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在旁边的一条河港里,那条船头堆着些干货,船舱内里也尽是那些梅干菜味道的乌篷船里,王显瑞的身体彻底僵住。

    一股凛冽的寒意如同活跃的泉水一般,一波波从他身体深处涌起,不断的冲进他的骨髓,然后让他肌肤上都鼓起了细小的疙瘩。

    那两名强大的修行者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里会面。

    在这世间,无论是战斗,还是一些事情的处理,太快,便会无解。

    这两人绝对没有想到,会有人能够听力异常到可以隔着一条河岗听清楚他们的对话。

    而对于王显瑞而言,他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惊人的对话。

    和这两个人相比,他根本算不上聪明,但是他也绝对不笨。

    那名叫洪锦的北魏人虽然和自己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任何交集,自己也根本没有听过对方的名字,但对方是北魏魔宗大人的高足,即便是他,也知道魔宗大人是谁。

    这另外一方不是萧家,那自然便是陈家。

    那这人应该便是陈家那名军师。

    作为一名消息并不灵便的医官,他并不明白陈家这名军师为什么要杀萧宏。

    但萧宏是谁?

    临川王萧宏是皇帝的亲兄弟,此时在北境手握重兵,正和北魏人交战。

    在极度的震惊之中,他不太能够理解陈家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能够理解的是,若是萧宏真的死了,而且皇帝若是知道这件事是陈家的手笔,那即便是陈家都不能承受皇帝的怒火。

    但这件事若是北魏做的,便很正常。

    他难以想象,敌对的两国之间....两个如此重要的大人物,竟然能够用这样短的时间达成交易。

    连这样的交易都可以达成,那在这些人眼中,什么都可以成为交易品,什么都可以成为牺牲品。

    他十分愤怒,然而他知道自己的愤怒全无用处。

    ......

    洪锦上了岸,坐进了一辆马车。

    当这辆马车离开之后不久,一名身穿普通青衫的修行者却如鬼魅般落在陈尽如所在的乌篷船的船头,然后轻声汇报了一则紧急军情。

    船中的陈尽如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开始觉得自己小看了那名医官。

    “怎么办?”

    青衫修行者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问道。

    和洪锦的条件已然谈成,然而在这节骨眼上,医馆中那名医官,竟然不知何时觉察有异,竟然直接从医馆中逃走了。

    “戏还是要继续演的。”

    陈尽如沉默了片刻的时间,“他只需要问那医官一些话,并不在乎什么时候问。”

    “需不需要瞒他?”青衫修行者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不需要。”陈尽如摇了摇头,“告诉他实情,让他一起找,找到了人,第一时间归他。”

    王显瑞安静的听着。

    他听着这些话语,越发明白在这些人的利益面前,一切事情都可以变得毫无道理可言,都可以变得很残酷。

    “我不会让你们找到的。”他咬了咬牙,默默在心中说道。

    ......

    ......

    车轮碾过黄叶。

    林意的所在的这列马车,正在返回洛水城的途中。

    世间有很多人的习惯认知是错的,或者说不全。

    有些人觉得秋天才会地上落满黄叶,但事实上有些树木在盛夏来临之前,也会自动落叶,或是因为开花结果,或是因为自己要减少消耗,以度酷暑。

    懂得休养生息,才会有秋日的果实满枝头。

    剑阁之事,终须是要看皇帝的意思。

    在皇帝改变主意之前,若是他停留在剑阁不走,恐怕都会影响皇帝的决定,或是让皇帝对他和剑阁生出更多的不满。

    车队走走停停走了十余日,甚至还绕路折去了些别的地方。

    按照林意对兵部的军情汇报,美名其曰是发现了有其余凶徒的讯息,要去追搏其余凶徒,但实际上林意只是按照先前的想法,刻意的多拖些时间。

    因为先前的军令完成得极为漂亮,兵部的那些官员丝毫都没有觉得林意这种行为不妥,甚至早有嘉奖令传了过来。

    按照林意的这种行进速度,至少也还要十日左右才能返回洛水城,只是三清老人的一封回信却已经来了。

    在车厢里拆开这封信,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林意的脸上却是迅速的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帮忙?”

    齐珠玑看了他一眼,问道。

    此时他这辆马车里,除了坐着齐珠玑之外,还坐着白月露。

    林意点了点头。

    三清老人是何等样人,他当然很清楚,像他那样的人,只要有能力帮忙,便一定会帮他,只是三清老人的这封回信,却只是在劝诫他放弃这个主意。

    三清老人写得有些隐晦,但是林意却看得懂他所要表述的意思。

    在三清老人看来,剑阁这些人是真正的罪臣,皇帝对林意的父亲林望北这类前朝重臣只是忌惮,但剑阁这些人,却是前朝真正的保皇派。

    是真正付诸于武力反对他登基称皇的那些人。

    这些人都是在反对他的战斗中成了废人,所以自然不值得他同情。

    林意若是为这些人去求情,恐怕不仅不能成事,反而会影响林意的前程。

    白月露伸出手去,她直接将这封信接了过来看了看。

    看着三清老人的这些字句,她没有丝毫意外的笑了笑。

    三清老人是南朝三清学派现在的领袖,只是不管是三清老人,还是朝中那些三清学派的官员,他们拥有的一个最大的共同特性,便是十分忠于现在的南朝皇帝萧衍。

    忠君本身便是三清学派的立足之本,所以在思考问题方面,他们自然是要站在皇帝一边,哪怕有些时候这些人也会觉得皇帝做得不对,但对于前朝那些“罪臣”的态度,他们却和皇帝很接近。

    三清老人的回信都到了,按时间算,宫里那名真正能够定事的贵人也应该已经表达了态度,那剑阁这些人能否加入铁策军,恐怕也就是近两三日的事情。

    “要不要赌一赌?”

    她微笑着看向齐珠玑。

    齐珠玑微怔,道:“赌什么?”

    “我赌剑阁这些人能够加入铁策军。”白月露说道。

    齐珠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看着这名古怪的少女,不知道对方哪里来的自信。

    “你赌能,我自然只能赌不能,只是彩头是什么?”他冷笑着问道。