的衰老,生病,牙齿掉光,头发都会脱落,然后败血而亡。

    所以现在这个时代的修行者绝对不会想到利用这些东西来增强自己的真元…在停留在某一个境界时,真元力量得到增强,其实也和提前跃入下一个境界差不多,自然可以杀死更强的敌人。

    只是数百年前的那个巧合,葛丹生却是发现用一些丹火炼制后产生些微变异的丹汞,能够巧妙的和真元融合,变成真元的一部分。

    这部分就像是融化在真元之中的刀剑,若是强大到一定程度,那这名修行者根本不需要用真元驱动飞剑,他的一截真元,便恐怕和飞剑相差无几。

    这种修行者对敌起来,力量当然可怖,而且无尽妙用。

    只是这些融化在真元之中的丹汞依旧随着真元的流动而在体内的经络和气血之中流动,依旧会长期对身体造成毒腐般的损伤,葛丹生在论述之中虽然提出,在前期少许的纳入丹汞融入真元,利用身体的恢复能力来弥补造成的损伤,形成一定的平衡,但他自己也觉得,这种平衡无疑也是在消耗人的生机,所以他觉得即便是十分小心,十分注意平衡的修炼这种功法,依旧会让人损失寿命。

    哪怕不多,早死五年十年也是有可能。

    但葛丹生自己都没有想过,若是有人天赋异禀,肉身特别强大,哪怕无时无刻在他身体里割刺,他都能迅速长好,甚至影响不到他的生机呢?

    葛丹生在辅佐两代帝王,两代帝王都横死之后,他应该是心灰意冷,自己都不再推究这门功法的应用,所以在留下这经书时,想法也只是在修真界的历史中留下些不同的声音,给后人看些曾经出现过的不一样的东西而已。

    但他没有想到,何修行却是想到了。

    所以何修行创出了无漏金身修行法。

    无漏金身修行法不仅可以让肉身生机变得更强横,可以刺激内腑潜能,而且可以主动排出一些哪怕渗入骨髓深处,真元不能达的地方的毒素。

    有无漏金身法这样的功法配合,修炼这天经便能融入一定量的丹汞不受损伤。

    不受损伤,便不会影响寿元。

    同样是掌握平衡,但何修行掌握的应该比当年的葛丹生强出很多,他的真元之中所能融的丹汞,也应该比当年的葛丹生多出许多。

    想清楚了这些,林意捧着这本经书的双手,却是不禁微微的颤抖起来。

    他的情绪波动得很剧烈。

    他没有见过何修行,没有和何修行面对面的交谈过,但从一些片断的记载,包括何修行和沈约的那些赌注,他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何修行是一个很骄傲的强大修行者。

    所以他甚至可以想到当年何修行看到这本天经时的骄傲。

    “夭经…什么早衰折寿,创一门炼体功法来配合修行不就可以了?”

    然后何修行就直接将这门夭经改名成了天经。

    他在南天院得了这无漏金身法,又因为军令而无意识的来到了剑阁,见到了这本经书…然而他并非当年创出无漏金身法的何修行。

    无漏金身法对于他的大俱罗之道而言,也只不过是一门辅助的功法。

    真元是元气的凝聚,五谷之气和气血交融的产物,也是另外一种不同性质的真元。

    所以他现在虽然还未看这门经书的具体修行法门,但却直觉只要是修炼真元功法的修行者能够修行,那他也同样能够修行。

    他甚至忍不住想到,若是当年的大俱罗也见到了这样的一门功法,以大俱罗那种强悍无匹的肉身来同时修炼这样的法门,那又会强到何种地步?

    真元妙用。

    南天院教习吴姑织特意来提醒过他,像他这样纯粹依靠蛮力的修行者和那些依靠真元的同等力量修行者之间最大的差距,便是真元妙用。

    但天经,或许便能弥补他这样的缺陷。

    (接下来应该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