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长剑和铁棍相交,发出一声恐怖的震鸣,</br></br>    林意的身影在空中骤停,然后被铁棍上蕴含着的可怕力量往后震飞出去。</br></br>    伴随着身后江岸上北魏大军之中的一片欢呼,韩秋嫉一声怒吼,然而却并未能够再次马上跃起。</br></br>    他脚下的并非是平整的地面,而是浮木。</br></br>    他的身体往下陷去,落足的浮木在另外一端高高的翘了起来,他的双足陷入了水中。</br></br>    林意落地,然后再次朝着韩秋嫉狂奔!</br></br>    韩秋嫉并未有任何恐惧之感,刚刚那一击,他确定对方在力量上和自己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哪怕对方是他见过的最为古怪的修行者,然而他十分确定,对方是神念之下的修行者。</br></br>    他的脚下响起一声轰鸣。</br></br>    和之前他提着铁棍狂奔而来时,双足践踏在浮木上的声音类似。</br></br>    两股强大的真元从他的足底迸发出去,他脚下的浮木就像是脆弱的薄冰一样炸了开来。</br></br>    他的身体直接从水中强横的拔出,弹射起来,飞向半空。</br></br>    他手中的铁棍发出令人心悸的呼啸声,强烈波动的元气如同黑色的火焰在铁棍上缠绕着。</br></br>    所有人都很自然的觉得,铁棍和林意手中的剑会再次相逢,因为之前林意的战斗方式和此时狂奔的模样,也给人一种他一定会用蛮力比拼的直觉。..</br></br>    最为关键的是,面对着从空中砸落的铁棍,林意也是暴喝一声,挥剑撩天。</br></br>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铁棍落下的刹那,林意的身影已经从铁棍下方消失。</br></br>    他原本如狂奔的马车一样显得极为沉重的身体,却像是被狂风带起的树叶一样飘了出去。</br></br>    他手中的剑也不像是剑,而像是天空之中垂落的一根绳索,将他扯了出去。</br></br>    他的身影和韩秋嫉的身影交错而过,出现在了韩秋嫉的身后。</br></br>    他的脚下有深红色的气雾炸开,然后他的身体不可思议的往上拔高,手中的剑化为一道狂热的光焰,朝着韩秋嫉的背上斩去!</br></br>    韩秋嫉一声痛苦的闷哼。</br></br>    他体内朝着双手不断喷涌而去的真元被他强行逆转过来,他的身体往前再疾进数尺,借着双手铁棍的甩动,他整个人也横转过来。</br></br>    当的一声爆响!</br></br>    剑和铁棍再次相逢。</br></br>    韩秋嫉咳出了一口血。</br></br>    并非是力量不足被震伤内腑,而是因为自身的真元流淌太过剧烈,已经超过了他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br></br>    然而他的眼睛却亮了起来。</br></br>    因为有破空声响起。..</br></br>    林意手中的剑脱手飞了出去。</br></br>    他手中的铁棍继续往前行去,砸向林意的胸口。</br></br>    林意脸上的神色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br></br>    因为这都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br></br>    他手中长剑的脱手并非只是因为纯粹的力量无法抗衡,而是他不想再让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震飞出去。</br></br>    面对余势未消的铁棍,他的左手先直接落了上去,然后是他原本持剑的右手。</br></br>    在他的双手落在铁棍上的刹那,韩秋嫉这名冬云剑院的修行者再次一声厉喝,他手中的铁棍剧烈的颤动起来,就想直接将林意的双手十指直接震碎!</br></br>    然而一切和他心中所想的不同。</br></br>    铁棍和林意的掌指之间有声音如同惊涛拍案连绵不绝,有深红色的粉雾从林意的指缝之中不断涌出,然而林意的手指却始终如同铁钳一般死死的钳在他的棍上。</br></br>    几乎是直觉,这名平时的战斗方式也是以暴烈著称的冬云剑院修行者怒吼一声,在双手和双手相持的刹那,一脚便朝着林意踢了过去。</br></br>    风声呼啸。</br></br>    他这一脚给人的感觉,也像是一根横扫的铁棍。</br></br>    林意的反应也十分直接。</br></br>    他也直接一脚横扫了过去。</br></br>    一脚对一脚。</br></br>    然后是喀嚓一声裂响。</br></br>    所有人都呼吸一顿。</br></br>    那是骨折的声音。</br></br>    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br></br>    除了痛苦之外,更多的是震惊和难以理解。</br></br>    韩秋嫉的腿断了。</br></br>    但是他的身体没有倒下,因为就连他那只完好的脚都离开了地面。</br></br>    林意的双手无比稳定的握着他的铁棍,往上抡起,将他的整个人都提了起来。</br></br>    只是这一刹那的剧烈痛苦,他来不及调用更多的真元,他贯涌在铁棍上的真元就已无法和林意的力量抗衡。</br></br>    更准确而言,那些冲向林意双手的真元迅速的崩解了。</br></br>    他的掌指和铁棍粗粝的表面发出了轻微的摩擦声,然后他失去了对这根铁棍的掌控。</br></br>    他的身体骤然离地,被林意往后甩飞出去,飞出数丈的距离之后,重重坠地!</br></br>    林意抓着铁棍,缓缓转身,看向这名砸在浮桥上的冬云剑院的修行者,看向对面的江岸。</br></br>    对面江岸上所有的北魏军士呼吸都很困难,包括那名军师。</br></br>    飞剑被夺已经极为罕见,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名修行者的沉重铁棍,竟然也会被林意直接夺在手中。</br></br>    很多人的目光落在林意刚刚踢出的那只脚上。</br></br>    他们的脑海之中下意识出现了方才的画面,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不断回荡在他们的身体里。</br></br>    他的这条腿,才真正的如同铁铸。</br></br>    “怎么会这样!”</br></br>    冬云剑院剩余的那一名修行者扶住了一时难以爬起的韩秋嫉,他蹲在地上,抬头看着林意,脸色惨白到了极点。他十分了解他的师兄韩秋嫉,韩秋嫉在冬云剑院修行的功法原本就和他们不同,走的纯粹是刚猛的路子,他的身体也用多种秘药淬炼,不只是爆发力更为惊人,更为关键的是,他的身体骨骼真的比一般的修行者坚硬许多。但两者对撞之下,怎么反而是他师兄的腿硬生生的折断了。</br></br>    有掌声响起。</br></br>    是齐珠玑在鼓掌。</br></br>    齐珠玑看着此时这名失魂落魄的冬云剑院的修行者,看着对面那支北魏大军,鼓掌大笑起来。</br></br>    他身后的不远处,静静站立着的白月露眼中满是感慨。</br></br>    林意不只是那种天生的将领,他同样是天赋极为惊人的修行者。</br></br>    她虽然教了林意步法,但也没有想到林意竟然能够将剑法、丹汞剑和这样的步法完美的融合在一起。</br></br>    他真的很强。</br></br>    强得连站在他一边的她都觉得可怕。</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