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意是人,人当然就会累。

    哪怕手中无一物,只是不断重复着举手又放下的动作,也会慢慢觉得劳累。

    只是这名倨傲的北魏将领没有想到的是,林意没有退路,就算是累,他也要累死在这座城里,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他就算是累,也要比一般人慢很多。

    烈日渐渐在天空之中往上爬升,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意没有站在原地,他动了动。

    不是因为他终于有些无法承受,被前赴后继的北魏军士往后逼退,而是因为他身体周围的北魏军士的尸身堆得越来越高,已经让他挥剑和出刀不便。

    死者为大,平时任何践踏死者的行为都会令人觉得不快,然而在这样的战阵之中,却没有人会去在意。

    他很自然的移向高处。

    被他杀死的北魏军士的尸身在他脚下渐渐堆积起来,堆积成塔。

    直到此时,那根被他当成枪棍使用的塔心,才真正的像一根塔心。

    不只是江心洲上和江北河岸上那些北魏军士,就连城墙上的南朝军士的面色都怪异起来。

    他们见过很多修行者杀人,但从没有见过这样杀人。

    他们心中绝望的情绪在消失,反而他们觉得城下的那些北魏军士很绝望。

    ……

    “真的要让他继续再这样杀下去?”

    一名从很多年前就开始跟随颜青禾的将领来到颜青禾的身边,他的面色苍白如雪。

    “要不要让我去试一试?”

    另外一名同样从很多年前开始追随颜青禾的将领看着城墙上,有些不安的轻声说道。

    “不要。”

    颜青禾的身体有些僵硬,他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但却毫不犹豫的说道。

    他的一生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战斗和杀人。

    此时死在林意刀剑之下的军士已经至少超过七百人。

    在他和他的这些心腹想来,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应该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真元也应该已经耗尽,然而此时在他不断收缩的眼瞳里,城墙上那名逆着天光的年轻南朝修行者却似乎永远不会疲惫一样,看不到他的出剑和出刀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这名站在尸堆上的年轻南朝修行者甚至给他越来越轻松的感觉,因为此时没有人会从他的头顶跃下。

    那几张云梯虽然还好好的矗立着,然而却形同虚设。

    这些云梯比那些架在城墙上的长梯要稳固,这些架在城墙上的长梯就像是峭壁上的羊肠小道,而这几张云梯就像是宽阔的阶梯山道,然而越是容易攀登,越是会更快接近那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然后会越快去死。

    所以那几架云梯越来越空,渐渐空无一人,那些和这几架云梯略微接近的北魏军士不等周围的将领呵斥,便已经疾步冲过,冲向前方已经十分拥挤的长梯下方。

    从远处看去,这些长梯下方的北魏军士已经如蚂蚁成团,而往上攀爬的北魏军士却明显慢了很多。

    慢了很多,便意味着同一时间出现在林意周围的敌人更少。

    颜青禾自己不想试,他也不想无比忠心的跟着自己的这几名部将去试,他有种奇怪的直觉,无论是他或者他的任何一名部将上去,结果都会和这些北魏军士一样。

    ……

    基于自己的生死,颜青禾能够忍耐,然而那隔岸观战的北魏大军之中,已经有人无法忍耐。

    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主帅的想法,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认同主帅的想法。

    一名神情坚毅的剑师来到那架分外宽阔的战车前不远处,他单膝跪地,垂首,道:“天安北军供奉景钺,请战,请将军应允。”

    战车上那名身材分外魁梧的北魏将领面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

    但他并不想就此改变他的想法。

    他缓缓的伸出右臂,就想挥手让这名主动请战的剑师退下,然而也就在此时,却发生了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情。

    城墙上的林意突然停了下来。

    只是一个停顿,便吸引了这支北魏大军所有人的目光。

    并非是因为林意战不动了,而是因为前赴后继冲向林意的北魏军士突然停了。

    有十余名北魏军士哪怕已经站在距离林意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他们都停了下来。

    他们的身体在发抖,他们发抖着转过身去,往下望去。

    有几名他们都叫得出名字的同僚崩溃了。

    他们原本已经在梯子上,但是上方不断泼洒下来的鲜血糊住了他们的脸面,他们恐惧到了极致,终于忍受不住,尖叫着跳下了梯,朝着远离城墙的后方跑去。

    这只是极少数的几个人,然而却让潮水一般涌上墙头的这支军队停了下来。

    因为其实每个人的意志都已经不堪重负,每个人都已经很想逃,很想远离这道城墙。

    “你们想做什么!”

    “回去!”

    数声厉喝声同时响起,然而却没有能够阻止那几名反身回逃的北魏军士。

    “杀!”

    数道刀光亮起,这几名北魏军士的头颅同时飞起。

    临阵脱逃的逃兵在任何战场上都会迎来这样的结果,只是这次却激起了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强烈反弹。

    “你们是修行者,你们自己为何不上!”

    “有那么多强大的修行者在岸上等着,为什么偏偏让我们冲上去送死。”

    “你们明明知道我们根本奈何不了那人。”

    “都已经那么多人送死了,为何还要让我们送死!”

    无数声愤怒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变化,战车上那名骄傲的北魏统帅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一开始做的决定。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直在沉默的杀敌的林意出声。

    他抬起头来,看着这支已经混乱的北魏骑军,说道:“北魏的将领,都是这样的不堪么?都没有一个人敢上来较量,只会让这些寻常人上来送死吗?”

    他的声音中气很足,很响亮。

    当然他不可能不累。

    他现在其实双臂都很酸肿,很想马上有张躺椅可以让他躺着。

    但是他不可能露出任何疲惫的迹象。

    他这是激将法。

    若是面对一名北魏将领,可能未必能够起到特别的效果,但恰巧的是,这支北魏骑军的统领是南朝叛过去的将领。

    “北魏的将领?他只不过是个南朝的懦夫!”

    “你连为南朝战都不敢,你有什么资格驱使我们上去送死!”

    一声声愤怒的厉喝声响了起来。

    “你们说什么!”

    颜青禾身边的一名部将面色铁青的厉喝出声,他下意识的拔剑指向那些距离他最近的军士。

    颜青禾的面色剧变,他想要阻止他这名部将的这个动作,却没有来得及。

    “怎么,你想杀死我们吗?”

    “杀了这几个南朝懦夫!”

    “就算是死,也要先杀了他们!”

    一声声暴怒的吼声响了起来。

    这些北魏军士顷刻将怒火和恐惧全部倾泻到了这几名将领的身上。

    林意怔了怔。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那句话会有这样的效果。

    数声绝望和惊恐的叫声响起。

    颜青禾和数名部将的身影,很快就被这些北魏军士的身影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