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有些人的急躁并非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太过好胜。..</br></br>    这名身材异常魁梧的北魏统帅是席如愚,他在北魏和杨癫、刑恋、奚康生等人齐名,然而无论是在北魏边境平乱,还是在之前削藩和一些氏族私军的战斗里,他所率军队的战绩和其余几人却无法相比。</br></br>    对于他而言,在其余将领面前他并不着急表现自己,也不需要和人去比较,但是杨癫不同。</br></br>    不只是他不能输给杨癫,最为关键在于,杨癫是中山王元英的部下,但他却是慕容家的家将。</br></br>    在北魏朝中,中山王元英和尚书左臣为首的一些官员都是北魏的顶梁柱,然而两派之间在政事上互为节制。对于任何权贵而言,争到最后争的都是皇族和一些巨富门阀的支持,以及兵权的掌控。</br></br>    两方派系在战斗之中,自然想要牢牢的将兵权握住,然后凭借更好的战功,再往上攀登,压制对方派系的将领。</br></br>    “只是弹丸小城,即便您不再发任何军令,我都可以让您在明日日出之前如愿以偿。”</br></br>    他身后的军师平静的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说道。</br></br>    席如愚自嘲的笑笑,道:“说的是。”</br></br>    然后他摆了摆手。</br></br>    这便是示意他的这名军师可以随意。</br></br>    他很清楚自己这名军师的能力。</br></br>    既然他都反应过来自己太过急躁,自己的一些做法可能会在将来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隐患,那便不如放权让自己这名军师来做。</br></br>    一声声传令声此起彼伏的响起。</br></br>    ……</br></br>    “他们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攻城。”</br></br>    齐珠玑凝立在墙头,他也始终只是将自己看成为铁策军的军师之一,而绝对没有将自己当成铁策军的悍将之一。他知道自己在林意和魏观星这些人面前,根本无法比较悍勇。</br></br>    他深深的皱着眉头,仔细的看着此起彼伏的军令声中,那支北魏大军的变化,道:“他们接下来会加宽和加固浮桥,林意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会。”</br></br>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不需要冥想修行去炼化一些东西补充真元。我待会只需睡一会,但现在精神还太过振奋,应该不可能入睡。”</br></br>    林意说的是事实。</br></br>    他此时浑身已经有些酸痛,体内的许多血肉经脉其实已经超过所能承受的极限,然而气血急速奔流之下,他此时耳目清明,却是头脑反而清醒到了极点,这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亢奋之感。</br></br>    寻常的武者和修行者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感受,因为他们体内的气血不可能像他这样疯狂的奔行那么久的时间,否则恐怕血脉和心脏都会炸裂。..</br></br>    除了当年的大俱罗,别的修行者不会有这样的经验,而他现在也不知道,若是自己真的强迫自己入睡,接下来会不会反而出现那种极度亢奋之后的极度虚弱。</br></br>    与其这样,他不如继续坚持下去。</br></br>    只要剑阁的人能够到来,有原道人这样的强者存在,钟离城便又能支持很久。</br></br>    他出身将门,他很清楚行军打仗就是有一名高高在上的主帅在调动全盘的旗子,只要有一处出现变局,便或许能够牵动全局。</br></br>    钟离城只要能够拖住对方大军的脚步,那南朝和北魏的这场战争,就会出现不一样的变化。</br></br>    对于和林意修行有关之事,齐珠玑根本不会发表任何的看法或是建议。</br></br>    他点了点头,道:“那我去库房翻翻,看看是否有什么合适的药物可以补充真元。”</br></br>    ……</br></br>    林意开始吃东西。</br></br>    一名铁策军军士极为尊敬的在他身侧,用洁净的温水将行军口粮调成糊状,而另外两名铁策军军士则用葫芦瓢舀水冲洗,用丝瓜筋擦拭着他身上的污秽。</br></br>    这三名铁策军军士平时都是火头军,在行军过程之中他们负责这三百铁策军的饮食,此时这丝瓜筋就是那种老丝瓜的内囊,平时用来刷洗锅子所用,但先前这两名铁策军军士试着用软布擦拭时,却发现那些血污根本擦洗不净。</br></br>    虽然没有利器能够真正的刺入林意的体内,但是那些箭簇,敌人的刀剑,还有修行者的真元,这些力量冲击着沾染在林意身上的鲜血,却是将这些色泽都似乎印到了林意的肌肤内里。</br></br>    林意脱去了天辟宝衣,他赤着上身,在这种时候边有两名铁策军军士帮他擦拭身体,他边大口喝着行军口粮,但无论是他还是其余的军士,却没有一人觉得这种画面有些不协调。</br></br>    相反看着他身上密布着的各种印记,那些就像是深深打入他身体里的干涸血迹,所有的人眼中都涌出更多的尊敬。</br></br>    他们可以理解天辟宝衣帮助这名年轻的修行者抵挡住了诸多的利器,但他们都十分清楚,这种极薄的衣衫不可能阻挡得了力量加身的痛苦。</br></br>    当时的确很痛。</br></br>    但痛着痛着却往往就形成了习惯。</br></br>    在战斗之中,林意觉得自己已经渐渐习惯那种痛苦。</br></br>    而现在,他浑身开始发痒。</br></br>    不是被这两名铁策军军士擦得发痒,而是从血肉深处,那些力量深入之处开始泛出。</br></br>    那些被锐器重击的血肉深处,开始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爬行。</br></br>    他的身体依旧很烫。</br></br>    即便是凉水冲上去,都很容易形成一层白雾。</br></br>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有停止吃东西。</br></br>    他可以轻易的感觉得出来,那是受损的血肉在生长,无数丝无比细小的血肉被打散,然后现在正重新绞合在一起。</br></br>    他没有觉得那些血肉僵硬。</br></br>    伤疤往往会比正常的血肉要僵硬。</br></br>    然而那些血肉却似乎更强韧,更有弹性,更有力量。</br></br>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叶清薇。</br></br>    他在南天院时的师姐。</br></br>    他当然对叶清薇没有特别的儿女私情,但这种如炼狱般的血腥战场的闲暇时分,却似乎分外容易想起那种静谧安详的时分。</br></br>    他想到自己当时修炼时,叶清薇帮他击打时的样子。</br></br>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br></br>    那样的往事让人愉悦,而此时力量的提升,也让他感到愉悦。</br></br>    此时那支北魏大军里,应该还没有人想到,他在如此激战过后,并没有伤痕累累而虚弱,他反而在变强。</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